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紀念香港重光的兩點反思

2015/9/2 — 21:13

中國共產黨屬下的東江縱隊港九大隊(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港九大隊),並無正式對日抗擊作戰。這一點比較少人查究言明。時至今日,坊間竟然有人不懂歷史,一窩蜂走去推崇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抗日功勳,知慮淺薄,跟風起哄,令人費解。 (東江縱隊港九大隊1945年在香港邊界附近行軍情況,圖片來源:wikipedia)

中國共產黨屬下的東江縱隊港九大隊(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港九大隊),並無正式對日抗擊作戰。這一點比較少人查究言明。時至今日,坊間竟然有人不懂歷史,一窩蜂走去推崇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抗日功勳,知慮淺薄,跟風起哄,令人費解。 (東江縱隊港九大隊1945年在香港邊界附近行軍情況,圖片來源:wikipedia)

今年8月30日是香港重光70週年紀念日,意義非凡。1945年8月30日,海軍少將夏慤率領英國軍艦登陸香港,象徵英國恢復統治,成立香港軍政府,終結日軍3年零8個月恐怖統治。此後,港英政府將每年8月最後的星期一及之前的星期六定為重光紀念假期。然而,1997年赤化未幾,重光假期很快就被取消,令人遺憾。

今年適逢70週年紀念,香港本土意識逐漸抬頭,大家撫今追昔,重溫香港歷史,開拓人文視野,實屬難能可貴。40個民間團體合共近200人,舉起中華民國國旗,於中環遮打花園集合紀念香港重光。另有10多名退伍華籍英軍、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浸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張崑陽、本土民主前線及青年新政成員,以及本土組織時代思進成員梁繼平、李啟迪等人,親赴柴灣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出席重光紀念日悼念儀式,向當年在香港保衛戰中犧牲的軍人獻花。另一方面,中共外圍組織、14個青年制服團體、有中共背景的東江縱隊老戰士,合共約800人,在尖沙咀舉行「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巡遊」,充滿黨疼國愛的氣氛。

對於殖民地時代的香港重光紀念日如何在1999年後突然消失(當年只有梁耀忠議員一人投票反對廢棄紀念日),以及當時哪個國家在香港接受日本投降等事實(當年中華民國與英國最後達成協議,授權海軍少將夏慤代表英國及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受降),我已在今年5月的一篇文章中敘述,在此不贅,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閱覽。由此足見,中國共產黨正是導致香港人無法繼續以公眾假期紀念重光達16年的始作俑者,甚至企圖抹煞英軍、加軍及華籍英兵等合力血戰保衛香港,以及英軍代表蔣介石及英國受降而中共毫無地位等諸多歷史事實。對於這些事實真相,近日坊間評論多有提及,我就不擬深論,但願談談另外兩個比較少人關注的話題。

廣告

一、本土意識

回顧香港淪陷,紀念香港重光,不應只是懷緬前塵舊事,以及僅止於為保衛香港的軍人由衷致敬,更應全盤了解當年香港人根本無力自決命運的歷史困境,以及缺乏自決命運社會氛圍和主觀願望的歷史脈絡。

廣告

香港重光畢竟是機緣巧合的產物,也是中、英、日三國外交與軍事角力的結果,但卻不是香港人自己主動奮鬥爭取回來的成就。驅逐日軍、港英保港、排拒國共,以上三點實在缺一不可,然後才有機會促成戰後香港快速復原與邁向現代化,但是香港人根本對這三點無一能夠主導與自決,只不過是政治亂局下的被動棋子。

重光後的香港人其實相當幸運,得以享受和平紅利,但從未想過自決命運。因此,香港人逐漸培養出在「認命、避難、惜福」的前提下「自強、忍耐、逐利」的本土文化和時代精神。這種意識至少延續至上世紀80年代,導致當時香港和台灣兩地的政治運動和社會運動出現了不同的氣質和表現。一時之間,夏蟲不可語冰。及至近數年,兩地社會的啟蒙程度才逐漸趨近。這一點剛好也正是香港年青一代與中老年人的文化斷層。

