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精讀版】衡量用赤納粹比喻時的考量

2019/10/7 — 17:59

9 月 28 日,有市民於銅鑼灣街頭張貼「9.29 全球反極權遊行」文宣。(立場新聞圖片)

9 月 28 日,有市民於銅鑼灣街頭張貼「9.29 全球反極權遊行」文宣。(立場新聞圖片)

前言

網上討論,其實已經好足夠,我唔打算繼續回應,不過見到好多人都話篇文太長,要求精讀版,用作傳播之用,呢個我可以做多一次。喺度,我先張貼返自己寫過嘅嘢嘅傳送門,同埋其他人嘅回應:

請立刻停止使用「赤納粹」比喻
回應返我呼籲停用「赤納粹」比喻所引起嘅疑問
盧斯達:討論「禁用赤納粹比喻」的各種理由
盧斯達對我回應的批評
盧斯達引用美帝教授的批評

如果大家有睇開我之前寫嘅嘢,其實我自己本身寫嘢,係粗口都無咩點寫的。上一次回應嘅時候,加入大量粗俗嘅比喻,甚至「花式摟屌」(套用盧兄回應講法),以謾罵嘅形式,針對之前批評者嘅言論,純粹係希望大家可以用最直接嘅方法,理解我嘅論點。如果當中有人覺得我呢個講法,係割席嘅行為,或者分化咗大家嘅戰意,係我玩膠玩過龍,喺度我絕對可以同大家道歉。

我好清楚覺得唔接受我觀點嘅朋友,極大部分都係同道中人,如果你地可以提出一啲有關赤納粹比較,喺德國可以走到咩教育路線嘅討論,我絕對歡迎。好希望大家可以繼續努力。

廣告

關於我:

小弟石賈墨,嚟咗德國就十年,德文 C2,有教德文,所以一開始有人聯絡我,想我幫手登報,我就做咗報館聯絡人,用埋自己個名做 ViSdP(類似刊物內容法律負責人啦),三次登報計劃,都有參與。我講呢個背景,唔係好似盧兄咁講係「社運 Profile」,一嚟我係一個普通工程師,並非社運人士,何來 Profile;二嚟我想話俾大家聽我嘅立場……就咁睇標題,好多人覺得我維穩,就唔睇落去……
我自己依家最重要嘅目標係:用盡所有方法,將香港同中共呢個議題,帶入德國媒體同政治討論入面,希望有朝一日,德國人可以明白同中共合作嘅問題,從而會改變對中政策。

廣告

因為登報關係,同呢邊傳媒人有傾開,自從瑞士報過一次「赤納粹」之後,我就收到好多德國傳媒人嘅負面評價。
大家觀察其實十分正確:德國人係左膠,喜歡反納粹專利化,唔能夠擺脫納粹陰影。對於上一代嚟講,用納粹嚟做任何比較,都勾起佢地嘅黑暗過去。我用嘅比喻,就係你傷心,都唔會講你傷心到好似你朋友死咗老母咁。德國同其他歐洲國家,仍然有納粹生還者,我自己覺得呢個比較,可以理解。就算你話提醒極權冒起,呢個字始終都對某啲人嚟講係敏感,呢個事實,大家都清楚。

我自己認為,contextual 嘅比較,絕對無問題,例如話黑警「曱甴」論,可以講,對比 Gestapo 同黑警嘅圖片,亦可以做,但係用「赤納粹」套落中共到,的確會引起好多德國人反感。

我呼籲大家停用赤納粹比喻,原因就係咁簡單:赤納粹呢個比較,惹德國人反感。

咁呢度就有幾個反對我嘅論點:

一。「中共之邪惡,比納粹有過之而無不及,唔將中共比成納粹,就係幫佢塗脂抹粉。」

中共喺新疆同西藏做咩,的確係納粹嘅行為。但係技術上嘅比較,就算精闢,都唔會幫到媒體報導同政治討論(有人話國際間鍾意呢個字,或者某啲國家唔介意,呢個有可能,我想集中講歐洲)。要比喻,可以用啲無咩爭議性嘅比喻嚟做,例如話黃之鋒講 DDR,香港新柏林,呢邊嘅傳媒就好受落。

