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答香港年輕人來信:假如父母非常親共怎麼辦?

2019/10/7 — 13:2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你好,我是香港人。整個六月到現在我都過得不好。一方面是憂慮香港前景,另一方面是我不能跟父母和平相處。

我爸媽非常親共,我媽是大陸過來的,我可以理解。但我爸是土生土長香港人,比我媽更親共。可想而知,我反送中,他們支持修例。我覺得示威者的行動合理,可歌可泣。他們認為示威者是暴徒,警察很可憐,認為他們破壞香港。我們的立場截然不同,因此吵過架。我爸賞了我兩個耳光,我摔破了碗。後來沒吵過架,但我時不時聽到我爸大罵示威者,說他們勾結外國勢力,又要中共出解放軍鎮壓,大聲說香港只是彈丸之地,對中共沒有利用價值時就直接一國一制之類的。而我媽則認為香港人要聽中共,像澳門人一樣不理政治只顧賺錢就好。

我們的想法價值觀太大差別,導致我最近故意很晩才回家,目的就是不想再聽到我爸講的歪理。最近都這樣,回家見到父母我壓力很大,我想我大概是累了。請問我該怎麼辦?

廣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位朋友,如果在台灣,我會建議你搬出去,因為如果你已經成年,不應該不付房租,卻又不想陪房東看中天。但是,如果在香港,我說不出口,因為香港的房價,在14年內漲了420%,平均房價是3726萬台幣,在郊區12坪的公寓約2400萬台幣。如果你的月薪是2萬港幣,大約是8萬台幣,我不該希望你不吃不喝,花上300個月的薪水在買房。如果你月薪只有1萬港幣,那麼租金也得花去3000元,扣掉強積金、所得稅,再加上三餐花掉3000元、交通費1000元,你的開銷只剩下不到3000元。

廣告

算了,你還是住在家裡好了。

那麼,你應該如何面對這些家人?他們喜歡林鄭、愛看文匯報、擁護一國一制、認為言論自由是沒用的東西、贊成把「暴徒」往死裡打、希望警察把這些年輕人通通抓起來(包括你)?

你先告訴我,關於他們的態度,你不能接受什麼?是他們擁護港共政府?還是你想要讓他們跟你站在同一陣線,但是他們卻讓你失望?如果是因為擁護政府,你要不要把不同意見的人打二個耳光、跟他們吃飯的時候辯論摔碗?你應該不會。對於這樣的朋友,你會絕交就好;對於這樣的店員,你不再光顧即可;對於這樣的同事,你以後不會跟他一起同桌吃飯。但是,對家人,你覺得該怎麼辦?對於一般人擁護港共政府,你也不會大動干戈,為什麼對於自己家人你卻無法寬容?他們的言論,對你有什麼損失?

你靜下心來想想,其實沒有。他們就是這樣的人,對於民主自由毫不在意、對於有人傷亡毫不憐憫、對於政府威權百般崇拜、對於過去歷史毫不在乎。這些人不在少數,而且就是你的家人,除了微笑以對,你還能、還想怎麼辦?

想要讓他們跟你站在同一陣線?那不可能。你怎麼能夠要求魚會爬樹?這只有在高雄能發生,香港是不可能的。魚,就是不會爬樹,你不能要求爸媽放棄他們幾十年來的黨國思想、愛國教育,只因為他愛你。他們有自己的思維邏輯,而且會騙自己去接受他們願意理解的資訊,就算有錯,他們也會覺得是有心人誤導,絕對不會認為自己應該調整。

所以,你該怎麼辦?

你跟爸媽之間,不會只有政治。我也相信,除了政治以外,爸爸還是會關心你身上有沒有錢;媽媽還是會在意你今天有沒有吃飽。你不用嘗試要改變他在政治上的想法,因為已經不可能。你應該要做的事,是改變香港,讓新一代、願意明辨是非的年輕人,一起透過各種方式改變這個社會。如果在台灣,我會建議你盡量的對於政治冷漠的人拉票,至於在香港,因為你們無法投票改變未來,我只能說,be water,好好照顧自己,持續關心政治,讓火苗不滅,在適當的時機像野火一樣燒遍香江。

可以理解嗎?不要想著透過衝突可以改變爸媽的想法,至於他們要說,你就聽聽,然後繼續做你該做的事。你應該影響的人,是那些對政治冷漠無感的人,讓他們思考,而不是去改變那些以為已經思考過的人。因為他們都覺得自己智商157,你怎麼可能撼動他們的觀點?

放輕鬆,關心政治是一輩子的事,家人也是,不然我早就失手把我爸給怎麼了。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