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簡體字幕的赤化問題

2016/3/2 — 10:50

TVB 由 2 月 23 日開始,J5 頻道的普通話新聞、財經,天氣報告與新聞檔案節目,字幕全部簡體。

TVB 由 2 月 23 日開始,J5 頻道的普通話新聞、財經,天氣報告與新聞檔案節目,字幕全部簡體。

2月22日開始,無線電視85台「高清翡翠台」正式改名為「J5台」,並在晚上8時半黃金時段播放普通話新聞,但竟然只提供簡體字幕,新聞中的人物名稱及圖表說明文字也全為簡體。無線電視的理由是:既然是普通話新聞,簡體字幕沒有問題;香港是國際都市,應提供各類觀眾不同選擇。通訊事務管理局雖表示已經收到香港市民逾萬宗投訴,但指出簡體字幕始終是中文字幕,因此沒有違反牌照條款。姓黨的《人民日報》海外版也發表標題為「繁簡之爭莫讓『亂花』迷了眼」的署名文章,指繁簡體非先天對立,「不應附有政治含義」,批評香港人「把繁簡強分優劣甚至當作身分標籤,只能說太過淺薄無知」,反諷香港人「應擁戴篆書甲骨文」。

另一方面,香港卻民情沸騰。23日,新民主同盟成員以及公民黨毛孟靜和楊岳橋到無線電視將軍澳工業邨廠房外抗議。毛孟靜表示憂慮正體字將步疆文及藏文後塵而被消失。名作家倪匡直指簡化字是「殘體」。浸會大學學生會更發表聲明,批評無線電視向中國大陸屈膝獻媚,要求立即撤回簡體字幕。

與此同時,無線電視行政總裁李寶安還隔空放砲,致函嚴詞斥責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李寶安斥責毛孟靜「漠視眾多說普通話、使用簡體字人士的需要,假如這不是歧視那是甚麼?」該信續指「毛議員是資深新聞從業員」,理應得知字幕改動等籌備需時,不可能是因為中國政府日前有表示而作出,所以「作出這類指控的人若不是外行,便是強行為我們扣帽子」。該信又稱:有關安排本屬服務提升,「但被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作為製造事端的藉口」。

廣告

一、主次之分

我認為:無線電視台J5台普通話新聞節目(以及任何中文廣播節目)原本應該同時做到至少以下兩點:(一)提供正體中文字幕語言選項,(二)把此選項列為字幕語言第一選項(亦即自動預設選項)。這兩點缺一不可。在此前提下,可以把簡化字(殘體字)列為字幕語言的其他選項。

廣告

例如:現在J5台晚上播放的《神鵰俠侶》(粵語及普通話雙語廣播)等電視節目,就是把正體中文字幕作為自動預設語言選項(語言1),而某些觀眾可以自行選擇殘體字幕(按鍵選擇語言3)。換言之,這種做法行之有效,在商業上成本極低,在技術上毫無難度。此外,人物名稱及圖表說明文字也應改回正體中文,固然不在話下。這種做法既可兼顧小眾,也可符合社會主流慣用文字,兩全其美。

況且,如果J5台當初真的一心一意想迎合小眾,那麼有兩點實在相當費解:(一)當J5台播出的普通話新聞被放到「明珠台」播放時,反而使用了正體中文字幕;(二)J5台近日播出的國語(普通話)台灣節目《別讓身體不開心》,反而使用了正體中文字幕,不使用殘體字。這種處理方法,豈非跟J5台廣播普通話新聞使用殘體字幕的做法自相矛盾?難道台灣節目是專門給「小眾」台灣人看?普通話新聞就專門給「小眾」中國大陸人看?按照這種思維邏輯,那麼大家以後看法語節目,是否都不用配上中文字幕,轉而直接配上法文字幕,準備專門給「小眾」法國人看?大家現在終於想清楚問題在哪裏了嗎?