二。「赤納粹係事實,唔講,就係德國人掩耳盜鈴。德國人對納粹認識有偏差,不能因此就唔講,不能只顧德國左膠感受。」

惹火言論,可以講,但要睇德國受眾反應。上面有講,德國人係左膠係事實,問題係大家都話要「解釋」俾德國人聽,「教育」德國人,但無人講可以點做。就算我肯解釋,赤納粹呢個講法,根本就入唔到政治語言嘅框架…德國呢個左膠國,你有無可能可以憑幾個香港人嘅論述,動搖到成個國家嘅政治取向?你斥責德國人左膠,對論述有幫助咩?

三。「我認識的德國人,好鍾意呢個比喻!好多德國人都成日講納粹,點解我地唔講得?」

我唔能夠代表所有德國人,但係我認識嘅傳媒人,都對呢個字避之則吉。其他國家有無正面咁報導呢個字,我唔清楚,德國就直頭無見過。主要原因,就係納粹唔屬於德國嘅政治語言。年紀輕嘅人互相交談,網絡上用語,當然充斥納粹用字,媒體同政治討論,所用嘅語言,自然又有所不同。講納粹,風險太高。
德國本土,當然都有納粹比喻,但亦非主流。例子:扣 AfD 帽子,媒體會講極右主義 Rechtsextremismus,但其實分類上,佢地係右翼民粹主義 Rechtspopulismus。其實納粹,本質就係極右,但德國人就係覺得納粹呢個概念敏感,所以棄用。
係,我強調多次,德國人就係一班左膠。依家德國真係近乎無真正嘅右翼政黨(呢個問題唔講啦),但係針對呢個事實,你只有一個方法:望佢膠多兩錢,收多幾個黃台仰、李東昇、劉霞、艾未未,擁抱佢啲左膠先,然後再慢慢咁講述中共嘅邪惡本質。有人認為我明知德國人認知偏差都咁做,唔正確。你可以咁睇,我唔要求個個德國人對納粹同世界局勢有全面認識,但係希望做到一個效果,就係講香港,講中共,佢地會慢慢有一個新嘅概念。呢個過程,非常漫長,亦要步步為營,講赤納粹,對呢個過程,毫無幫助,只會有負面影響。

呢度有人質疑,德國唔係主戰場,歐盟無用,認為英美比較重要,唔需要理會德國。但睇返中國同歐盟,德國嘅貿易量,其實德國同歐盟可以影響中國嘅潛力,可以靠得住美國。歐洲議會有通過動議,德國有好多政治人物表明支持香港民主運動,(詳細請睇完整版)當呢股勢力夠大嘅時候,德國國會就有機會可以審視中德貿易安排,但係一切都要回歸民主制度之本:德國人。只要德國人喺香港,中國呢個議題上嘅認知,可以再強硬啲,咁可能德國都會考慮切斷資助,反收購,拒絕華為 5G,甚至出 Magnitsky 制裁高官。目標係好遙遠的,但係正正係因為咁,我地更加要小心啲講我地嘅論述。重申:用赤納粹鬧中共,佢地唔會唔開心,但係倒咗德國呢邊米,就覆水難收。

最後,有人問,應該用咩字眼去形容中共?
攬炒巴就用「抗極權」取代「赤納粹」嚟做 rally 嘅主題。我覺得佢嘅考慮一定比我周全,攬炒團隊,喺今次呢個運動嘅角色,相信無人可以質疑。我要信領導運動方向嘅人,第一個信做到實事嘅佢。
極權、法西斯、暴政、獨裁,任君選擇。你認定係要赤納粹嚟比喻,加個反字,打個大交叉,客觀嚟講會比較好。但係我自己認為,點解一定要硬取一個字嚟比較呢?你話我怕事,擁抱德國左膠也好,我寧願用其他唔敏感嘅字眼嚟做文宣,好過冒險。

我希望大家考慮一下,赤納粹呢個字,喺香港,其他國家,可以帶嚟咩正面幫助,喺德國,又會帶嚟咩負面影響。如果最後決定係正面幫助大過負面,就用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