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紅色中文詞彙引介:別有用心、外國勢力、統一戰線

2016/9/27 — 13:35

【文:黃宇翔(中大國是學會會長)】

文字、語言為邏輯、思維的載體,政治更是如此,政治用詞往往代表其本身的價值觀、思維體系。語言,亦常被視為族群劃分的方法,要瞭解當代中國、當代的中國人,必先瞭解他們修辭方法,其中「紅色中文」的文法以及語境便相當值得注意。

紅色中文不代表語理低能、文法錯誤,不然也不會成功統治中國(至少在一段時間裡成功過),諸如「走資派仍在走」、「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我的第一篇大字報-炮打司令部」、「這是為甚麼」、「事情正在起變化」等著名人民日報社論便是人民琅琅上口的街頭口號、「鬥爭法寶」。即便是反共透頂的港人在修辭上也少不免受其影響(有甚者樂於做用這些修辭方法),便顯示紅色中文的無孔不入、滲透無處不作,若抱持反共的心態,那末我就認為您就更有需要以「知共」的心態釐清紅色中文的理路,對若干名詞的指涉明瞭,才能明白他的思維方法。筆者不敏,嘗試挑幾個在媒體常用的紅色詞語略作引介,供諸位略作參考,嘗試理解這些名詞用法及其背後的價值灌輸。

廣告

別有用心的本心是甚麼

—— 「別有用心」,常用於作敵我區分之用,如八九民運時,四二六社論的定調便有一句「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以形容策劃八九民運的人動機不良,是種簡單的「誅心論」,亦作了簡單的概念區分,即策劃者是敵人,參與八九民運的就是無罪,是「圍觀群眾」、「不明真相的人」。一詞之間,就作敵我區分,把事件定性為黨與策劃者之間的「敵我矛盾」以及黨和參與群眾的「人民內部矛盾」。

廣告

事實上,哪裡有動機純正、不良之分。尋根究底問問,那到底有沒有良好的本心?當然,從管治角度來說是必然沒有的,較溫和也只會是別有用心的相對-用心良苦。在紅色中文的語境中,就鮮有讚揚出發點良好的句子,說他者別有用心,就是為了製造矛盾,作鬥爭的輿論準備攻勢,指其用心良苦就例必附上認識錯誤,是要進行「教育」、再教育的準備。所以,看待「別有用心」例必需要看看有無附上後半句一併處理,常見的就是「廣大人民」、「多數人民」如何如何,代表批判與教育同步進行,是「胡蘿蔔加大棒」的雙管齊下的管治手法。但如果只是指責別有用心,而沒有「廣大人民」、「多數人民」,那就是只有批判,而無教育,是擴大鬥爭的先聲,而非平息事件的開端。以唯物辯證法的角度看,就是一分為二,就不是二合為一。

從矛盾論分析看外國勢力

—— 外國勢力,以毛澤東對矛盾的劃分,就是外因,而非內因。毛澤東對矛盾的認識在於矛盾的關鏈在於內因,而非外因。因為外因、外來因素是個常數,自古以來、盤古開天闢地以來就亙古長存,都是細小「亞洲村」、「地球村的」好鄰居,哪有一刻不存在,所以就是「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是正常不過之事。毛澤東底高明之處就在於並未把社會問題、矛盾視為外部勢力的影響,在認識上而視內部問題才是社會矛盾的關鍵,所以毛主席才會自信滿滿地說:「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如此底氣正是因為對內在情況有信心,不認為外因足以亂我中華也。

後來某些人心底虛怯,自「三信危機」出現就對內因失去信心,就無此底氣矣。於是就必須常拿外國勢力說事,把外國勢力的可怕誇大其事,以便掩飾內部矛盾的嚴峻,把視線轉移到千里以外、大平洋彼岸的世界裡,而這個因素又不能得到驗證,或具備否證的可能。於是就產生了這種現代「精神鴉片」,形成了「外國勢力」這個宗教,成為可敬、可畏,更可怖的存在,猶如揮之不去「達摩克利斯懸劍」(The Sword of Damocles)。而具有諷刺意味者,就是由「外國勢力特別強」而裂變出「外國月亮特別圓」的另一種極端心態,由自大而自卑,因自卑而自大,可悲亦可嘆,兩者本是一體兩面,成為另類的「對立,和諧,統一」。

統一戰線的沿革與變形

—— 統一戰線,新中國所以得天下的三大法寶之一(另二為「槍桿子裡出政權」、「農村包圍城市」的基層組織)。然而,隨時時間推移,中國共產黨由革命黨變成執政黨,心態由打天下變成治天下後,「槍桿子裡出政權」、「農村包圍城市」就成為隱性議程設定(Hidden Agenda),所謂「國之利器,不可輕易示人」,所以這兩者也就鮮有提及了,也不必多提。惟一流傳至今、念之在茲的就是「統一戰線」,更有「統戰部」之設,屬中國最重要的部門之一。

「統一戰線」是個工具,那麼它是服務於個願景、目的之下,那個願景、目的是甚麼呢?原本是為抗日,後為打天下,至今則為甚麼?大家可怕猜猜,暫按下不表,先講講其原理。「統一戰線」作為工具,第一定理就是「團結大多數,孤立極少數」,所以必須運用到「別有用心」、「外國勢力」這些概念,這兩者都是少數,而如何處理,則視乎是何等矛盾,矛盾在統戰原理中就分兩種,一是「敵我矛盾」,二是「人民內部矛盾」。從原理來說,「敵我矛盾」是要鬥爭之、不共戴天的;「人民內部矛盾」則是大原則下的細節分歧,是可以緩解,遲些處理的這個原理在打天下之中也是如此運用的。

然而,當今是治世,「統一戰線」的目的有所改變,統戰原理的區分則不變,所不同者在於原理運用的不同,究竟「敵我矛盾」、「人民內部矛盾」何所重?那麼就得視乎時勢變化而運用,好聽的說就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以唯物辯證法的角度看,就是「世界永恆在變化」的問題,因為共產黨對世界的認識在於「世界不斷變化」,所以原理運用、準則也隨之改變,所以統一戰線也是個在變化中的動態。

上文略對紅色中國略作引介,只是微不足道的嘗試,如有能者對紅色中文作整體的的分析,對其文字現象深入淺出,編成紅色中國辭典則善莫大焉。

 

作者簡介: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創會至今已經有四十二年,以「認識中國,關心社會」為宗旨,秉持「書聲出骨氣,國是寄心魂」的精神,認為解決問題當從發現問題、引介方法、整理國故入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