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選舉的反思與前瞻

2016/9/8 — 18:05

9月4日立法會選舉,太古城票站是香港其中一個人龍最長的票站。

9月4日立法會選舉,太古城票站是香港其中一個人龍最長的票站。

9月4日立法會選舉投票率高達58%(其實依然遠比鄰近國家低),翌日結果塵埃落定。非建制派(黨外)出乎意料地贏得35個分區直選議席中的19席(比上屆多1席),得票率(不論勝負)55%(與上屆相約),守住了直選議席過半,阻擋住共產黨發動建制派議員修改議事規則以杜絕拉布的陰謀。

非建制派(黨外)更一舉保住了5席超區議席中的3席,得票率58%,以及取得傳統功能組別30席(其中12席早已由建制派自動當選)當中選民基數較多的8席(教育、法律、會計、醫學、衛生服務、建築、社會福利、資訊科技),亦即取得全部功能組別35席中的11席(比上屆多2席)。總計取得全部70席的30席(比上屆多3席),已經超過三分之一(24席)關鍵否決權門檻,足以否決偽政改方案、否決有罪議員被解職、否決譴責個別議員、否決惡意修改基本法。

在目前扭曲的立法會選舉制度下,這個結果已屬難能可貴,令人喜氣洋洋。在這次香港主流民意之戰當中,反共陣營獲得勝利。

廣告

回望過去,展望未來,我有以下意見,願跟大家分享交流。

一、兩陣不變

廣告

即使經歷2014年雨傘運動以及今年初的旺角事變,非建制派(黨外)對建制派的得票比例繼續維持在大約55%對45%左右。其中一個可能的解釋是:在較高投票率之下,「來自大陸的擁共新選民及香港本土厭惡泛民的舊選民人數」與「香港年輕的天然獨和反共新選民人數」兩者同步增幅剛好互相抵銷。這種僵滯的確是令人失望的。不過,隨著時間推移,老人仙逝,青壯上位,我相信反共及抗共人數的增長將會逐漸高於擁共人數。一切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二、自決抬頭

自決派(朱凱迪84121票佔13.94%、羅冠聰50818票佔13.49%、劉小麗38183票佔13.69%)3人高票當選,佔直選議席總得票率8%。本土派(青年新政的梁頌恆37997票佔6.55%及游蕙禎20643票佔7.40%、熱普城的鄭松泰54496票佔9.03%)3人當選,連同其他本土派落選人士票數,佔直選議席總得票率11%。前後合共19%。另有一直支持香港前途自決的陳淑莊、反對大陸化的毛孟靜等泛民議員。足見支持香港前途自決的呼聲至少已逾20%,而且比例越來越高,沛然莫之能禦。這一比例也與先前港獨支持度民調數字相當接近。

儘管支持自決者可能僅視香港獨立(港獨)為討論話題,或者其中一個公投選項,甚至訂定一個十年後公投的醞釀期限,或者只是支持文化建國和永續基本法,或者只是標榜香港民族身分認同和呼籲前途自決,均難謂義無反顧地支持港獨,但是他們至少啟發了香港市民對2047年二次前途問題的深入思考與討論。

從今以後,立法會內將有多人宣講自治自決,立法會外則有明確主張港獨而被禁參選的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和陳浩天(香港民族黨)等抗爭實力。如此雙劍合璧,香港政治論述和行動開始真正脫胎換骨,擺脫大中華大一統意識形態,擺脫一國兩制基本法框架下民主回歸幻夢,朝向命運自主、港人自決,甚至建國獨立的方向穩步前進。

三、世代交替

羅冠聰23歲(史上最年輕立法會議員),游蕙禎25歲。其他絕大部分非建制派(黨外)的當選人都相當年輕。此外,民主黨已經完成了大部分新舊交替,單仲偕、何俊仁、劉慧卿退了下來,換上了許智峯、尹兆堅、林卓廷、鄺俊宇,中鴿和乳鴿開始上位。公民黨陳家洛、梁家傑也退了下來,換上了陳淑莊、譚文豪。在順利連任的議員當中,僅有梁國雄、涂謹申、黃碧雲、毛孟靜、郭家麒、張超雄、梁耀忠等人年紀較大。反之,絕大部分新任議員都展現出青壯風貌,令人耳目一新。

