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粵閱寓言:石鏡.人鏡.心鏡,一則香港牛鬼蛇神的政治寓言

2019/7/19 — 10:22

反送中 6.12佔領中的持槍警察

反送中 6.12佔領中的持槍警察

閱讀寓言的通則:解讀寓言,並非放任自己的主觀,天馬行空式隨意亂入,因為寓言本身有它的結構,簡言之:「故事+寓意」。我們必須按照字面的故事情節,因果關係,角色類型等,與其所隱含寓意的連繫,作一分析。故事放在眼前,寓意卻於人人眼中不同,沒有絕對正確的答案。寓言富含遊戲性,帶出不止道理,更多是意義闡釋的多元性,打破歷來中文教育的死板僵化。

劉元卿〈山魅漆鏡〉粵譯

香港英殖時期,喺南邊港島北角七姊妹渣華道303號,有一塊石頭,平滑如鏡,有十米咁高。呢嚿石好似蘋果照妖鏡,山中一切嘅妖魔鬼怪只要經過都會通通現形,無方法避得開。

廣告

花無百日紅,時移世易,到咗中殖嗰陣,班牛鬼蛇神終於頂唔順,用油漆將嚿石塗到變做黑鏡,咩都照唔到。

自從鏡石閉目,山中鬼魅魍魎群空而出,唔再匿喺黑夜暗角,見人就打,搞到冇良民夠膽行過附近。

廣告

其實每個人都有塊鏡,可以照出鬼怪,令到佢哋唔敢現形害人。不過今時今日呢,就好多人自我審查,怕事怕人,仲為咗擦鞋塗黑埋自己塊鏡。最後咪佢哋自食其果,俾班牛鬼蛇神毒打囉!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有趣的是,冰要化為水,只要天氣熱到似香港,想來不必半日就化成一攤死水了。

〈山魅漆鏡〉寓言作者,明代劉元卿是文學家、理學家,更重要的,他是一位教育家。教育乃一國之本,公義者以其培訓獨立思考,極權者借為獨裁洗腦愚民。

劉元卿曾考功名,但因為文字不合當權者心意,差少少無命。後來他絕去走入建制之意,返鄉下不耕田,搞書院,紅過時下的補習名師,「負邁俗之志節,蘊濟世之經綸」,犀利到連皇帝都要求他出仕。

劉生寫過許多著作,其中寓言集《賢弈編》很受歡迎,他在序中即言:「抑人有言,道在糠秕,是以或罕譬而喻。」

簡言之,劉生認為要講道理,搞教育,未必要大條道理,大可以講講故仔,何必嚴肅,生動有趣先會有用。人類思維本是由「具體形象」到「抽象邏輯」,that’s why 小朋友要看童書,睇繪本,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要搞好教育,宣揚公義,我們不妨向前人借鏡。

(一)石鏡:監察制度的重要

〈山魅漆鏡〉有如一則香港政治寓言,短短數百字卻有多重意義,靠著一字撐起了整個故事的核心:「鏡」。

「鏡」向來是藝術作品常用的象徵符號,不論是恐怖電影的梳妝鏡,鏡中收藏了一個顛倒左右的世界,抑或以鏡呈現人世間的虛幻無情,都因循了鏡的物性,「映照」。

這則寓言,劉元卿則把「映照」的功能,導向照出妖魔鬼怪的真身,使其不敢作惡。這種映照,本身即是一種「監察」,能夠看清壞人的言行舉止,使他們無所逃避,如網民對魔警的起底,具有強大的威攝效果。

但當石鏡被塗黑,有如ICAC千年道行一朝喪,更不必說什麼監警會、問責制早已如同廢物。「記你老母」,無編號照樣叫你投訴,中方機構直接捐錢給警方等,「監察」制度失效,牛鬼蛇神通通現形。

(二)人鏡:邪惡之平庸

〈山魅漆鏡〉「鏡」的第二種含意,是人對自身責任、公民權利的自我放棄,這種人鏡的自毀,也是導致石鏡崩潰的原因。「政治冷感」,但政治無處不在,愈是怕事,愈有可能自食苦果。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最著名的詞,廣被引用,也相當適合用於今日香港:「邪惡之平庸」(the banality of evil)。

誰說做盡惡事的,都是處心積累行惡謀利之人?漢娜看見二戰殺害無數猶太人的罪犯,在軍事法庭以「打份工啫」、「只係聽上頭Order做嘢」為辯護理由時,她指出「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當人失去思考能力,沉淪於服從命令而毫無自省,就是罪惡之源,邪惡往往來自於平庸。

這種平庸,其實與學歷是不是毅進,有沒有讀過大學無關。君不見警察高層一樣醜態百出,絲毫不覺有何濫權之錯,也對公僕二字絕無自覺。

他們當中或許都有好人,或許都不是喪盡天良,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極邪惡的行為,卻源於不太邪惡但平庸之人。

(三)心鏡:道德良知是我們最後一道防線

文學巨著《1984》、《鼠疫》,值得在今日香港再三細閱。兩本小說都是直接針對極權統治創作,雖則故事不同,但兩者都顯露了一點,即人類面對專制、暴政的亂世,道德良知是我們最後一道防線。

劉元卿說,我們每一個人心中都有明鏡,足以照出牛鬼蛇神的真身,把他們的惡意消滅。如果沒有這種心鏡,這種人之所以為人的善端,則人鏡、石鏡都不會有建立之根柢了。

在這個時代還談道德良知,似乎有點天真得可愛。

但身在香港這一兩個月之間,當我們走上街頭,眼見後生仔和老人家並肩而行,即使冒著受傷流血,失去前途的危機,都依然高舉手中之鏡,攝下對方一切惡行。我們都能確切地感受到,心中之鏡,映照出彼此的道德良知,我們雖是個體,卻因此而互相連繫,成為整體。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此時此刻,我們更需要守護彼此的心鏡,堅守屬於香港人最後的一道底線。

(∞)你是無限解讀之一

閱讀作為「再創造」,你即是寓言意義的創造者之一。

劉元卿〈山魅漆鏡〉

濟南郡方山之南有明鏡石焉,方三丈餘也,山魅行狀,了了然著鏡中莫之遁。至南燕時,山魅惡其照也,而漆之俾弗明。自鏡石漆而山魅畫熾,人足掃矣。

夫人莫不有鏡能照魑魅,魑魅隱不皇矣,皇害人哉。雖然吾見今之人有自漆其鏡以悅魑魅者矣,其不為魑魅怖伏者誰夫?

皇:古同「遑」,此意為遑論,即不必說。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