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四日審訊】朱經緯:正常人當晚不應去旺角 人群有敵意 示威者與路人分不開

2017/11/9 — 12:07

退休警司朱經緯於2014年佔領行動期間,在旺角執勤時涉嫌以警棍毆打途人,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受審。朱經緯今日繼續自辯(詳細審訊內容),指案發當晚不少路人及旁觀者會受影響而突然參與佔領,示威者與路人「是一個整體,根本是分不開」。他稱,當晚警方已多番作出警告,「大家都知道這個地方隨時會有動亂,根本正常人,都不應該去或逗留在旺角。」

朱經緯今日繼續自辯,接受辯方大律師彭彼得提問,講述案發前人群由惠豐中心衝向上海商業銀行之前的情況。朱稱,作為在現場要控制人群的指揮官,最重要是監察人群動力,當晚面對的人群是有敵意的(hostile),有共同的目的,或者能鬆散地稱作「一個組織的群眾」,因為群眾自身個人特質被整個群眾影響。

廣告

彭彼得又問到現場是否有途人,朱稱,正因為人群的特質是個人的感受反應受整個人群影響,他們會做出平常作為個人不敢做的行為,很多人一開始是旁觀者,但下一秒鐘就會開始參與衝擊,「所以在我們眼中,或我的判斷中,他們(路人與示威群眾)是一個整體,根本是分不開。」朱稱,這不是其個人的意見,而是警隊機動部隊的看法,直至他升任警司,警方一直這樣教授人群心理和處理不同人群的做法。

朱:旺角隨時動亂   正常人不應去或逗留

廣告

朱經緯同意辯方大律師彭彼得所指出,一般的途人不會在動盪不穩的地區逗留超過一分鐘。朱經緯稱,已經透過大眾媒體,社交媒體,新聞報道,或在現場警告公眾有關旺角情況,「大家都知道這個地方隨時會有動亂,根本正常人,都不應該去或逗留在旺角。」

主任裁判官錢禮認為,雖然警方對人群發出警告,但總會有人無視,例如懸掛八號風球,電視和電台都會警告人不要去近海的地方,但總會有人去。朱經緯贊同裁判官的說法。但他認為,正如掛風球滑浪的人面對一定風險,如果群眾知道旺角可能會有動亂都繼續去,有可能動亂發生的時候,他們就置身於其中,如果警方採取行動,他們夾在中間無可避免。

朱:使用合法武力

朱經緯又提到,當晚他在晚上7時45分到場,當時有人群企圖衝出彌敦道,有很多的衝突,已經需要使用武力來恢復秩序.。辯方律師問是否「合法武力」,朱答「當然」。當晚警方與示威者對峙的情形是「你進我退」、拉鋸,警方雖發出警告,但群眾是完全不理會。

他指出,當晚晚上9時至10時,在彌敦道橫口馬路,即惠豐中心來往匯豐銀行過路處,每次紅綠燈都有幾百人過馬路,基本上就是「我走過去,你又走過來」,過程中有很多人蹲下來綁鞋帶,跌散銀,站或在那裡不動。至大約10時,警方決定封路。

朱:警方曾拔警棍  控制人群

至晚上10時半,警方面群三組人群,第一組是亞皆老街的聚集大群人;第二個組位於惠豐中心外至彌敦道彎位一帶,主要集中惠豐中心外;第三組人群就面對匯豐銀行外。朱經緯指出,在封路之後,三組人情緒是越來越高漲的,有些人曾經多次嘗試推出來,被警力頂住,過程中亦有同事拔出警棍,才能恢復現場的秩序,朱稱警員有用到check drill(處理人群的戰術)反推群眾,或作出一些姿勢(posturing)。裁判官問警員沒有真的用警棍接觸到別人的身體。朱稱,有些會接觸到,因為check drill有可能構成身體接觸。裁判官再澄清,問題是問當時有沒有警員用警棍打人,朱稱,所他所見到並沒有,但他看不了整個現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