雖然年輕不是議員品質的絕對保證,但是今天的立法會所需要的議員才能,往往是全方位的。不但需要學識和辯才,更加需要體力、智力、創意、衝勁。後面這些特質,往往是年輕人的獨特本錢,老年人通常難以望其項背。

如要在語言和行動上羞辱特首和高官,我們需要新創意和新行動。我們不應只對黃毓民、陳偉業、陳志全、梁國雄四人寄予厚望,反而應該給年輕的自決派和本土派議員一個機會,叫梁振英承受他呼籲「vote them out」徹底失敗和民情反彈的應有報應。拉布流會,猛點人數,中止待續,接力發言,大量修訂,羞辱狼英,掟他屎蜢,趨前突擊,人多勢眾,浪再接浪,陸續有來。年輕世代將會在未來四年展現新時代的磅礡力量,擺明要撕破共產黨奴才的面具。

梁振英恐怕已經默默哭了一個晚上,看著太陽照樣在東方升起,跟張曉明同樣心慌意亂。思前想後,他下定決心,急欲在主子習近平面前謊稱這次選舉結果其實「不錯」,「反梁的人已經落選」(可能意指王維基一人而已),還要提議「中央邀請全體議員到大陸考察」。他的陰謀正是試圖請人幫他抬轎,好讓他在主子面前領功和威風一番,證明他有能力駕馭立法會內非建制派。其實,只要大家看穿他的詭計,所有非建制派(黨外)議員應該一致把轎劈爛,拒絕陪他北上尋歡作樂,然後在10月12日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之際,「以自己的方式」讀完誓詞之後,加上兩句話:「香港人命運自決,梁振英立即下台」。30位「黨外」議員每人讀一遍,足以照妖,拆穿謊言,揭示無恥。

四、國安立法

如果下屆特首(無論是否梁振英)要執行共產黨的最高指示,重新推動基本法第23條「國家安全」立法,其實只需要全體在席議員過半數通過即可,由於不經分組點票,因此局勢相當嚴峻。假設屆時全員出席,非建制派(黨外)還是達不了足以阻擋惡法通過的半數,只有30席,還差5席。

然而,如果自由黨在周永勤被恐嚇而棄選的事件發生之後,能夠痛定思痛,堅定立場,齊心反對共產黨干預香港選舉,保持獨立,拒絕附庸,堅持作為一個獨立而在地的香港親商政黨,如同田北俊在2003年倒戈一樣,講真話,行公義,那麼自由黨的功能組別4票(張宇人、易志明、鍾國斌、邵家輝),再加上前唐營林大輝的後人、代表中華廠商聯合會的吳永嘉1票,可望有機會(但不確定)對23條立法投下反對票或棄權票,成功達到35席否決門檻,進而否決基本法23條立法。當然,這個機會的大小,目前實在難以估量,但至少是存在的,不像過去四年般完全無法形成任何有意義的阻擋力量。

五、主席人選

昔日政圈曾經傳過梁君彥、廖長江是共產黨屬意的下任立法會主席人選,但我認為機會不大,因為他們都是繼續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而且他們不太熟悉議事規則,也無聲譽。

依我估計,獲得共產黨青睞的,如今恐怕只剩兩人:葉劉淑儀(港島票后,60760票,16.13%)、李慧琼(超區第二名,304222票,15.93%)。其他的奴才知名度比較差,而且沒有共產黨「栽培」上述二人的長年加持,所以他們還是令我看高一線。

