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會攻略:梁游如何止血

2016/10/18 — 12:42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文:顧秋田】

立會首陣,青政明顯失利,在泛民建制一致否定下,加上面對傳媒時進退失據,一星期以來非但未能收復失地,反呈血流不止之象,如再不急救,恐怕難以復原。他們也沒有逃避的空間。到了第二次宣誓,不論是照板煮碗還是向制度屈服,他們也必須表態。落子無回,如今梁游首要之事,是要認清棋局,決定何子須守、何子該棄。

驟眼看來,青政已是四面受敵、無可倖免。實質上,他們所面對的戰場可以分為兩面,一是「支那」一詞是否恰當,二是宣誓後對公眾的解釋。其中建制派或親中派主要就「支那」一詞猛烈攻擊,以本土派及自決派為主的網上輿論則集中批評其事後應對。傳統泛民為免加劇非建制派內部分裂,不願高調批評,但亦清晰地表示不認同其做法。

廣告

在決定急救方法前,必先確立急救之目的。就此形勢而言,青政就是要在做成最少傷害的情況下,令支持者回復信心,向同路人尋求諒解。在政治光譜上,青政處於熱血公民和傳統泛民之間。所謂最少傷害,就是既不能過份否定自己,令支持者覺得當初作出了錯誤選擇,亦不能過度改變立場,向「大中華膠」傾斜,以致得失了本身的支持者。

因此,事後應對上的失誤相對容易處理。梁游必需讓步,不能再堅持「口音」等smart-ass理由,更應主動承認當初提出此等辯解是判斷錯誤。這是承認個人政治能力上的缺失,和青政的自決主張並無衝突,其支持者以年青人為主,諒其初涉政壇,想必能理解。況且輿論一面倒的傾斜,他們實在再無任何合理理由堅持先前說法,最大的障礙就只有個人面子問題,而這個障礙是每一個政治人物都必須跨過的。

廣告

相對之下,如何處理「支那」問題就棘手得多。要知香港人對中國的感情極其複雜,就是在泛民甚至青政的支持者中,亦有很多不同想法。有些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不認同中共政權;有人認同中華文化,但不認同中華民族;也有不少人認為香港人已足以被定義為一個獨立的民族…和上一個戰場不同的是,在這個問題上,他們實有為數不少的支持者已極其厭惡羅湖以北的一切人和事,對梁游所為舉腳贊成。但無可否認的是,同樣有不少旁觀者以至同路人對此甚為反感,就算自己不感到被冒犯,亦覺得他們言辭過火,不識大體。青政此時如履鋼絲,向左太多會流失原有支持,過份偏右又是無法脫困,必須拿捏得恰到好處方能全身而退。

他們最好的機會,就是本文所指出的最大問題:

無論是他們自己還是建制派,都未能分清所犯的兩個錯誤(也許建制派認為針對「支那」一詞已能構成足夠傷害)。

在宣誓台上,梁游應先就之前面對傳媒時的應對向支持者不亢不卑的致歉,同時巧妙地將整件宣誓事件混含其中,就「成件事」表示歉意。如此一來,支持者見其勇於承認錯誤,兼且無須再絞盡腦汁為其辯護,自感安心。

而只要用詞恰當,亦能在毋須跪低的前提下,平息大部份泛民支持者及旁觀者的不滿。建制派事後自然會繼續要求更清晰直接的道歉,但到時青政大可表示「之前已就整件事件道歉,不會再作回應」,讓事件慢慢淡化。

其後,他們應點名表示認同鄭松泰宣誓時的做法,指出按章宣誓是為了在體制內為市民發聲,並不等於背棄一直以來的信念。這裡的用詞亦要非常謹慎,不能給予梁君彥任何口實,以「宣誓並非真誠」等理由裁定他們宣誓無效。至於提及鄭松泰,則是要避免熱系支持者攻擊他們「縮沙」。要知整個泛民光譜內,熱系支持者發動輿論的能力比任何政黨都要高。贊同鄭松泰,最低限度表示了青政不願與其為敵,就是他們不滿青政讓步,至少少了一個可以攻擊的地方。事實上,鄭松泰對宣誓就任的處理方式也確實令人刮目相看,值得一讚。

最後,梁游應以最平實,最少noise的方式,以廣東話完成誓辭。

整個宣誓過程中,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標語自是不可能過得了梁君彥一關,而其他任何道具、手勢、以至令人感覺輕佻的神態(這點梁頌恆須特別注意)亦不應出現。進取一點的話,可以穿著印有「民主」、「自決」等字眼、相對「溫和」的服飾,否則穿著青政T-shirt亦為明智之選。只要一切循規蹈矩,梁君彥就沒有任何理由阻止他們完成宣誓。

沒錯,這正是非建制派嗤之以鼻的語言藝術,但politics is the art of telling the truth。如何巧妙地運用語言去吸取最大支持,向來是任何民主政制下政客必備的能力。梁振英之所以為人鄙夷,只因他一無民意代表,二則技術低微。以梁游二人的資歷,自然沒有人期望他們能達到曾鈺成的級數,但只要謹言慎行,這場風波也不難化解。

筆者給他們的最後一句忠告,是不要聰明反被聰明誤。小聰明在網上或許可以呃幾個like,但就是那些like你的網民,也期望你可以do better than that。畢竟,他們選你入立法會,不是因為你和他們一樣,而是因為相信你可以更有效地將他們的聲音帶入議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