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外 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一)

2016/6/30 — 10:52

2016年6月30日,立法會外的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

2016年6月30日,立法會外的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

【文、圖:朝雲】

(一)

杏林覺醒:啲圖我地整架!

廣告

***

縱使筆者臨急抱佛腳,為了解醫委會修例,所有文章都不放過,但那些「4+0」、「4-2+2」方案,乃至「醫專」委員是什麼,依然看得一頭霧水。

廣告

猶幸杏林覺醒,在最後衝刺幾日,製作多張顯淺易明的圖表,解釋他們為何反對。經網民廣傳,成功獲得輿論正視。

筆者以為他們邀請了設計師製圖。詢問之下,才知原來所有圖表,都出自一眾年輕的醫生。黃任匡說:「一人做啲架咋!我都有份做。」

 

(二)

逾百名醫生、醫學生齊集立會煲底,反對修改醫委會條例。結果尚未入黑,梁家騮議員已成功拉布流會,延至下星期三繼續。

醫學會等團體,都呼籲同仁當日繼續集會;年輕組織如杏林覺醒,更擬於七一上街。

 

(三)

林醫生

問:為何參與今次集會?

林醫生:我有自己診所,有病人要看診。如果唔係政府太過份,就會顧住開檔搵食,而唔肯出嚟。

醫委會的修訂若通過,政府的聲音就會大過業內的民選聲音。醫委會不但處理投訴,還有考試機制和專業資格。三方失守的話,未來自主的質素就成疑問。

而家有咁多疑團,大家對法例嘅理解好唔同,修改的諮詢又咁短。我地願意有更多人進入醫委會,令投訴處理得更快,問題是怎樣組成,何必要咁快通過?

***

劉醫生

問:為何參與今次集會?

劉醫生:醫委會的改革方案唔公平,沒有按比例地增加業外委任委員和業內民選委員。

問:政府一方的說辭,謂「醫專」委員也是業內委員。

劉醫生:「醫專」的兩個席位,代表唔到全港醫生。普通科醫生不能參與。

***

港大醫學生

問:為何參與今次集會?

醫學生:當政府委任的人佔大多數,推動任何不利市民的政策,我地就欲救無從。

問:有病人家屬、建制和政府,認為醫委會處理投訴太慢,你怎樣看?

醫學生:我清楚醫生的責任,醫患更非對立,希望幫到病人。但現時的修例只是糖衣包裝,不能改善投訴程序。

即使加入四位非業界代表,但他們無法處理只有專業人士才能斷定的投訴。

另一方面,修例損害業界自主。我地擔心來日會降低海外醫生的執業資格。

我跟教授去過港大深圳醫院學習。有一外科醫生,不懂得連我都識的手術程序,結果被教授罵。絕對不能一概而論,但我見到大陸的醫生質素比較參差。

我地好擔心政府說醫生不夠,就降低門檻,俾低質素的醫生來港執業,危及港人健康。

問:政府和業界對「醫專」委員如何歸類,有不同解讀。你怎樣回應?

醫學生:功能組別的議員一樣是「選」出來,卻可能是由機構(註: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間選的代表(註:院務委員會)去選。

將來究竟點樣算,咩人去選?好多人都問過,但至今仍未有肯定答案,這就是陷阱所在。

(註:圖中學生受訪學生。後者不欲上鏡,已徵得同學同意,以其照片代替。)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