如果共產黨推出葉劉淑儀擔任立法會主席,由於主席通常不投票,建制對非建制的分區直選議席比例可能縮減至15席對19席,點票結果未必令共產黨滿意。況且,葉劉淑儀與梁振英這兩位奴才之間口和心不和,而且葉劉淑儀又不是根正苗紅出身,所以我比較看低一線。

反之,如果共產黨推出李慧琼擔任立法會主席,建制派的分區直選議席比例沒有縮減,功能組別23席對11席綽綽有餘,而且李慧琼和梁振英都是黨的人,聽指揮,不互咬,順帶鋪路令李慧琼有機會擔任2020年特首,所以機會可能較高。

當然,這些人物都是共產黨的奴才。在目前扭曲的選舉和政治制度下,香港人實在無可奈何,滿地花生碎。不過,如果李慧琼最後真的擔任立法會主席,成為新一代「香港江青」,她將會對非建制派(黨外)議員更加狠辣和陰濕,可能更粗暴剪布、刪除提案、驅逐議員。因此,大家千萬不要因為獲得30席而高興得太早,實際操作料必跟新任主席充滿對立和矛盾,好戲陸續有來。

六、西環契仔

選舉過後,幾乎所有分析都指出民建聯總得票比例縮減,減少的部分幾乎全部策略性過戶到新民黨(葉劉淑儀、田北辰、容海恩)、經民聯(梁美芬),以及兩大「西環契仔」(何君堯、謝偉俊)。由於共產黨動員配票及分票做得相當均勻,不但大量運送已有「掌心雷」的老人院友和村民到票站投票,而且在最後關頭更加幕後「灌票」給容海恩、何君堯,所以能夠「保住」新界西選情,「清除」新界東中間派方國珊。

何君堯以35657票(5.90%)力壓李卓人而取得新界西第9席(末席),之後得意忘形,態度囂張,公開嘲諷朱凱迪吸票太多成為直選票王,因而害到李卓人落選。選舉前,他更在自由黨候選人周永勤被恐嚇而棄選之後,囂張地否認自己有任何責任,而且奸笑幾聲。選舉後,他又感謝中聯辦。不過,周永勤事後已經默認:正是共產黨在深圳派出三人恐嚇自己,逼他退選,甚至派人到英國跟蹤他。何君堯竟然狐假虎威,不覺羞愧,無恥無良,堪稱香港律師之恥。何君堯正是共產黨捧出來的腦殘敗類,堪稱立法會內的馬恩國,甚至比馬恩國更差。他與官商鄉黑惡勢力霸權千絲萬縷的關係,值得大家未來逐一揭發。周永勤更應提出選舉呈請或司法覆核,尋求推翻新界西選舉結果及要求重選。

另外一個聲稱「反梁」的「西環契仔」謝偉俊,以47527票(14.45%)之姿,取得九龍東第3席,繼續高票當選。他這個「西環契仔」議員已在過去多年充分表現出「忠黨」本質。至於新民黨的新星容海恩,更以36183票(6.23%)冒起,在中聯辦「灌票」下,一舉取得新界東第8席。她在先前選舉論壇上的表現,簡直答非所問,胡言亂語,激動謾罵,水準極低。這個「西環契女」日後或可與民建聯蔣麗芸的風采互相媲美了。面對這些「契仔契女」,我們必須揭露他們的共產黨奴才本質,不要輕易放過,不要妄想他們是獨立的中間派。

七、毓民之敗

熱普城「教主」黃毓民在九龍西選區只獲得20219票(7.25%),歷屆最低,最後被青年新政游蕙禎以424票之差,把他送出立法會。劉小麗更在全區71個票站全勝黃毓民。熱普城5人全港參選,僅鄭松泰1人當選。如今「教主」敗選,引來全城熱議。

無可否認,黃毓民的論述、學識、辯才、文筆俱優。我對其部分論述或有異議,但他與陳雲的閱歷和學識都是相當優秀,都是很好的「政論人」,甚至能夠帶領新思潮。黃毓民不是共產黨B隊,基本上是一個老右派,這一點我還是相當肯定的。然而,黃毓民礙於其性格特質,絕非一個出色的「政治人」。