時至今日,與其還要繼續陷溺於當年根本不存在的香港本土自救情懷(其實當年是宗親、鄉親、民族、反日情懷至上),不如反省過去不足,不要胡亂美化過去,反而應該擺脫奴性,打破緘默,積極培養今後保衛香港的本土自主意識。

回顧過去,畢竟在當年的「香港保衛戰」中,保衞香港對抗日軍侵略的,正是駐港英軍、華籍英兵及其他外來兵團,不是任何香港市民自主游擊隊。前者奮戰到底,但其主要目的不是為了保護一般香港華人的生命及安全(估計至少4000平民死亡),而是為了守住維多利亞港這個天然良港,防止日軍佔奪啟德機場及太古船塢以利日軍繼續「南進」作戰。在這場18日戰爭中,駐港守軍,不分國籍,的確英勇,但是畢竟以弱抗強,以寡敵眾,無制空權,早已注定功敗垂成。

需知道全球一盤棋,當時英軍保衛香港而抗擊日軍,不是為了愛護香港城邦民俗文化,而是為了固守英國在整個東南亞戰略利益。這些都不是作戰軍人當時需要知道的,但卻是英國整體戰略部署的重點。畢竟,當年除了少數華籍英兵作戰抗敵之外,絕大部分生活在香港的華人是沉默的受難者、侵略的犧牲者。無人相助,自助無力,相當淒涼。當然,還有為數不少投向日寇懷抱的所謂「漢奸」,那是後話了。

儘管當時香港的命運已經不是掌握在自身難保的中國手上,駐港英軍更加作戰失敗,回天乏術,但是今天論者絕對不可扭曲歷史而聲稱這是「香港人保衛香港的對日抗戰」,因為事實真相是「英軍保衛香港的對日抗戰」。今天的本土意識絕不應建立在錯誤的歷史知識上。

華籍英軍是為英國而戰,效忠英國,不是效忠香港或中國,這一點必須弄清楚。明乎此,才能夠理解為何許多華籍英兵不斷要求英國批准他們擁有居英權,才能夠理解為何於1941年12月駐港英軍向日本投降後,約160名華籍英軍表示自願作戰到底,先潛伏到廣西的英軍情報基地,被編成香港志願團,到印度受訓,再被派到緬甸與日軍作戰,亦即離開香港(離地)效忠英國抗擊日軍。雖然他們相當英勇,但是如果把他們吹捧為香港城邦建國或者香港獨立自治的圖騰或偶像,顯然虛妄無稽,罔顧歷史事實。

香港重光,說到底就是當年恢復英國對香港管治,絕對不是香港人形成獨立自主意識的開始,不可不察。今天正是要完成後者,路漫漫其修遠兮。

二、東江縱隊

中國共產黨屬下的東江縱隊港九大隊(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港九大隊),並無正式對日抗擊作戰。這一點比較少人查究言明。時至今日,坊間竟然有人不懂歷史,一窩蜂走去推崇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抗日功勳,知慮淺薄,跟風起哄,令人費解。

需知道在八年抗戰期間,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根本沒有真正抗戰,連「一分抗日」也沒有,我在先前文章已有詳細分析。(網絡五毛黨批評該文是「一派胡言」,但毫無反證,畢竟中共賣國卻是鐵證如山。)同時,以曾生為首的中國共產黨支部東江縱隊港九大隊,其他領導包括蔡國樑、陳達明、魯風、黃高陽、黃冠芳、劉黑仔等,於1942年2月正式成立,其隊員雖然身在香港,而且包括新界原居民、農民、學生、海員,並且主要在新界西貢一帶活動,但卻也沒有積極抗擊日軍,充其量只是有限度地扮演類似紅十字會那種救傷、轉移、營救戰俘、軍人及平民的角色而已,根本沒有武裝抗擊日本駐港軍隊,就連六七暴動那種真假菠蘿陣、火燒播音員那種層級的殺敵行徑都沒有,因此跟先前參與「香港保衛戰」英勇抗敵的英軍是處於完全不同的層次。

