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等待

2017/4/10 — 15:17

2017年3月26日行政長官選舉,由1,194名委員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新屆行政長官。

2017年3月26日行政長官選舉,由1,194名委員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新屆行政長官。

【文:王一一飛】

看任建峰先生《對着強權只能鬥長命》這篇文,感覺很矛盾。看完,一方面,你會想,哈!

太好了,總算有條出路,明天前路滿希望,今天不要自殺feel。不過,同一時間,我心中想,有沒有搞錯,民主人權等了N年,竟然要再等下去,還要灰到、消極到自己無法找出路,要等運到,要等時機。

廣告

任建峰先生的說法,其實很有道理。現時的情況,真的不是民主運動的時機。如果只論香港內部條件,其實我們實現民主條件很豐富,司法獨立、廉潔、有比較有實力的反對黨、有一堆長期支持民主的核心支持者。唯一令香港沒有民主的原因,恐怕只因香港不是主權國家,在大國面前,香港太弱,不能叫價要求民主。

廣告

在這種情況下,任建峰先生的說法一點也沒有錯。既然中共強香港弱,令我們不能有民主,只能等適當時機。換言之,就是要等運到,等到時來運轉。等到中國高層有一天出現變化,開明派、自由派得勢,推動政經大改革,香港過程中得益。等到中國大陸突然有經濟、政治危機,令中共崩潰(支爆)。支爆後,假如中國大陸變成民主國家,香港就有希望有進展。假如中國四分五裂、陷入衰退,也許香港就有叫價要求民主可能,連港獨也可能。就算沒有經濟危機,中國經濟起飛,都沒有關係。等運到,等到中國經濟社會現代化後,教育普及、中產出現,人民知識水平提升,開始重視權利,挑戰政府。假如中國民權意識掘起,就會有利香港在大陸民主化時,實現政經改革。

不過,任生的文章有道理是一回事,自己想了想,卻仍有很難接受的感覺。我們香港人有條件有實力,為甚麼我們要那麼踐到今天還要等。爭取民主的那群人,爭取了那麼久,為甚麼等了5年、10年、30年還要等? 當初70年代80年代要求香港民主化的那群人,叫了數十年,仍要等,等到白髮都出來,退休都還要等。看到他們,又看看在等待的自己,看到任生要我們等,有種不甘心、生不逢時的感覺。為甚麼我們還要等條件更好?為甚麼我們要等運到? 自己的命運不在自己手上、自己無法爭取,卻要命運擺佈我們,為了「關鍵時機」來到我們手上,等那麼多年,好像充滿不由自主的感覺。

人權、民主,就是人的基本需要。我們竟然要等,感覺好像有人告訴饑渴的你,你現在未有足夠條件食,請你等一星期後食飯。一星期後,有人告訴你再等一星期。明天復明天,甚麼時候才可以有民主? 也許很多人願意等時機,忍多一會。我明白要等時機,但對不起,我真的很焦急、很無奈,我不想等。

突然想,那麼多人要港獨、要扔磚頭,也許我們不應怪他們,而是要怪迫他們一天又一天焦急地等待的政權。

我完全明白自己表達不滿後,現實仍是要我們繼續等待時機,一天再一天地等待。不過,也許遣責一下玩弄我們的命運,控訴一下這個迫我們等待下去的政權,再想想你有來生時,不會居住在一個要你等N年才有民主的國家是何等快樂,也未嘗不可。當然,遣責過後,仍是慢長的等待,再等待,繼續等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