需知道任何社會如以慣用文字來劃分,往往都有主流大眾與非主流小眾。無論從商業角度(在正常情況下),抑或從尊重主流文化的角度,電視節目本身(無論以任何語言廣播)一般都應該以主流大眾普遍使用的文字作為自動預設字幕選項,亦即在香港以正體中文作為自動預設字幕選項。其他字幕選項只是為了滿足特定小眾利益,絕對不應越俎代庖而成為自動預設字幕文字,更加不應成為唯一字幕文字。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基本常理。

在今天赤化益熾及「普教中」(以普通話教授中文)躍躍欲試之際,香港社會主流文化、價值、語言、文字,正在蒙受前所未有的猛烈衝擊和嚴峻挑戰,堪稱多事之秋。數個世代以來,香港人教育、工作、生活,都是以正體中文作為社會主流。正體中文保留華文的真善美,值得悉心守護與傳承。

近年來,中共集團持續通過各種軟硬兼施手段,試圖一點一滴改造香港人的文化、價值、語言、文字,其中包括催促香港人對簡體字由抗拒到冷漠再到接納。J5台的普通話新聞殘體字幕,恐怕正是整個計畫的其中一個組成部分。其他例子有如恆河沙數。

希特勒曾經說過:「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他還說:「凡是想生存的,必須奮鬥,不想奮鬥的,就不配生存在這個永恆的鬥爭的世界裏。即使殘酷,卻是客觀現實。 」如果我們不因人廢言,我們怎能無感?看著那些殘體字幕、人名和圖表,香港主流觀眾怎不錯愕和氣憤?

有人說:互動新聞台已有「粵語」新聞廣播配以「正體中文」字幕,如今J5台又以「普通話」廣播新聞配以「簡體」字幕暨人名與圖表文字,相當於兩者兼容並舉,同時迎合正體字大眾(互動新聞台)與簡體字小眾(J5台)的新聞知情權,究有何憾?

此言差矣!關鍵是:普通話(語言)與簡體字(文字)根本沒有必然聯繫。正體中文(文字)應該始終成為自動預設字幕語言,不因粵語或普通話(語言)而有差異。那些聲稱自己看不懂正體中文字幕的觀眾(其中絕大部分是中國大陸人),有權選擇簡體字幕,但不是倒過來要求一直熟悉正體中文字幕的社會主流觀眾「遷就」而只能看到簡體字幕。

此外,J5台不應該成為「小眾節目電視台」,有社會責任以香港主流語言及文字,為香港主流大眾提供節目。小眾可以選擇字幕,可以選擇語言,但不應反客為主。君不見那些外購的日本和韓國電視劇,都也是以粵語為自動預設語言,另行提供其他語言選項,並以正體中文為自動預設字幕。事實擺在眼前,怎能熟視無睹?

二、紅色資本

如果大家稱呼俗稱無線電視的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是「紅色資本」,那絕對不是「扣帽子」,只不過是說出了人盡皆知的客觀事實。2015年4月,TVB引入黎瑞剛成為新股東,亦即上世紀60年代成立以來首位中資主要股東。此股權變動已獲通訊局批准。

黎瑞剛是華人文化傳媒娛樂的掌舵人、中共黨員,曾任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市委辦公廳主任。他絕對「根正苗紅」,2009年曾經出任「三項學習教育」活動的領導小組組長,目的是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領導新聞工作,灌輸媒體「姓黨」的「黨性第一」喉舌思想,從來沒有「第四權」監督權貴的現代文明觀念。2015年1月,黎瑞剛當時還任職上海文廣集團黨委書記及董事長。4月,黎就突然成為TVB26%股權間接股東(通過華人文化傳媒娛樂投資有限公司持股),跟黎瑞剛關係密切的許濤獲委任為公司非執行董事。9月,黎以旗下的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MC)(由國家開發銀行、招商局中國基金等出資,最終均由國務院控制,並在2013年入主中國財新傳媒)和TVB宣佈與美國華納兄弟合作成立「旗艦影業」投資及製片。11月,黎表示TVB有需要推出全新內容,配合社交平台及手機應用程式,改變港劇「有點老、有點慢」的長期缺陷。無論如何,時至今日,紅色資本已經挺進香港免費電視市場,清楚反映中共集團針對香港電視媒體的赤化圖謀及具體行動。事實昭然,無從抵賴。