黃毓民的性格跟他所推崇的孫文,幾乎如出一轍。(如果讀者現在還對孫文有任何脫離事實的幻想,大家不妨看看最近出版的橫山宏章《素顏的孫文》,好好反思。)基於他的出身養成,習染江湖習氣,錢債扭曲態度,既機敏又霸道,有魅力但善變,以致結聚在他身邊的黃洋達、鄭松泰等人,都以此為樣板而模仿,導致這些人的思想性格充滿叛逆多變雜質,先令同路人離棄,再令香港人失望。

黃毓民樹敵眾多,單以他所揭櫫的「本土、民主、反共」三大綱領,今天的泛民、人社、自決、青政、港獨五翼,幾乎都是全盤支持(除了個別左膠反對某些本土主張),但他卻視他們為寇讎,甚至視之為比共產黨更加禍港,這種態度簡直荒謬。熱普城支持者更有人在最後關頭呼籲選民票投周浩鼎而不投民主派,險釀大禍。

況且,黃毓民的論述充滿邏輯矛盾:為何他要求「修憲」(修改基本法)等於要求「全民制憲」?要求人大修改基本法,豈非對牛彈琴,乞求獨夫?為何他先前呼籲無視、撕毀、推翻基本法,現在竟然配合陳雲而變成「永續基本法」,還要把自相矛盾美其名為拉闊光譜?既然他要「永續基本法」,何來支持香港獨立自治?既然口口聲聲說要讓位給年輕人,為何他年逾耳順,仍然參選卡位,還要說「我躺著都贏」、「游蕙禎不要在fb打飛機,要像我這樣落區」、「你搞你的番攤,我搞我的牌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私念太強,難成大器。

驕兵必敗,毓民已敗。我也無謂猛打落水狗,或者強把他和僥倖勝選的梁國雄(長毛)的風度互相比較。畢竟黃毓民的時代已經過去。我謹希望支持自決或港獨的香港人,能夠把「理念價值」與「偶像人物」脫鉤,然後一起構思香港民主建國獨立的實踐方略,審時度勢,促進支爆,粉碎中共,厚培論述,轉戰街頭,從公民抗命邁向獨立公投。所謂「香港現在已有實然主權」(請問這是誰的主權)、「永續基本法」(難道人大釋法權及人大831框架都要永續)、「建國不是獨立」(沒有獨立又何來國家)等論述都是經不起考驗的。

八、鬼的疑惑

9月3日選舉前夕,香港《成報》頭版發表漢江泄評論文章,指稱傘後組織龍蛇混雜,對自己在傘運期間的表現語焉不詳,而且「青年新政」組織的個別成員是脫胎自「香港社區網絡」這個非牟利組織,聲稱執委會主席是劉廼強,其子劉方擔任港大學生會主席期間拉攏大學生進入上述組織,又聲稱這個組織與中聯辦及大公報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此文一出,「青年新政」梁頌恆嚴詞反駁,指出自己不認識劉迺強和「香港社區網絡」。無論如何,這番爭論已經引起了許多選民懷疑「青年新政」是「鬼」。

事實上,我不認為「青年新政」是鬼(同樣地,本土民主前線、香港民族黨也不是鬼;熱普城只是「喪」而不是鬼)。

需知道習近平現正煽動起共產黨治港集團內部兩派人馬之間的鬥爭,類似毛澤東搞政治運動的翻版。一方面是梁振英和中聯辦等「既得利益者」(梁中派系),另一方面是曾鈺成和《成報》等「想得利益者」(曾成派系)。成竹在胸,放任互咬,鬥爭數月,一鎚定音,這就是習近平的盤算(我依然認為習近平一直屬意梁振英連任特首)。劉廼強挺梁,當然是曾成派系的眼中釘,所以《成報》文章旨在翻他舊賬,敲山震虎,展現出共產黨內鬥爭的冰山一角。

