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競逐連任的立法會議員 為你做過什麼?

2016/8/29 — 13:46

今屆立法會最後一次會議後的議員大合照。

今屆立法會最後一次會議後的議員大合照。

【文:歐振中】

政改以大批建制議員「甩轆」離場、政府方案遭否決來結束,今日想起來,感覺恍如隔世,但其實才不過是去年6月的事。大家可會記得,立法會議員在政改過程中的表現?

經過第一輪公衆諮詢、人大831決定、佔中、第二輪諮詢,政府提出一個緊貼831決定的「普選」方案。政府認為,實行這方案,便已完成基本法對港人承諾,特首「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註1)

廣告

採用政府的方案,市民確是有票可投,但被限制只能從提名委員會認可的二、三個特首候選人中選擇。欠缺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牢牢掌握限制市民選擇的權力,可以把衆多市民支持的特首人選排除,甚至透過提名間接決定特首。

作者製圖(可按圖放大)

作者製圖(可按圖放大)

廣告

原圖按此

 

政府方案中的提名程序,有兩點至為關鍵:

1. 提名委員會以原有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方式組成

1200名委員當中,當然委員(立法會議員和人大代表)、宗教團體直接提名的代表以外,1044名由界別分組選舉產生。首先,這些界別的選民總數只有25萬,不足香港3百多萬選民的1/10,絕大多數市民被排除參與提名;第二,各個界別之間,選民數目跟委員名額比例極不平均,一半委員是由僅1萬名選民選出。選民基礎狹窄,保障既得利益卻忽視大衆需要,同時令委員選舉容易受到操控。

2. 每名特首候選人必須獲得過半委員支持

過去的選舉委員會沒有這規定,加入過半提名出閘門檻後,略多於半數委員合作,便能壟斷所有提名;就算有提名委員因為擔任議員公職而間接須要向廣大市民負責,當他們處於少數一方,也難以發揮半點平衡作用。

兩點加起來,由約一萬名選民推選的過半提名委員,可以完全控制整個特首選舉、無視市民大衆的意見——雖然政府稱這為普選方案。

政府提出不濟的「普選」方案,你可以怪罪人大作出無理的831決定、對政府未能成功爭取內地避免重手干預政改感到失望,或同情港府無奈只能在831框架內操作,但抱怨她沒有盡用彈性和空間,推出較為民主的政改方案。

但同一時間,應該代表市民發聲的立法會議員,對政改中關鍵的提名程序,又有什麼立場?他們為市民爭取什麼?

在政改第一輪公衆諮詢、人大發表831決定之前,大部份立法會黨派和議員,都曾經向政府提交書面意見,提出他們認為適合香港的政改方案。根據這些意見書,附表整理出他們建議的提名委員會組成方式的選民基礎和候選人出閘門檻(以及他們在是次立法會選舉的參選動向)。

從表中可見,64位議員在第一輪諮詢,以個人或所屬政黨名義提交了書面意見。(註2)他們有39位建議,沿用原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方式或把其選民基礎略為擴大來組成提名委員會(上面第一點),其中30位同時建議,規定每名特首候選人都須要取得過半委員支持(第二點)才能出閘。持相反意見的,有23位議員建議大幅增加市民參與提名,1位建議把原選舉委員會選民基礎明顯擴大,他們加上另外3位共27位議員建議提名出閘無須過半委員支持。

立法會議員是民意代表,明知提名權是實行普選特首的關鍵,為何在開放的諮詢階段,會無視廣大市民權益,主動建議強烈壓制民意表達的提名程序,要普選特首成為假象?政黨和議員的書面建議在2014年5月之前提交,較人大831決定最少早3個多月,議員不可能以必須遵守人大831決定來解釋!

從時序上看,倒有可能是人大常委採納了這些議員的意見,來訂出831決定的具體「普選」實行辦法。當政府最後公佈選舉方案時,亦特別強調這些立法會黨派和議員在兩輪諮詢中的意見,作為政府方案的民意依據。(註3)

立法會議員握有帶領香港社會走向、直接影響市民生活的權力。4年一次,因為立法會70個議員席位中,有40席是由廣大市民參與的選舉產生,候選人為要晉身立法會,在選舉時,必須接受市民檢查,向公衆解釋政綱、交代往績,才會有望得到你支持,代表你議政。

現屆議員之中,有57位在今次立法會選舉競逐連任。政黨和候選人在競選時,都自稱是你忠誠的僕人,將來會處處維護、照顧你,但他們動聽的說話,還是真實的行動更可信?在重大如政改、當你和你孩子在香港的未來都押上去的時候,向你拉票、叫你支持他連任的現屆議員和他的政黨夥伴,為你確實做了什麼?

4年前,你用手上一票把現任議員送進立法會。今天,你有機會再作選擇。



註1:《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公眾諮詢報告及方案》(2015年4月),第三章3.51段。

註2:《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及二零一六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公眾諮詢報告》(2014年7月),附錄一。

註3:見註1文件的第二章

原標題為〈又要市民不吃草 又要市民一票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