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選舉黨外投票策略(上)

2016/8/29 — 11:00

資料圖片:香港立法會

資料圖片:香港立法會

立法會選舉將在9月4日舉行,各候選人正作最後衝刺。由於候選人及政團之間協調失敗,再加上本應舉行的初選無疾而終,導致整個選舉形勢陷入空前困境:名單林立,僧多粥少,互相撕殺,兩敗俱傷,民調結果往往短兵相接,敗選者將吸走及浪費大量選票。局勢演化至此,真的令人汗顏。

一、迷思

有人認為:只要大家踴躍投票,想投誰就投誰,無需理性分析,即可化解困局,又說一直相信香港人的智慧云云。我無奈苦笑。與其玄思冥想,膜拜太上老君,不如科學分析,理性謀定而動。本文將作分析及建議。

廣告

有人認為:這是一場「倒梁」之戰,但我不敢苟同,更恐怕是有人蓄意轉移焦點,引誘別人跟從。這是因為「捧梁」與「倒梁」的決定,在於習近平,不在香港人,而且無論立法會選舉結果如何,它也不能算是梁振英的功績或敗績,往往只不過是比例代表制微弱票數差距決定勝負,再加上中聯辦選舉動員配票的結果。因此,立法會選舉涉及一場「香港主流民意之戰」,跟梁振英的去留無關。梁振英的去留,僅在習近平一念之間。

二、黨外

廣告

以下我會借用台灣上世紀80年代「黨外」一詞,來形容「共產黨」的成員及其附庸以「外」的所有香港反共或拒共政治團體和候選人,相信這樣會比「非建制派」、「民主派」等名詞,更能準確和充分兼容所有反共或拒共政治團體和候選人,點出香港政局癥結所在。

王維基、方國珊等所謂獨立人士,以及新思維的狄志遠、黃成智等所謂中間派人士,不屬「黨外」,因為他們與反共或拒共仍有偌大距離,但我無法排除他們日後可能從良(當然我不太看好),但這是後話。現在不是,就不是。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熱普城、青年新政等政團,屬於「黨外」。只要揭櫫反共、自決綱領,它們的從政經驗、論政品質,以及政治方略中許多自相矛盾的地方(修憲即制憲、容共即反共、建國非港獨),均得以體諒與包容。一切是以他們的選舉政綱為標準。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有人可能反駁:「他們是鬼,你太幼稚了!」下文再回應。

綜觀大局,很多人習慣用「泛民」與「本土」的二分法來標籤「黨外」候選人及政團,但我認為這套標籤方法充滿扭曲的政治利益計算。由始至終,我看不出支持民主的人反對本土,也看不出支持本土的人反對民主。這種區分往往是個別希望在政治上別樹一幟人士的宣傳策略而已。

「黨外」人士的真正實質分歧在於:是否支持港獨。目前唯獨青年新政個別參選人的「內心」以及東九龍社區關注組陳澤滔(傳聞他可能在選前取消參選資格,有待觀察)支持港獨。至於其他支持港獨的本民前、民族黨的有意參選人都已經被取消參選資格。熱普城只是支持修改與永續基本法,香港眾志及部分本土民主組織只是支持自決,它們都與支持港獨的主張保持策略上的距離。至於其他人則大多數反對港獨,不在話下。這也是目前香港政局的悲哀。

從整個反共民主大局出發(不是從我個人投票抉擇出發),「黨外」人士都應該值得支持。「泛民」與「本土」的劃分,完全在所不問。越多「黨外」人士進入立法會越好,越少「黨棍」與「黨奴」進入立法會越好。當然,我個人希望更多雨傘運動世代,以及支持自決與獨立的人士進入立法會,但是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從選舉大局出發,不應顧此失彼。最高行動原則只有一個:爭取「黨外」人士獲得最多議席。

