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等埋發叔」恐怖片

2015/6/22 — 8:22

建制派「等埋發叔」事件,本來是「花生show」,猶如見到有人踩蕉皮仆低,大家指指點點睇熱鬧,因為政改方案唔夠三分二支持票,命運早已寫在牆上,蝦碌只係臨尾即興加插的一段鬧劇,無足輕重。

但從蝦碌原因及之後各方反應去分析,就知蝦碌只是冰山一角,細心爬梳,就更會知道「等埋發叔」並非笑片鬧劇,而是一齣驚慄恐怖片。林大輝、田北俊認為冇理由為等劉皇發無足輕重的一票而搞流會,最終搞出大頭佛,相信好多人都係咁諗。但大家有否想過為何發叔一票如此重要,令一眾老牌政客甘冒高風險,在最後一分鐘都要搞流會而出事呢?之後又痛哭流涕呢?答案係三個字:「恐懼」。大家當然唔係怕唔等劉皇發而得罪咗新界王,而係怕背後之中央官員。今年兩會期間張德江見香港政協,表明通過支持政改係「硬任務」,就係要建制派死做,冇得吞卜,否則追究責任。今次方案99%乃來自人大八三一決定,並非特區政府建議,既然人大有無上權威,建制派就只有瞓身支持,而支持票更是一個不能少。

經民聯是西環支持下成立的議會派系,08年自由黨爆發內鬥,西環支持林健鋒接替唔聽話之田北俊出任主席,而田則撐自由黨老臣子劉健儀接班,最終林健鋒、劉柔芬及梁君彥非常突然地退黨,加上更早退黨的劉皇發、西環契女梁美芬、地產界代表石禮謙組成經民聯,同西環關係十分密切,而自由黨就慘情,立法會內得番三條友,失去建制派核心地位。今次若果西環嫡系在「硬任務」之前都欠組織紀律,無端冇咗一票,你話點向更高層交代,所以臨尾林健鋒先至騰晒雞,搵葉國謙齊齊吹雞搞流會,搞出大頭佛。事發後梁君彥立即表示下午去向中聯辦解釋,之後石禮謙、吳亮星上門解畫,葉劉表示預約傾心事,擺明話畀大家聽,中聯辦先至係老闆,毫不掩飾畀香港人親眼目睹香港係由黨委書記話事。

廣告

蝦碌事件後各方反應中田北俊一番說話值得深思,翌日佢上電台解釋,指建制派根本唔係一個黨,亦冇主席,只有梁振英先想有建制黨。但大家諗清楚,為何建制派會變成為一盤散沙,而為何只有梁振英先至想組織建制黨呢?英治時代,港英指派的立法局首席議員就是建制黨主席,最早一個叫何啟爵士,最後一個叫李鵬飛,曾任自由黨主席。首席議員功能是確保港督會同行政局決定得到立法局支持,首席議員並非由倫敦或港督亂點一通,而係計Seniority,並要得到布政司支持。立法局引入直選後,反對派挾民意入局,港英立即變陣,九二年決定取消首席議員,而直接由布政司霍德指揮建制派。大英帝國管治精要之處,是只管關節眼,抓大放小,政治唔係Micromanagement。

問題係今日立會建制派頭領,葉國謙、譚耀宗抑或林健鋒也好,名不正言不順,不過是自己黨派頭目,田北俊是質疑他們何來指揮其他黨派的權威。其實一盤散沙,最受困擾係政府,十多年來建制不斷分裂,除工聯會、民建聯、自由黨外,又再生出新民黨、經民聯,游說拉票苦不堪言,莫講話劉江華、譚志源冇人理睬,林鄭、689都冇能力command建制派,做共主。每個黨派背後都有自己政治後台,人人鼻孔朝天,局長官員冇權威,最後惟有由西環去吹雞,協助特區政府有效施政。一國兩制變了保險公司管理法,特登整多幾條Team,大家爭,令下線冇一條Team話到事。

廣告

「等埋發叔」表面睇係鬧劇,睇耐啲係恐怖片,再睇耐啲就係一齣悲劇!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