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純粹以國家安全之名禁制組織,有違國際人權標準

2018/7/18 — 14:20

位於紐約聯合國總部的聯合國大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位於紐約聯合國總部的聯合國大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政府擬引用《社團條例》,純粹以國家安全之名禁制和平表達政見的組織,有違國際人權標準。

首先,載於《基本法》第 39 條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表達自由、和平集會權利和結社自由。根據公約第 19 條,限制表達自由須「經法律規定」,且為「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所必要者為限。

我們亦可參考相關國際人權標準。譬如《錫拉庫扎原則》訂明,政府「只有在保護國家存在、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免受武力或武力威脅」(原則 29),才可基於國家安全合理限制某些權利。而《約翰內斯堡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自由原則》亦指出,只有言論煽動或可能煽動即時暴力,而「言論與可能出現或出現暴力之間存在直接和即時關係」,才可限制被視為威脅國家安全的言論(段 15, 16)。換句話說,和平表達政見不為罪,言論涉暴力行為才可限制,且須出於必要,合乎比例。

廣告

倘若政府引用《社團條例》禁止和平表達政見的組織運作,除了損害表達自由,也侵犯結社自由。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曾於 1999 年香港審議結論,關注港府可引用《社團條例》不當限制香港市民的結社自由,並促請「香港特區應檢討該條例,確保公約第二十二條下的結社自由權利,包括組織和參加工會的權利,可以充分受到保障」(段 20)。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