雖然TVB的內部決策過程並不公開透明,而且黎瑞剛與TVB主席陳國強的關係更加諱莫如深,但是這次J5台普通話新聞簡體字幕事件的爆發,早已有許多蛛絲馬跡,殊不尋常。

需知道2004年TVB首獲中國大陸落地權,利用廣東省有線電視網絡播出,但僅限於翡翠台(81台)及明珠台(84台)。每當中共當局認定廣播題材敏感,必定即時屏蔽,插播其他節目。近年,中國大陸推動電視數碼化,全國數碼電視已經覆蓋3億戶。TVB認為這是一個大商機,於是近年積極爭取數碼頻道落地權,企圖以高質素畫面重新吸引觀眾,不惜在內容方面「遷就」中共當局審查標準。這次在普通話新聞及天氣報告配以簡體字幕與圖表,正是進一步「遷就」之舉。據悉,J5台新聞部在籌備階段曾經討論過新聞字幕要用正體還是簡體,但是新聞及資訊部總監袁志偉不理會眾多主管反對,一意孤行,堅持使用簡體字幕,以致爆發這次爭議。

換言之,如果把共產黨、黎瑞剛、陳國強、袁志偉連成一線,既有黨的政策,又有商業動機,那麼J5台推出簡體字幕的原因也就昭然若揭。無論如何,TVB已經出現「離地」及「赤化」的雙重異化和畸變。紅色資本,傳媒覇權,一葉知秋,向下沉淪。

三、殘不勝正

簡體就是殘體,這種說法絕對不是李寶安所稱的「歧視」,而是具有充沛歷史文化知識的真知灼見。

(一)文字歷史演化的總體趨勢(容有少數差異)是越來越繁複,而不是越來越簡單,例子實在多不勝數。容若先生的《簡化字尋根揭底》一書舉例生動,值得大家一讀。換言之,甲骨文和篆書一字多義的情況,已在今天的正體中文大幅減少。姓黨媒體所謂香港人「應擁戴篆書甲骨文」一說簡直無中生有,不知所謂。

(二)簡體字的出現不是華夏文化數千年文字自然演化的結果,而是中國共產黨在建政後網羅一大批「文人」遵從毛澤東的旨意閉門造車,再由中共集團自上而下強制推行的文字改造政治計畫所致。整件事完全違反文字由簡入繁自然演化的歷史方向,正是當今黨媒所說的「附有政治含義」。

(三)毛澤東推動簡化字,由始至終只不過是遵循蘇聯老大哥的旨意,繼而以掃除全國文盲為「藉口」(當今很多華人竟然以為這是推動簡化字的主要原因,其實不然),發起一個從正體中文過渡到西方字母文字的「過渡階段文字改造運動」,亦即搞起類似所謂「新民主主義」的「新簡體字型」,準備類似所謂「和平長入社會主義」的「和平長入字母文字」。這就相當於把中華文字的象形、指事、形聲、會意、轉注、假借等淵源徹底砍斷,蛻變成一種比戰後韓國注音文字更接近羅馬字母的注音符號,作為未來的「中文」。後來,由於中蘇交惡以及各種窒礙難行的原因,至今還是停留在簡體字階段,因而呈現出一大堆東不成、西不就、半桶水、愛無心、親不見、廠中空的「殘體字」。

(四)簡體字被正名為「殘體字」,是完全符合客觀歷史事實。中國大陸人所讀的和所寫的,正是「殘體字」。這句話完全沒有「歧視」成分,而是實話實說,完全不涉及「身分標籤」,反而正好彰顯某些人對歷史和文字的「淺薄無知」。需知道,簡體字一直衍生許多不必要的歧義與含混。例如:「幹了老王後就乾了吧」,竟會變成「干了老王后就干了吧」,簡直不知所云,堪稱「殘賤垃圾符碼」,摧毀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文化載體和思想靈魂。

(五)在實際應用方面,我認為:如果文字溝通對象只是中國大陸人,而且文字在特定情景下僅具有溝通符號功能時,使用「殘體字」並無大礙。然而,如果文字溝通對象不只是中國大陸人,還包括港澳台及海外華人,又或者文字在特定情景下具有文化傳承及守護主流文化等功能時,使用「殘體字」絕不妥當。J5台電視新聞的殘體字幕,究竟屬於前者抑或後者?答案分明,無庸贅言。

殘不勝正,猶如邪不勝正。在智能手機普及的今天,在手機上比劃殘體字也可立即在屏幕上顯示為正體字,利用不同注音輸入方法也可顯示為正體字。因此,毫無文化根基與歷史承擔的殘體字已經越來越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應該及早掃入歷史垃圾堆,跟未來中國共產黨共同殉葬,忝為後世殷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