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節哀不能順變

2019/11/10 — 15:50

十一月是大學畢業禮的季節,莘莘學子一年一度的盛事,而周同學這一輩子也無法參與;他始終都捱不過去,這一覺睡了就再醒不過來。

過往五個月一直發生多宗令人痛心又難過的事件,無數人受傷、被捕,還有那些石沉大海的「疑似」被自殺案件。記得早期抗爭階段,有人說過革命需要流血,有人死才能喚起真正的革命。最轟動的 831 事件,令大家深信太子站有死人,但沒有真憑實據下始終有人會保持一秒行車距離,未 fact check 的事不作事實。那今次周同學呢?他是第一位在示威現場附近受重傷後不治的人,儘管目前未能還原他墮樓的真相,他依然是被政權殺死的人命。也許他只是個普通大學生,而他也不過是一個大學生。為什麼他就這樣死去了?

你問我在抗爭路上香港人有沒有進步過?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有。不過,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香港人創意無限,創造了很多史無前例的新形抗爭模式,這五個月來不斷的進化,的確有目共睹。可惜,大家的適應力同時驚人,612 的 150 枚催淚彈,直到 101 的 1,400 枚。撫心自問,大家現在不會對催淚彈大驚小怪,是習慣和麻木的驅使。硬以《緊急法》推《禁蒙面法》之時,有一刻以為真正的時代革命終於來臨。可是兩天過後,一切如常。全民口罩淪為預約拘捕,全因響應的人實在太少。

廣告

五個月過去了。香港人,真正反抗未? 引用網上一句:「周同學恰巧不是你家人」,如果死去的是你的家人,你還可以在電話上看完新聞後,於社交平台上用幾秒打上一句R.I.P,然後繼續埋頭苦幹自己的工作嗎? 贖罪券易買,犧牲自我難求。

周同學能吹起香港人真正反抗的號角嗎? 我們可以節哀,但絕對不能順變。

廣告

作者 Facebook 專頁;作者 Instagram : yuyumhotline2_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