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選舉香港求生手冊 ── 兩個挑選候選人的基本原則

2016/8/29 — 11:11

資料圖片:2016立法會選舉廣告

資料圖片:2016立法會選舉廣告

選舉季節又再來臨,今年香港立法會選舉,說的好聽是「百家爭鳴」,說得不好聽⋯⋯就不要說了。各個選區幾乎都有破紀錄的候選人爭奪議席,作為選民,或準確一點說,作為游離選民(而非某些黨派的死硬派支持者),這一票應該如何投,如何投才對得起良心,如何投才不會延續香港現時的困局,似乎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此文的目標,不在於提供「投得過」的候選人名單供讀者參考。誰人值得支持,不可能由筆者幫你決定。不過筆者對於如何找到一個值得你支持的候選人,還是有話想說。

這篇文章,對於過往支持泛民也好,支持建制也好的讀者,其實都是通用的。泛民建制,甚至是新近冒起的本土,把他們的立場差異抽走的話,其實大同小異。立場固然是要考慮的因素,即使筆者一向強調要透過對話來解決立場之間的差異,作為選民不可能沒有立場,尤其在對香港該如何走下去,我們必須要謹慎仔細的思量。

只是,單憑立場去決定票投予誰,又會造成另一些問題。比如說,你贊同某某的立場,但某某總是失言,總是在言語間暴露出自己的無知,這一票又應否投給他?投了給他,對解決香港現時的困局又是否有用?立法會選舉的一票,遠遠不止是表達立場的一票。這一票將是組成未來四年立法會的議會文化的一票。亦即是,這一票不單是表達選民當下對政府的不滿,同時也是對香港未來投下的一票。

廣告

筆者認為,每個人可以對這個未來有不同的想法,但是在選擇合適的議員一事上,還是有一些原則,共通於不同的立場之間。這些原則,我提出來給予讀者引發討論,望找到跨越立場分野的一些共通點,並在此之上,尋找香港的出路。

筆者比較看重的首個原則,是候選人能否做到充分的資料搜集,以事實作為論點的根據。所謂事實,當然還是有很多種觀看的角度,這與立場相關;然而,能夠引用事實、引用數據來支持自身的論點,我認為是作為議員的基本要求。因為議會議事,必須有一個共同的「事」方能「議」。過往筆者觀察,議會中實際上並沒有「議事」,而是單純在宣示立場(以及對不同立場的厭惡情緒)。單是此項原則,已可把很多候選人放進「不作考慮」之列。能做到以事實作為討論的依歸,方能找出各自在觀看事實的角度上的差異,並在那作為基礎,找出能涵蓋這些差異的 common ground。

廣告

第二個原則,則是候選人是否具備談判協商的能力。這個能力似乎很難去評定,然而卻有一個頗為簡單的方法去了解。一個候選議員,如果能夠有膽量在某些議題上,開罪其「票倉」的選民或是其支持者,為他認為合理的事情據理力爭,則這個候選人即使有可能在某些事情上未能完全與你的看法一致,但他/她仍會是一個值得支持的候選人。這項原則有幾個前提,第一是候選人必須具備勇氣,在某些事宜上與其支持者有不同的看法。具備勇氣去挑戰權貴,與具備勇氣去挑戰自己的支持者是兩回事。唯有後者,才能走出民粹主義的漩渦。而第二個前提,是其做法,必須合情合理,而非單從自身的政治利益作準。否則那就不是談判的能力,而是見風使舵了。

這兩個原則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們都是「議事」的最基本原則。一群不以事實作論據,盡以情緒宣洩為發言核心,然後不清楚談判的底線與可以協商的條件的人,聚在一個「議會」當中,能夠做的只會是一場又一場的表演,甚至乎,是不怎麼好看,劇本老掉牙,錯字百出,觀眾每天大喊「回水」(退錢)的表演。要看如斯爛的戲碼,某免費電視台足以勝任;在公共事務之上,筆者還是希望看一些認真的人做事。

至於,各區哪位候選人合乎這些原則?一如文首所言,筆者不可能幫你決定,而候選人也不可能幫你決定,甚至乎你的上司、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愛人也不可能幫你決定。畢竟這一票在你的手上,投了給誰人,只有票箱中的選票和你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