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精算師的日與夜 — 港大人的選擇

2015/11/28 — 18:06

【文:紀文慧@精算思政】

星期五,又是忙到晚上八時才可以回到座位。看看手機,Telegram有幾百個未讀訊息。其中難得精算思政的光頭寫來,就點擊一下看看。原來是港大畢業生議會EGM的事,他說「告急呀。可唔可以揾你識嘅港大老鬼星期日十一點去開會!」應該是同一個訊息發給他所有朋友的。

我回他說,我不是港大的,只能儘量問問。

廣告

反正工作都做不完,還是週末再做吧。光頭很少找人幫忙,總得應付一下。我有樣學樣,發個訊息給我認識的港大老鬼精算朋友,算是交了差。

正想關電腦收工,手機震了一下,原來是Donald回我訊息。他是港大畢業,不過不是精算系—幾十年前還未有精算系啦。他說他人不在香港,去不到EGM。咦,但你常常週末都飛回港,可唔可以順便去一去?我問。接著他在Telegram寫了一句十五個字的廣東粗口。原來真的每一個粗口字都有正字的。

廣告

然後他約我今晚飲酒。喂,你人在上海呀,馬上飛回來都半夜啦。「頂,你我都喺屋企開支酒,我地FaceTime住飲囉。」其實也不是第一次這樣高科技飲酒。有一次大班朋友聚會,我一個人在北京出差,班衰人就讓我一面晚上趕工一面和他們FaceTime,然後在顯示我實況的iPad前面,拜神一樣的放了杯酒。就這樣他們飲了一晚,我就砌了一晚定價模型。

到了約定時間,開了日本威士忌,當然也是一杯自己另一杯放iPad前面。Donald上線,調好聲音角度,我馬上指著杯酒叫他「收嘢」。又是十五個字的粗口。

我問他甚麼事,咁好火。他自隊一大口黑啤—用FaceTime,聲音比影像早半拍,好似睇王家衛電影咁—然後歎了口氣,「唉,其實我唔係想鬧你同光頭,但真係走唔開嘛。同埋有咩理由次次靠我地特登返來創造奇蹟?上次已經特登請一日假飛返來親身去,今次EGM又話告急?啲人死哂去邊呀?」咁今次proxy手續麻煩咗,少咗好多票嘛。「所以我咪爆粗囉。香港邊一行最多港大老鬼?唔通係精算咩。剩係教協,本科加教育文憑都最少兩三萬港大老鬼,啲教師又唔使出差,你攞嗰度兩成都五千票啦,仲駛咩告急?究竟佢地做咗啲咩去動員?究竟啲港大人死哂去邊?」喂咁要問返你地,我又唔係港大人。Donald不理我,繼續講。

「聖保羅都講過,佢係一臺戲,等天使同世人睇。」Donald中小學都諗教會齋校,雖然不信教,但成日講聖經。「而家港大係一臺戲,老共同香港市民都睇住。老共要睇你班友係咪真係咁著緊自由,打到龍頭大學,其他就冇得守入哂局。香港市民呢,就知HKU舊生喺政商專業界都攞咁多位,自命天子門生。佢地都守唔住,香港人就知道唔駛再尊重佢地。港大有咩特別呢,又係一樣阿爺哼一聲就跪低!」

我見Donald講聖經,我也想起聽過的另一個聖經故事。大概是猶太人在波斯國給奸人陷害,要滅族了,但剛好有個猶太少女做了王后。她的義父叫她幫忙,不過她有點遲疑,因為王后問政都是有風險。

義父說,不要以為你在王宮就比其他人安全;還有,上帝一定會救猶太人,但到時你龜縮不理全族的事,就一定有報應的。少女結果選擇冒險救族人。

我不曉得上帝會不會救香港脫離極權的手。不過,假如香港有一天能扭轉今天的困局,到時香港人一定會記著港大人今天的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