基於這一點,我不認同部分「黨外」人士內部互相廝殺的做法,導致兩敗俱傷,親痛仇快。目前所見,一方面有部分「泛民」人士以「假本土」、「假港獨」、「收黨錢」來攻擊「本土」人士,掩飾自己的選戰策略;另一方面又有部分「本土」人士以「賣港」、「投共」、「收美帝錢」來攻擊「泛民」人士,掩飾自己的政治野心。另外,有些人昨今言行不一,言而無信,甚至互相鬩牆,自命不凡。我出席過一些選舉論壇,發現「泛民」同路人之間,以及「本土」同路人之間,也可以因為一些小事即大發雷霆,試圖以攻擊同道來製造話題。這種「碎片化」的局面,真的刺痛了許多選民的心。

如今,「黨外」人士需要包容與謙卑,千萬不要在毫無證據和推論的情況下指控別人是「假民主」、「假反共」、「假本土」,彷彿草木皆兵,其實鬼在心中。我們首應檢查和注意的是候選人的人生歷程,以及是否言而有信。如果那人真的言而無信,言行不一,那麼就把客觀事實呈現出來就夠了,供包括自己在內的明智選民客觀判斷,絕對不用額外貼上「假民主」、「假反共」、「假本土」等無關的政治標籤。畢竟「不誠實」與「投共」兩者之間完全風馬牛不相及。我們可以選擇不支持某君,但不宜空言無據地斥責某君。事實勝於雄辯,真相勝於標籤。

三、危機

言歸正傳,目前立法會選舉的困境何在?答案很簡單:「黨外」很有可能保不住分區直選35席中過半數的18席(剛好是「黨外」現有議席),導致「黨」可以在分組點票制度下兩組都過半,得以任意修改議事規則,限制發言,縮短時間,限制提案,扭曲議程,禁止拉布,驅逐議員,擴主席權。這樣做就等於把任何一位「黨外」議員的議席功能大幅降低,接近完全消滅。換言之,這是「攬炒」。如果泛民與泛民、本土與本土、泛民與本土之間繼續分崩離析浪費選票,繼續不斷內鬥忘乎所以,最後結果可能是「黨外」只得16席或17席,不過半數。選上的人根本完全發揮不了任何制衡作用。白忙一場,兩敗俱傷,全部攬炒。

為何我會有此憂慮?因為有民調結果作為事實根據。儘管港大民研調查樣本數量太少,五區各區只有百多人至二百人受訪,但是這個朦朧模糊的調查結果往往令人矚目驚心。每日滾動民調結果大多徘徊在「黨外」僅得16席、17席、18席之間。詳言之,香港島僅有6席中的1至2席,九龍東僅有5席中的2席,九龍西有6席中3至4席,新界東有9席中5至6席,新界西有9席中4至5席,合計15席至19席。換言之,「黨外」直選議席過半的機率,亦即達到18席門檻的機率,大概只有30%至40%而已。

一旦「黨外」直選議席真的過不了半(18席以上),立法會就會徹底淪為共產黨和港共政權的橡皮圖章,一切選舉努力將會付諸東流,市民唯有轉進街頭一途。屆時,所謂勝選的「黨外」議員在立法會內根本完全發揮不了任何政治作用(目前已經無多),變成每月支領近十萬港元薪資的無用政治動物,市民真的欲哭無淚。

如果「黨外」累計得票過半,但是議席不過半(在比例代表制的操作下極有可能發生),那麼就會造成巨大政治危機:行政完全聽黨指示、立法徹底幫黨護航、社會多數嚴正拒絕。這樣只會激化官民對立,引爆激烈抗暴行動。果真如此,有人將會認為:與其空談法案,不如街頭抗暴,把立法會視為垃圾而加以衝擊,香港必將進入全新政治抗爭紀元。23條國家安全立法到時真的易如反掌,官民撕裂與埋身肉搏恐怕不在話下。

另一方面,如果「黨外」累計得票不過半,而且議席又不過半,那麼「黨外」的民主運動和本土運動,將會因為拿不到過半民意授權,而遭遇前所未有的民意崩盤困境,香港也將會以比現在快百倍的速度向下沉淪,簡單來說就是香港玩完。最後,還是會引爆激烈抗暴行動,但恐怕欲振乏力。

