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亂象紛呈群醜亂舞

2016/11/3 — 15:32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資料圖片)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資料圖片)

梁君彥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出爾反爾,自毀長城。一個星期前,他在法律顧問翟紹唐的建議下,對特區政府向法院申請禁制令和司法覆核他作為立法會主席的監誓權力,提出抗辯,堅持按照《議事規則》第18條,履行立法會主席執行監誓的職責。一個星期後,他便在建制派刻意流會阻止青年新政兩名議員宣誓及中聯辦的壓力下,棄械投降,聲稱為了讓立法會正常及有序運作,在新形勢下必須改變初衷,根據《基本法》第72條(2)及《議事規則》第19(1)條賦予他的權力,決定將兩位議員宣誓的事項從立法會會議議程中撤回,直至原訟法庭就有關的司法覆核申請作出裁決。

梁君彥犧牲個人和立法會的尊嚴及自主,向建制派和中聯辦跪低,不單完全違背《議事規則》第18條,根本無權遞奪兩名議員宣誓的權利,更忘記了作為司法覆核的抗辯人,他亦背棄了上周法院否決禁制令的理據,司法覆核還未正式聆訊,他已經棄甲曳兵,自動投降。這一個沒有原則、缺乏擔當、能力平庸的廢物,根本沒有資格擔任立法會主席,要是還有點羞恥心,理應引咎辭職,而民主派議員亦已準備向他提出不信任動議。

廣告

梁振英

689睇準時機,利用自投羅網的兩名小學雞議員製造的所謂「支那宣誓風波」發難,強行利用司法機關干預立法機關正常及有序運作,破壞三權分立,一方面轉移社會焦點,教立法會無法討論他的貪污及濫權行徑,另方面則製造危機,搞亂香港,藉此向中央獻媚,爭取連任,其狼子野心,昭昭在目,路人皆見。

廣告

新丁議員

闖禍的是兩名不知所謂的新丁議員,解鈴還須繫鈴人,要化解危機,阻止梁振英的奸計得逞,他們兩人實在責無旁貸。如果梁天琦也可以為了參選議員不惜放下尊嚴,聲言即使甘受韓信胯下之辱,亦不會背負支持者的期望,堅持忍辱參選,我們實在看不到有任何理由,梁頌恆和游蕙禎不可效法其最大支持者梁天琦,公開為自己的言行道歉,確保建制派沒有任何借口刁難,順利完成法定宣誓程序,正式成為議員。事實上,這亦是其支持者對他們的最大期望,如果堅持胡鬧下去,不單自取其辱,必吃眼前虧,更連累大局,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他們而死。

有人以「大是大非」為由,責難民主派議員見死不救,沒有全力維護兩人的議員資格,說得大義凜然,實質是非不分,混淆視聽。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而闖禍後又不負責任的是兩名小學雞議員,如果民主派議員還讓他們牽著鼻子走,便忘記了廣大市民推選他們入立法會的真正目的,就是推翻八三一決定、實現真普選和打倒梁振英。際此關鍵時刻,全力聲討梁振英四年來施政的惡行,扭轉輿情,是最重要的政治任務。因此,與其無休止地就「支那宣誓風波」糾纏下去,讓梁振英能轉移視線甚至是漁人得利, 倒不如盡快抽身而退,集中火力,追打689,為民請命。

本周三立法會,果然又是混亂一片,結果因無能的主席無法控制局面,結果又再休會收場。雖然兩名青年新政議員在一眾泛民議員擁簇下輕易進入議會,但倘若梁君彥熟悉議事規則和懂得處理開會事宜,也大可先讓劉小麗完成宣誓程序,然後才宣布將梁頌恆及游蕙禎趕離現場,及其他現場抗議者一律看待,相信在一輪擾攘後,大會即可以繼續開下去。如今讓各個政黨政客造秀一番後,大家可收向支持者有所交待,便草草收場,只會讓事件沒完沒了,下周又重複同一套戲路,一群政客自己不覺重覆無聊,傳媒和公眾亦會厭煩,最終不單立法會的形象徹底毀滅,令所有持份者都是輸家,唯獨利用今次風波阻止民主派議員就其貪腐濫權行為聲討的梁振英是贏家。因為他能一箭雙雕,得其所哉,既恣意破壞三權分立向曾經要求本港行政、司法、立法機關協調合作的習近平𨘋功,更可製造亂局和危機,增加爭取連任的政治籌碼。

