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外 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二)

2016/6/30 — 19:33

前青年新政成員現九龍城區議員鄺葆賢

前青年新政成員現九龍城區議員鄺葆賢

【文、圖:朝雲】

編按:(一)至(三)點,請見〈立法會外 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一)

(四)

廣告

黃任匡:唔想著白袍。我係一個醫生之前,係一個香港人。

***

廣告

黃任匡醫生因為手術,傍晚才能趕到集會。他說到最後,剛好便遇上流會。

他先回應張崇德在下午為政府站台:「張崇德先生和一家人的遭遇,咁長時間先得到公道,係一件好慘的事。」

「依啲事唔應該再發生,醫委會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但唔係扮改革。」

「只係輕輕加左四個業外委員,真係會快左?樽頸根本就唔係嗰度。若果講醫醫相衛,即使修例,醫生依然佔絕大多數。」

「大部分國家都係將立法、司法的權力分開。將專業守則的職能,交由醫生主導,因為醫生先知道專業標準;至於醫務投訴和審訊,就分拆俾另一團體。以英國為例,團體有幾百人,一半為公眾。想告某一醫生,一半聲音都來自社會。依個先係改革的方向。」

「政府係四個月裡面,就完成哂首讀,二讀,甚至想三讀表決。政府根本唔係想解決問題,包裝背後其實係政治任務,就係操控醫委會。繼老師、律師、社工之後,再嚟搞醫生。」

「同事都同我講,不如著白袍,但我講唔想著。我想俾大家知道,我係一個醫生之前,其實係一個香港人。」

「在座每一位,都有病嘅一日,都會有入醫院睇醫生嘅時候。。。如果醫生註冊的修訂通過,將來嗰啲生仔會俾人偷左個腎、輸血要收利是等等,就係我地每日都要面對嘅危機。」

(五)

大喬:我知大家想睇啲 dramatic 場面,但我唔係啲咁嘅人。

***

問:為何參與今次集會?有病人和建制派,都認為投訴醫生的聆訊,需時過長,需要改革。

鄺葆賢(文首圖片):醫生的專業自主,需要自己率先捍衛,先可以令身邊的人認真關注。

我地明白等待審訊的難耐,都認為聆訊應該更短,已經提過不同改革方案,只係想選舉和委任比例,繼續保持一比一。

真係想縮短流程,有好多嘢可以做。例如將聆訊拆開,交予獨立委員會;還有增撥行人員,好多時樽頸位不在於審訊的醫生,而在於專家證人、報告等程序。

如果想人多好辦事,何不接受我們「4+4」、「6+6」方案?引進的人數其實更多。政府真正想做的究竟是什麼?為左病人定為左操控?

***

問:政府和醫生雙方,都在爭拗「醫專」兩席,究竟屬民選抑或委任?

鄺葆賢:醫專(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不同香港醫學會,後者所有醫生都是會員;而醫專的席位,需要間選再間選才能出選嚟*。

(註:香港醫學專科學院,在醫委會的兩個席位,向由院務委員會26人選出。其中15人是分科學院的院長,再由委員選出另外6名委員,餘下5人才由全港專科醫生直選)

***

問(忍唔住):。。。係咪真係因為六四?

鄺葆賢:唔係剩係一次單一事件。

唔係一件事就可以令一個人走。無論對會員,對地區工作,對選舉部署都有影響,我知道影響好大。

但係我諗過度過,都覺得咁樣比較合適,而家嘅形式可以做到更多嘢。

之後同任何人,唔會話有咩合作到,合作唔到。要睇議題、方式、係唔係為香港好。

我理解大家想知道咩事,有啲嘢冇講得最清楚。我希望同自己講嘅一樣,努力做好地區工作。

我未必俾到大家想要嘅畫面。我知有時大家想睇啲 dramatic 場面,但我本身唔係啲咁嘅人。

***

問:你幾時搬到黃埔住?係特登為左區議員工作而咁做?游蕙禎還會不會和你一起工作?

鄺葆賢:因為禎要準備九龍西的工作,區議員的撥款要用於社區,我地要避嫌。她早自五月中已經不再領助理一職,我已再請一位新助理填補空缺。

區選時唔住係嗰度,有居民問過,我既非全職,係區內的時間會唔會較少?當時我已經承諾,如果選到咪搬過嚟。

就係依一兩禮拜,我正式搬到黃埔西住。雖然而家返工搭車的時間更長,但每日睇區的時間更多。

肯做的話,唔同方法都可以做。大家都有懷疑,究竟年輕人做唔做到嘢。我希望儘快落地,開展真實的社區工作,俾大家認識我。我要做啲嘢話俾人聽,我真係做到嘢。

(六)

何栢良:少年人,你太年輕喇。。。

***

醫委會成員之一何栢良醫生,發言時以唱歌起頭,蔡堅和記者都忍不住笑。

何解釋自己支持政府大部分修訂,反對的不過兩點。首先他堅持委任和選舉一比一,不接受間選;另一方面,22名醫委會成員都一致反對,紀律聆訊強制設審裁顧問,但高永文迄三月至今都沒理會。

筆者問何醫生唱的是什麼歌。何說:「少年人,你太年輕喇,唔知道係正常嘅。依首係八十年代金曲,小鳳姐嘅《無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