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主要作用,就是擴充人員,招攬新兵,逐漸從200人擴展到超過6000人;待英軍撤退,即時撿獲棄槍,建立地下組織,潛伏多年,同時為中共蒐集日本在華南、台灣、東南亞的軍事情報,從大嶼山到澳門及廣州層層上報延安;待日軍投降,接收部分武器,一切蓄勢待發。這樣聽起來,是否有點耳熟?到頭來,他們只不過沒有像中共八路軍般衝出太行山撲向東北與姦淫擄掠的蘇軍會合而已,反而一切聽候中共中央指揮,最後當然被勒令繳械,作為中共親英倒蔣的甜頭,港九大隊最後也捲旗隱退。後來,部分東江縱隊成員,成為了中共建政初期香港地下黨(新華社及港澳工委)領導的前身。

「縱隊」、「大隊」這些名詞只不過是煙幕。他們根本不是殺敵驅敵的軍人,本質上只是為中共服務的情報員,充其量只是比較英勇的救傷員和偷運者而已。如還不信,大家可以盡情搜尋網上資料,盡情閱覽有關書籍,盡情訪問老戰士,看看誰會告訴你:他打過甚麼仗、他殺死多少個日軍。了解這些事實後,大家還會上當受騙嗎?

根據《文匯報》報導:曾德平(東江縱隊創建者曾生之子)一邊哽咽,一邊回憶,「最讓他感動的」是當年東江縱隊戰士在香港營救美國飛虎隊隊員克爾的經歷,當克爾成功轉移到大陸後,東江縱隊的戰士一直悉心照顧他。一位12歲的交通隊小戰士,為了表達心意,在為克爾送飯時,送上幾顆糖。曾德平總結道:「通過這幾顆糖,中美人民感情融合在一起,使美國對中國共產黨軍隊有更深的認識。」看到這裏,大家還不明白中共如何「統戰」嗎?畢竟「最讓他感動的」,竟然是營救克爾?請問,在那3年零8個月,他們真是殺敵的軍人嗎?

畢竟,他們這些隊員不全是敗類,而且大部分也是壯懷激烈的抗日民眾。部分人心底裏真有強烈的抗日義憤,部分人是出於在日本鐵蹄下無可奈何的當兵抉擇,反正說到底,當時能夠在兵荒馬亂中能有穩定的軍餉養家餬口,已很不錯。但他們這些老戰士畢竟是情報人員、救難隊員,但絕對不是反擊日軍巷戰、野戰、山林戰、游擊戰的戰士!部分人或受中共政治意識形態及鬥爭思想影響,甚至今天更被中共政權利用,作為活生生的政治宣傳樣板,就已經完全脫離實際了。

總括而言,東江縱隊港九大隊只不過是中共大搞「三國志」和伺機全國奪權的先頭部署。在中共心目中,抗日是假的,情報是真的,救傷營救就是假戲真做,樹立國際名譽,讓英美大國覺得中共是有異於蘇聯而且值得利用的善良第三勢力。那些年,這些事,不是當時那些隊員和士兵的視野所能理解的。他們當中有人出於抗日義憤而加入港九大隊,不懂中共幕後陰謀,冒險營救和轉移人員,我是相當尊敬的。但是如果他們今天依然為自己在戰時為狡猾的中共蒐集情報而感到高興,或者在戰後大肆吹捧中共獨裁政權,甚至至今仍然相信「中國共產黨是中國抗戰勝利的中流砥柱」或者「東江縱隊港九大隊是香港抗戰勝利的中流砥柱」,那就是奴毒上腦,自我催眠,罔顧史實,值得警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