以上就是這次選舉的真正危機,因此我把這次選舉稱為「香港主流民意之戰」,亦即「投共與反共之戰」。戰鼓雷動,迎難而上,決戰在即。

至於所謂守住「黨外」關鍵的三分之一(24席)席次問題,當然與「黨外」直選議席是否過半(18席)直接相關。一旦直選議席過半,那麼只要超區5席中奪得2席,傳統功能組別30席當中奪得教育、法律、會計、醫學、衛生服務、資訊科技各界當中任何4席,即可跨過三分之一的關鍵門檻,可謂輕而易舉,足以阻止「黨」發動三分之二議員:修改基本法以封殺公民權利、通過假普選的政改方案、解除判刑一個月以上議員(例如傘運)的職務、通過對所謂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例如港獨)議員的譴責。反之,如果直選議席不過半,那麼超區、傳統功能組別的議席將會寸土必爭,難度提高,陷入苦戰,勝負難料。換言之,關鍵還是在於「直選議席過半」。直選過半,總體三分之一議席可保;直選不過半,總體三分之一議席難保。因此,現在大家不宜過分顧慮三分之一的問題,應該全力促成直選議席過半。

至於戴耀廷教授年初主張的雷動計畫,立意雖善,陳義甚高,力爭「黨外」人士奪得總體70席的半數議席(35席),但是基於上述分析和最近民調結果,我們已經可以肯定不可能達到這個目標。現在的重點還是在於「直選議席過半」,比較實際、可行、切身、關鍵。

四、對「黨外」候選人的呼籲

(一)停止互相攻擊

可以擺事實,可以講道理,不要亂貼標籤。泛民再不喜歡熱普城和青年新政,也不要視之為共產黨B隊;本土再不喜歡民主黨,也不要視之為賣香港A隊。認清自己真正對手。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不要沉迷「捉鬼」遊戲,鬼由心生。恩怨情仇放一邊,反共拒共擺中間。

(二)選前明智棄保

「黨外」候選人應該展現高風亮節。既然初選破局,唯有選前棄保。我強調,最高指導原則只有一個:爭取「黨外」人士獲得最多議席。在目前寸土必爭的嚴峻選情下,光是呼籲選民明智投票,選己所喜,不顧一切,絕對是不夠的。由少數候選人自己「主動棄保」,遠比多數選民「無奈抉擇」來得有效。

怎樣棄保?雖然香港選舉從來沒有退選機制,而且具體操作還是要在9月2日較大型民調結果公佈後再檢討,但我還是強烈鼓勵各區排在當選分界線附近的「黨外」候選人,在本週內積極溝通協調,締造棄保疊票效果,保送其中一人衝上當選分界線之上,放棄的候選人全力呼籲自己的支持者轉投被保送者一票,成全大局。當中需要個別候選人之間的雅量、信任、政見類似、盱衡大局。

舉個例子,新界西正是亟需棄保的選區。候選20份名單,僅有9席當選。李卓人(工黨,目前排第11位,5%支持率)和黃潤達(街工,目前排第13位,4%支持率)二人,現在分頭出選,兩人勝選不大,但如果棄一人保另一人,呼籲選民跟隨,即可促使被保送者以9%(或者略低)支持率高踞第2位左右。若非如此,恐怕雙雙落選,徒然完全浪費9%選票。除此之外,黃浩銘(社民連,目前排第10位,5%支持率)、黃俊傑(青年新政,目前排第12位,4%支持率)、馮檢基(民協,目前排第14位,3%支持率,大幅落後),也另外吸走了12%「黨外」選票,全在當選分界線之下,徒然浪費。

如果他們能夠聯同李卓人、黃潤達,合共大約4至5人,好好溝通,商議決定,保送其中2人跨過當選分界線,踢走麥美娟(工聯會,目前排第8位,7%支持率)和陳恆鑌(民建聯,目前排第9位,7%支持率),絕對極有可能,那麼就可以讓「黨外」穩取9席中6席,皆大歡喜。6席是「高標」,絕對可行,5席是「低標」,4席是「失敗」。成敗得失,在於行動。