那邊廂,民主派亦決不能讓人家牽著鼻子走,在這個名副其實假命題的所謂「支那宣誓風波」上糾纏下去,他們應該反守為攻,化被動為主動,譴責及要求兩名不知所謂的青年新政議員為自己的政治行為負上政治責任,為今次風波劃上句號,然後立即進入議政,就梁振英三大貪腐濫權事件廉署人事不正常變動、橫州官商郷黑勾結及UGL事件徹查追究,扭轉社會焦點和輿情,不讓梁振英的奸計得逞。現時只有個別政黨和議員表示不同意兩名青年新政議員的做法,二十七名議員尚欠缺對公眾一個交代,應盡快發表聯合聲明,劃清界線,以正視聽。

有人說泛民政黨有責任要捍衛兩名青年新政議員宣誓履行議員職責的權利,但問題是如何做到。除了一直休會或流會, 直至‪‪‪‪11月3日‪(甚或更長時間,因為法院未必首日便有裁決)法庭裁決有結果外,泛民黨派根本沒有任何法律或非法律以外的權力或能力,能做到捍衞兩名小學雞議員的權利,除了在星期三的會議, 護送他倆進入立法會議事堂內。

雖然泛民各黨派各有各盤算,但因社會上有共識不認同青年新政的梁游兩人的所作所為,所以早有兩手準備,心中有數,估計梁游會被拒諸門外,只不過一眾新入局的初哥議員夸夸其談,空言擔當G4力保,卻早已訂了戰略,以大隊和小隊模式分頭出擊,其中小隊主要擔當護送青政兩人進入會議廳,以為成功機會不大,因此預料會議廳內的劉小麗可順利重新宣誓,豈料結果卻出乎意外,人算不如天算,在大群記者擁護下,小隊成功突圍,梁游兩人爆冷順利進入會議廳,致功敗垂成。其後熱血公民鄭松泰突然發難,導致梁君彥宣佈休會,亦令劉小麗未能宣誓。本來大隊方面計劃透過連串《議事規則》,挑戰梁君彦押後青政議員宣誓的無理決定,並希望維持至少有20人在議會室內,由會計界梁繼昌及民主黨尹兆堅提出議員呈請,成立調查梁振英UGL醜聞及ICAC人事問題一事的專責委員會,結果計劃也是落空。

民主黨

但值得一提的是,民主黨反對青政宣誓時使用「辱華」字眼,並以粗口夾雜誓詞,故該黨斷言拒絕加入偽善的護送行動,但民主黨雖不認同小學雞的狂妄言行及文過飾非,但堅持原則責成主席梁君彥為經合法選舉進入立法會的議員監誓。如今看來,只有民主黨立場鮮明,黃碧雲講真話的勇氣,令人刮目相看。

G27民主派與其繼續無休止地被人牽著鼻子走,墮進689的詭計陷阱,倒不如作好部署,為補選籌謀。

今次立法會亂局,民主派群龍無首,一盤散沙,進退失據,恰好說明兩名資深的泛民議員如梁耀忠及涂謹申都不中用,完全沒有壓場和領軍的能力。聞戰鼓而思良將,薑到底還是老的辣。倘若九西和新東出現補選,在單議席單票制的機制下,民主派應該統一戰綫,團結一致,推舉老將李卓人及上次在新東選舉中不幸落敗的范國威出爭,趁機壯大民主派的力量,為未來議會的持續抗爭,未雨綢繆。

否則,目前議會的馬騮戲繼續演下去,沒完沒了,到頭來所有持份者都是輸家,暗地裡高興的就是妄想連任的梁振英。可惜,民主派就是一盤散沙,各有盤算,只會潔身自愛,擺出政治正確姿勢向選民交待,在一些基本原則如什麼捍衛立法會自主和尊嚴上共同進退,再進一步,便各自為政,各有堅持,結果客觀上只是被動地回應689政權和建制派的進撃,除了擺姿態外,一事無成。

胡國興

幸好在關鍵時刻,胡國興突然跑出來率先宣布參選,登時扭轉局勢,轉移社會輿情焦點。誰都可以看到,在建制及非建制雙方群龍無首、雜亂無章下,下周立法會復會,只會重演現時的亂局,不會突破,廣大市民經已不耐煩,還有人理會兩名小學雞能否當議員嗎?而梁振英的陰謀詭計也不攻自破,再難以得逞。

(原文10月28日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