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應如何回應何君堯?

2015/5/7 — 11:42

「新界關注大聯盟」發言人何君堯     (圖: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新界關注大聯盟」發言人何君堯 (圖: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對於何君堯先生形容自己為「社會工作者」所引來的小風波,我看法如下:

1. 我對事情弄到要報警有保留。當然,我可以理解有人會覺得事件某程度上「好好笑」。但是,就正因為事件可能「太好笑」,反而有以下的反效果:

(a)事件給了何一個機會把自己塑造為一個受害者(大家不妨去看看何的FB page就「報警事件」怎樣回應)。他有沒有資格去擺這個姿態,我不評論,就讓大家自行判斷吧。

廣告

(b)這事情亦淡化了大家起初對何律師有意見的初衷,即他以「高高在上的律師」的姿態,怎樣在上週日當自己的所謂法律理據被揭發為薄弱時,狂妄地奚落、侮辱鄧小樺小姐。

2. 建制派的強項,就是小題大做,然後把事情無限地放大,因而方便他們的政治迫害工程。如果我們這邊都「玩」這個遊戲,只會把建制派平時在這方面的誣賴、荒唐行為合理化、正常化。

廣告

我懇請各位不要給機會任何人轉移視線。我們應該把焦點堅定不移地瞄準在以上1(b)點提出的議題上,而不要被其他瑣碎事令我們離開這個焦點。謝謝。

同樣地,我亦對去律師會投訴他及要求他被紀律處分有保留,因為我肯定如果這樣做,只會鼓勵一些人士小題大做,找些無聊事來投訴另外一些律師。這對法律界或社會上的言論自由(人基本上是有說無恥、賤格、粗暴話的言論自由的)絕對不是好事。

但何先生在律師會還有一個身份 — 他這位前會長現在還是律師會理事會成員。作為理事會成員,業界及公眾就絕對應該對他言論、品行的要求比普通律師要高,因為他是代表整個事務律師行業的其中一個核心人物。一個扭曲法律條文(但還在惺惺作態去罵他人為「一知半解」),並當眾要求一位女士在現場直播電視節目上說粗口、脫衣服而現在還再「加碼」去侮辱社工專業的律師,還有資格繼續做帶領法律界的其中一分子嗎?

所以,如果大家真的想「做些東西」,我建議不要花時間在報警或事務律師紀律過程上。最直接,最了當的方法,就是一人一信去律師會及何先生,要求他辭去律師會理事會的職務,直至他引咎辭職為止。

不要誤會,我無意亦無時間去再帶領一個在律師會內拉人下台的運動。我只是見到有很多人說想「做些東西」才有以上的意見。社會人士下一步想怎樣做,是他們的自由。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