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等埋發叔 — 絕不應只笑一日,如果要定一個期限,希望笑一萬年

2015/6/22 — 13:33

【文:作者】

今次表決結果,絕對不應該笑一日就算。之前有人話,如果要定一個期限,希望笑一萬年,這個講法一點也不誇張。

事件過了幾日,越思考就越覺得這個結果妙絕,比其他可能出現的結果都要好。好在什麼地方?就是建制派因為腐敗透頂被狠狠地懲罰,把建制的「圍威喂」政商勾結政治倫理暴露在人前,包括暴露在他們的支持者面前。

廣告

「等埋發叔」,是個和「等待果陀」一般玄妙的形而上問題。田北俊曾經問過:如果是我田北俊遲到,你地等唔等埋我?

其實唔使話田大少,如果假設是建制中的小人物,例如潘兆平、盧偉國、姚思榮、陳克勤遲到,同樣不是可令方案獲通過的關鍵一票,要建制在臨投票前拉隊離場「等埋佢」,簡直不可思議。

廣告

只要這樣一問,就立即篤破「等埋發叔是想顯示建制派團結、齊齊整整、一票也不能少」的講法是謊言。因為如果只是小人物,民建聯、經民聯根本不屑於大費周章等他,話說回來,在如此重要關頭,小人物也絕不敢大咧咧地遲到。

為何發叔可以遲大到呢?建制派告訴大家:體諒他老人家啦,佢老啊、佢病啊!

頂佢!又老又病連基本議員職能 — 準時出席會議及投票 — 都履行不了,就咪霸住個位啦!更何況當日發叔尷尬趕到時,是行得走得,未去到要擔架抬到議事堂的垂危狀態。

發叔可能答你:喂喂唔係我想霸住做議員架,係大家俾面,哀求我做落去,我勉為其難咋。

點解又老又病又唔出席會議的人,都要「捨我其誰」地做下去?因為個位是鄉議局的,因為發叔是新界王,手上掌握千絲萬縷的政商人脈,要推政策、要選舉拉票、要同某某政治勢力談判還價……發叔都會起重要作用。

好似自由黨當年氹唔掂仍未退黨的發叔,發叔就幫其他建制分薄周梁的鄉事票導致她落選。檯底下更複雜的新界土地利益和新市鎮發展問題,更加要睇新界王面色才能擺平。

這樣一個人物,難怪他的經民聯黨友要討好,不敢叫他提早太多到場。

這樣一個人物,難怪民建聯一聽到對方黨友要求建制等埋「發叔」時,會不加思索嚴重後果,依從平時慣性俾面的政治倫理,呼朋喚友拉隊離席。

所以今次表面是一時甩轆、蝦碌,唔熟議事規則、拉布技巧。深層原因其實是源於建制派本身結構性的腐敗,源於小圈子政商勾結的基因作祟。

搞清楚真正死因,就知道絕對不應只恥笑一日,而是要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以真實個案向市民揭示小圈子政治的弊端。

咁好的民主教育題材,都只笑一日,和叫停建制內部互鬥的中央同一口徑,然後將精力焦點放在民主派如何內鬥、如何分裂、如何前路茫茫,我想問,傻的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