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會選舉過後:香港真的會迎來改變嗎?

2016/9/8 — 13:00

立法會選舉過後,立法會議會甚至香港,會有改變嗎?(資料圖片)

立法會選舉過後,立法會議會甚至香港,會有改變嗎?(資料圖片)

【文:文淵】

中國人不但不團結,反而有不團結的充分理由,每一個人都可以把這個理由寫成一本 書。各位在美國看得最清楚,最好的標本就在眼前,任何一個華人社會,至少分成三百六十 五派,互相想把對方置於死地。中國有一句話:一個和尚擔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 尚沒水吃。」人多有什麼用?中國人在內心上根本就不了解合作的重要性。 - 柏揚       

香港嘅文化無容置疑係基於以往嘅中華文化(我厭惡使用“中國文化”,因為今時今日嘅中國已經完完全全地將呢個字醜化),再加上英國人當年帶來文明嘅西方制度匯合而成。由朝早嘅茶餐廳早餐ABC,到下午茶飲杯絲襪奶茶,食件蛋撻,都處處反映出香港中西文化薈萃嘅特點。可惜嘅係,香港人保留咗中國人唔識團結嘅文化。

廣告

係,無錯,今屆立法會選舉係有素人上台同政黨換屆等改變出現,但其實議會嘅本質有變過嗎?莫講話政黨輪替,今次選舉非但改變唔到議會格局,根本連自己人內部都係四分五裂。

港共仍然把持議會作橡皮圖章

廣告

九七後,香港嘅政治格局每況愈下根本唔係一朝一日形成嘅事,而係大家唔識合作,咎由自取嘅結果。先不論港人唯利是圖、只顧眼前利益嘅特質,搞政治嘅香港人根本連敵我同先後次序都唔識分。要改變香港現狀並唔係哎完口號,或者贏幾個立法會席位就夠,而係確確切切咁贏個議會翻嚟。

其實今次立法會選舉就更加清楚證明呢點。無可否認選舉結果反映出香港人係想求變嘅,但係咪真係變到呢?議會入面嘅政治光譜越嚟越闊,由當年民主黨以及民建聯二分天下,到後期慢慢發展成而家打住唔同旗號,針對唔同年齡、社會階層同政治取態嘅建制派、泛民主派,以及本土派都出晒嚟。

十多年來唯一無變嘅,正正係建制派喺議會敗壞朝綱嘅主導權,而泛民以及本土派卻仍未認清自己同為在野黨嘅反對派本質。如果想嘗試爭奪議會話事權,就要將反對派團結合作起嚟去贏得議會裡面嘅大多數,並非喺地區直選裡面以19:16嘅優勢沾沾自喜,而忘卻建制派未開波已先以0票贏左功能組別12個席位嘅優勢。反之而言,以大局嚟講,西環以及佢地嘅團隊就好清楚自己需要如何先可以把持朝綱,並且輕鬆地將魔掌慢慢伸延,達致2047輕鬆將中共化嘅香港特別行政區正正式式融入中國。

配票 — 政治是一門妥協嘅藝術

基於立法會地區直選係採取比例代表制嘅本質,場選舉本身就不利傳統大黨,而令中小型嘅政黨容易抬頭。而今次選舉亦證明事實的確如此,所以反對派喺立法會地區直選嘅配票工作至關重要。一眾反對派本身應該減少內鬥,團結起嚟先可以奪得議會話事權,再爭天下。

否則以而家意圖三分天下嘅局面,建制派嘅動員力只會令港共更佔優勢,以增加制度不公,再形成大馬式嘅選舉。再簡單啲來講,敵人嘅敵人就係朋友-當大家認清首要敵人係港共政權嘅時候,就應該先循議會將制度不公改變,再慢慢將港共幫兇-民建聯同工聯會等等趕盡殺絕。屆時,香港人就可以用一場公投進行前途自決。

當泛民同本土派聯成一線,從候選人以至投票時嘅配票工作一一互相對應,就可以避免有票王彈出卻無阻建制派喺新界西奪取5席,或者新界東俾個偽泛民𠝹票嘅尷尬局面。無錯呢個時候總會有人話:“咁大家取態唔同,又點可以配票啊!寧願投落海算”等等嘅講法。但反之而言,投白票懲罰泛民變相令議會繼續做橡皮圖章,受苦嘅咪又係交咗稅出人工俾何君堯,以及無止境超支大白象工程嘅自己。雖然例子上並無配票因素,但政黨配合方面就應該向行議會制籌組多黨派政府嘅國家(如:英國)借鏡。一路唔合作嘅時候,就只會繼續俾國營配票機器打敗。

西環配票

講到配票,不得不提西環喺配票上出神入化嘅工作。佢地地區工作之紮實反對派不能動搖,無國家級資源去做蛇齋餅粽嘅泛民、本土根本望塵莫及之時,其實有無想像過可以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假如現今政治係由下而上做起嘅素人政治,咁乾脆就由每一個人做起。

先將雨傘革命嘅群眾運動本質發揮,唔好再將家中兩老擺係老人院、屋邨就算-嘗試用仔女嘅影響力令佢地唔好貪個啲蛇齋餅粽。同時間反省點解建制派咁夠膽只係鎖定呢個年齡層去做選舉工程,而非嘗試影響新一代?

因為上一代好多人係從中國走難落嚟,當香港係避難港,佢地所接受嘅文化以及教育同新一代非但唔一樣,更甚嘅係受傳統思想左右嘅強烈中國人身分認同。民建聯可以集中喺以上一代做票源,更有可能係因為呢個票源雖然會隨著人口老化減少,但屆時香港已經達致2047嘅死期。而之所以係死期,就因為未到2047佢地已經將港共嘅agenda實行,將香港完完全全赤化了。

議政能力

今次選舉,好多人質疑新一代候選人嘅議政能力。但其實論過去四屆立法會中,泛民亦不缺如吳靄儀同余若薇等議政辯論之才。之但係,佢地喺立法會嘅時候,又是否真係能通過議政,令議案唔通過呢?始終議會都係一個通過票數表決議題嘅地方,一開始唔夠票數就已經讓咗對手半臂,唔通真係成日個個禮拜三都會發生等埋發叔呢啲事?莫非次次都有議案可以擺會期尾,俾你好似醫委會改革咁用休會待續拖延時間?

唔好忘記,香港政府係非常善於將啲重要民生議案擺係呢啲極具爭議性嘅改革議案後面。喺議會裡面嘅投票話語權,其實比議政能力更為緊要。無票,就算你係辯論王,都只會好似長毛咁作出最多發言,但又每每不能左右議會大局,只能拉布了事。雖然拉布乃係兩派都常用招式,但其實布又拉得幾多次?誰又能確定建制唔改變議事規則嚟增加剪布嘅合法性?屆時又會發生幾多次只准周官拉布,不准反對派議政嘅事情發生?

時間優勢

2047大限其實轉眼將至,如果泛民、本土仍然死牛一面頸,就只會將過去幾屆立法會嘅悲劇重演。由議會,以至細嘅委員會,都有吳亮星等主席假質詢,真剪布,然後通過種種議案等事情繼續發生。就算可以拉布拉到2047,中共係仍然能夠輕易以武力等方法去直接接管香港的。想改變香港未來就要趁住2047前去先拿下議會,以改變現況,並將未來決定交俾港人自決等等。五屆立法會選舉轉眼已過,而剩下嘅只係七屆去改變呢個不公嘅制度,以至涉及每個香港人利益嘅議案。

攞唔下議會,泛民等什麼都不是。

 

作者簡介:一名仍在外留學的香港青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