至於《成報》批評「青年新政」的理據,可以說是捕風捉影,頗有抹黑之嫌。縱使真的有劉迺強之子劉方搞出了一個所謂「香港社區網絡」的大學生組織,但那篇文章根本沒有說明這個組織與後來的「青年新政」之間的脈絡關係,以及人事傳承關係。這正是通篇論證之弊。我認為「青年新政」的確龍蛇混雜,論述能力尙待改進,但它卻不會是類似昔日「學友社」之類的共產黨灰線組織,因為「青年新政」根本沒有嚴密的組織紀律,以及由上而下的執行能力。

黃俊傑特立獨行,真誠發言,支持港獨;如果共產黨找他做鬼,恐怕自掘墳墓。游蕙禎志在自決,辯才參差,稚氣未脫;如果共產黨找她做鬼,恐怕自找麻煩。梁頌恆一開始不談昔日與中聯辦官員的聯繫,及至被人揭發才曝光,難免啟人疑竇,但這只能說明他不夠開誠佈公,過度愛惜羽毛,但不代表他就是鬼;如今明確支持港獨的梁天琦也力挺他勝選,如果共產黨找梁頌恆做鬼,恐怕已經難有效果,因為選舉後梁天琦與梁頌恆已經決定在議會內外聯手合作,攻守同盟,肯定將會有所表現,所以共產黨見縫插針的機會已經降至極微。

「青年新政」雖然沒有在以前的抗爭行動方面展現清晰的「投名狀」(例如公民抗命、以武制暴、被捕經驗、公開主張香港獨立),但其追求自決的綱領還是值得令人對他們寄予期望,疑中留情,給予機會,密切監督。至於「青年新政」的選舉經費、資金來源、跟「香港社區網絡」與劉方的關係等議題,還請梁頌恆和游蕙禎一次交代清楚,以杜群疑。

九、議會協調

立法會內民主派素有「飯盒會」作為發言及行動的溝通協調平台。在下屆立法會中,傳統泛民23至24席(民主黨7席、公民黨6席、街工1席、工黨1席、社民連1席、人民力量1席,另有傳統功能組別的葉建源、楊繼昌、莫乃光、李國麟、邵家臻、姚松炎,至於陳沛然則未決定是否加入「飯盒會」),幾乎肯定加入「飯盒會」。自決派3席及青年新政2席,尚未可知。熱血公民1席幾乎肯定不會加入。由此可見,「飯盒會」今後不會消失,料將足以涵蓋非建制派(黨外)絕大多數議員,必定繼續存在。坊間有謂非建制派(黨外)已經全面碎片化,「飯盒會」已經毫無意義云云,顯然昧於現實,渲染失實悲情。

我建議非建制派(黨外)議員能夠趁此良機把「飯盒會」正名為「民主進步自決協調會」,結成一個至少28至29名議員的鬆散聯盟。各人各黨各派維持其獨立,絕對不為團結而相同,但要在民主自決的大原則和大問題上互相協力,團結行動,跟公民社會和街頭抗爭站在一起,共同奮進,內外合力,扭轉乾坤。

十、選舉協調

在香港未來的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有識之士必須汲取這次充斥大量候選團隊的「碎片化」教訓(新界西已經深受其害)。選舉前必須做好大型民調,加強有意參選人之間的協調;如無辦法互諒互讓,就應該舉行初選(我不同意有初選則朱凱迪、羅冠聰、劉小麗早已必敗無疑而被篩走的空想式看法)。

這樣一來,雷動計畫就沒有必要了。否則,各路混戰的候選人也應該在選舉前夕,根據大型民調結果,作出一個「棄保」與否的決定(有如這次超區選舉一樣);剩下來的,就交給每位選民獨立觀察選舉前大型民調數據及變化趨勢後自行決定如何由選民「棄保」。由始至終,「雷動」從來不是幾萬個「自己友」之間的私事。只要民調做得好,樣本夠多,時間密集,也許根本不用雷動計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