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簡敏儀:記港大 山上自由之城

2015/8/27 — 10:44

【簡敏儀,1997社科,1999哲研,牛津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九三年, 我剛進港大唸書不久,便哮喘病發,身體一時間適應不了西環的混濁空氣。那年mini在第三街, 每天返學要上大斜路,返到校園,已是上氣不接下氣,但天空卻是豁然開朗。港大是一座山上之城 : 有樹木 、有人氣 、有 main lib 傳來的書味, 也瀰漫著自由的氣氛:沒有誇張,這是我對港大的最初印象。

廣告

無論是由東閘或是西閘入,欄桿、 樓梯、 牆壁都掛滿了各式各樣的海報和宣傳單張。我喜歡看鋪在黃克競平台地下的彩色大字報,發叔有氣勢的毛筆大字,和同學們充滿力度的箱頭筆書法,有型有款地討論各種校園及社會的議題。那年的議題有:反對大專加費,釋放席揚,爭取學生代表參與新校長遴選、關注深圳玩具廠工人權益等等。

大學之美,在充滿可能性,讓人心開啟,無所不談,無所顧慮地探索各種物事。

廣告

那一年,我唸工商管理, 在中環恆生銀行總行當暑期兼職,同時間,參與了學聯和學生會的組織活動,也參加了幾次遊行集會,好像是為了反對大專學費與成本掛鈎。港大處於香港的心臟地帶, 由西環往中環,由中環再到旺角 ,再搭通宵小巴返西環,實在很方便。那一年,我感受到香港城市的脈搏,很覺得自己在實在地生活。暑假後,我知道自己不再適合做「銀行工」,便轉了唸社科。這一個轉步,成就了二十多年後今天的我,我現在仍是一個社科人,從事社科研究。

唸本科的幾年,中國快將接管香港主權,社會上熱烈地討論政改。九六年,梁振英來港大推銷臨時立法會,黄麗松講堂迫滿了人,同學、老師不斷質問梁,學生拉起橫額衝上講台示威,用大聲公蓋過梁的說話。第二天,我上陳祖為老師的政治理論課,他還以此事為例說明'legitimacy'對有效管治的重要性。那年我喜歡的課,還有吳俊雄老師的普及文化科,那時談傳媒的運作,新聞工作可以怎樣自我審查,香港的本土文化是什麼,九七後香港人的身份應怎樣寄託等。這些說來仍像昨日的事,現在已不用纸上談兵,而是每日心驚膽戰歷歷在目地發生著。

九七年七月一日凌晨時分,我與朋友在中環、金鐘一帶遊行示威,高喊「殖民结束,還政於民」。在時針指向零時那一刻,我們目睹當值的警員把帽子上的皇冠徽章撕下,然後貼上新的紫荊徽章, 我們還唱歌大笑那警員「換老闆」。那個年代,沒有水馬,沒有警棍,沒有胡椒噴霧,沒有催淚彈。 示威至天亮,明天又回山上之城上課。現在我的學弟學妹們參與學運和社運,比我們那一代人要付上百倍的代價和勇氣,我由衷欣賞和支持他們。

最近幾年往港大走走,不知怎的,總要流淚。西環的空氣比以前更加混濁,港大污雲壓頂,被強勁病毒入侵,香港已病入膏肓。港大人,豈能坐視不理,見死不救?請守衛我們山上自由之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