到8月28日為止,我暫時看好(不一定代表支持)下列新界西名單有機會當選:朱凱迪(獨立)、尹兆堅(民主黨)、郭家麒(公民黨)、鄭松泰(熱血公民)、黃浩銘(社民連)、李卓人(工黨)。待9月2日大型民調結果公佈後,可能會有微調。由於他們的支持度相當接近,選前的棄保工作尤其關鍵,足以扭轉劣勢。

同樣的分析適用在新界東。候選22份名單,僅有9席當選。如果「保」范國威(新民主同盟,目前排第8位,5%支持率)和「棄」鄭家富(獨立,目前排第15位,3%支持率,勝算極微),即可穩取一席。此外,如果陳志全(人民力量,目前排第10位,5%支持率)與張超雄(工黨,目前排第12位,4%支持率)兩人之間能夠棄一人保另一人,也可輕鬆跨過當選分界線,不會雙雙敗選。在這樣的安排下,「黨外」可以取得9席中7席,同時把李梓敬(自由黨,目前排第9位,5%支持率)和方國珊(建制獨立,目前排第11位,4%支持率)徹底擯棄。

到8月28日為止,我暫時看好(不一定代表支持)下列新界東名單有機會當選:楊岳橋(公民黨)、陳云根(香港復興會)、梁頌恆(青年新政)、梁國雄(社民連)、林卓廷(民主黨)、范國威(新民主同盟)、陳志全(人民力量)。「黨外」取得9席中7席,絕對可行,關鍵在於棄保。

(三)爆票必須分流

某些名星級候選人遇有「滿樁」或「爆票」的情況,必須主動引導「分流」,以免浪費選票。方法其實很簡單,關鍵在於心胸、勇氣與智慧。

在新界東方面,楊岳橋(公民黨,目前排第1位,18%支持率)一直高踞榜首。如以9席中各席的當選門檻來衡量,當中至少有8%都是多餘的浪費選票。待范國威、陳志全、張超雄、鄭家富4人之中商定支持其中2人(例如范國威、陳志全)而完成棄保之後,楊岳橋應該呼籲例如大埔區及北區內原本支持自己(而非其他黨外人士)的選民,分別改投他們2人。楊岳橋只要守住沙田、西貢、將軍澳就足夠了。這正是公開的策略性配票。高風亮節,利己利人,成全大局。

在全港性超區選舉方面,涂謹申(民主黨,目前排第1位,27%支持率)、梁耀忠(街工,目前排第2位,14%支持率),都是相當安全,可謂勝券在握。剩下來的關鍵是:如何令鄺俊宇(民主黨,目前排第5位,8%支持率)或者陳琬琛(公民黨,目前排第7位,6%支持率)取得最後一席。需知道李慧琼(民建聯,目前排第2位,22%支持率)、王國興(工聯會,目前排第4位,11%支持率)、周浩鼎(民建聯,目前排第6位,8%支持率)三人絕對可以在中聯辦幕後組織配票下「分勻」彼此得票。因此,「黨外」要贏最後一席就最好以13%支持率為門檻目標。

綜觀全局,涂謹申吸票過多正是關鍵。我懇切呼籲他主動釋放不超過自己一半支持票出來,例如呼籲新界西及新界東原本支持自己(而非梁耀忠或其他黨外人士)的選民,改投鄺俊宇或陳琬琛其中一人,那麼「黨外」即可穩取5席中的3席。至於關永業(新民主同盟,目前排第8位,2%支持率)、何啟明(民協,目前排第9位,1%支持率)二人已經毫無勝算,應該棄保鄺俊宇或陳琬琛其中一人。

到8月28日為止,我暫時看好(不一定代表支持)下列超區名單:涂謹申(民主黨)、梁耀忠(街工)、鄺俊宇(民主黨)。按照我上述建議,確保3席當選絕對可行。

(按:下文續談我對「黨外」選民的建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