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二天審訊】朱經緯代表律師:警棍無擊中頸部 鄭仲恒誇大傷勢

2017/11/7 — 17:59

退休警司朱經緯涉嫌於三年前在旺角以警棍毆打途人,今天進行第二日審訊,下午繼續由辯方律師盤問鄭仲恒(詳細內容)。朱經緯的代表大律師彭彼德(Peter Pannu)在法庭多次質疑事主鄭仲恒口供,質疑他受傷位置前後不一,又呈上片段截圖及新聞圖片,指警棍與事主身體的接觸點只有肩胛骨中間的位置,根本無擊中證人的頸部、左後腦、頸部或肩部,質疑事主誇大傷勢。鄭仲恒承認,作供時稱右肩頸受傷,是搞錯受傷位置,但否認辯方所指,警棍沒有擊中頸部。

辯方律師要求鄭仲恆再指出,當時被打的確實位置,鄭仲恆指是右邊肩頸。

事主承認記錯傷勢位置

廣告

但辯方提及,口供寫上他受傷位置是左邊肩頸中間,鄭指錄口供時警員混淆了,他重申片段也顯示他右肩頸受襲。但彭引用另一警員錄取的口供,指也是寫上鄭稱受傷的是左面頭部後方,再問鄭是否兩名警員均搞錯,鄭回應事隔3年,根據傷勢報告及兩份警方口供均顯示他左邊受傷,可能是他昨天作供時記憶模糊。

彭彼德提到,根據案發時影片中,鄭看來起向一名警員有向前及向側的動作,是否會令該警員感覺是有侵略性及攻擊性的行為。鄭認為不會,當時只是向警員稱「唔好打我」。

廣告

辯方之後呈上一張影片截圖,稱片段中那支警棍向下移動的動作,並沒有觸碰到證人的頸部、左後腦、頸部及肩部。問證人是否同意,鄭不同意。辯方呈上另一張來自東方日報的圖片,質疑警棍與其身體的接觸點只有肩胛骨中間的位置,而非頸部的位置,鄭不同意。

辯方:如警棍用中大力擊打   應造成很大傷勢

辯方律師向證人指出,答辯人朱經緯對他所用的力度,並非如所描述中等至大的力度。鄭仲恒稱,「這是很主觀的,我不知如何回答你。」辯方稱如果警棍以中等至大的力度擊打,會對他造成很大的傷勢。而警棍接觸他的地方實際上只是背、肩胛骨之間的位置,鄭仲恒不同意。

辯方稱,案發時候鄭聽到起哄後,在上海商業銀行外逗留了3分鐘,其行為是在抗拒或阻礙驅散驅趕的行動,鄭否認。辯方再質疑,他把自己置於這個一大群群眾之中,令警員很難分辨衝擊封鎖線激進的示威者,還是如他自稱路過的人。鄭認為,這不是他要考慮的問題。

彭彼德質疑,證人誇大傷勢、痛楚,和嚴重程度,鄭不同意。辯方問是否因11月25日、即案發前一天,被警員PC9401踢的憤怒,令他誇大了翌日的情況向警方報復,鄭不同意。辯方指,法庭呈上的四張鄭仲恒受傷求醫拍攝的傷勢照片,辯方認為四張相片沒有顯示他的樣子,質疑相中人不一定是他,鄭不同意。

辯方提及,在鄭仲恒作出投訴後,有警員想檢查他所謂的傷勢及影相,但他拒絕。鄭解釋,因為事務律師朋友告訴他這並非必要,所以沒有這樣做。

未向警方披露女友人聯絡 鄭仲恒稱:對方不想牽涉在內

對於鄭仲恒昨日作證時,提及自己因收到女友人Rose Ma電話而到旺角。辯方質疑,當日 Rose Ma 根本沒有打電話予證人,同是剛好撞到女友人,鄭不同意。辯方指警方希望找到 Rose Ma,曾向鄭尋求 Rose Ma 的聯絡方法,但他拒絕提供。鄭仲恒承認,但否認拒絕提供 Rose Ma 的聯絡方法,是擔心 Rose Ma 揭穿他的大話。

到控方覆問鄭仲恒為何拒絕提供同行女友人 Rose Ma資料,鄭仲恒解釋,因為她的男朋友當時不知道她在旺角,而且她也不想牽涉在這件事情裡面,因此她請他不要向警方提供資料。控方又問,當日他和女友人在案發時,是否有警員給予指示要求離開,鄭稱沒有,但因為見到警方不斷揮棍打人,如趕羊一樣,所以朝那個方向走,,前面的人也是向那個方向走。

57歲的退休警司朱經緯涉嫌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以警棍襲擊男子鄭仲恒,朱經緯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案件自周一起於東區法院開審,並由主任裁判官錢禮主審,暫定5天審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