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素人出戰區議會:淡泊地革命 壯烈地耕耘

2015/11/17 — 19:02

余太。攝:朝雲

余太。攝:朝雲

【文:朝雲】

14/11 上水 翠麗花園

約一星期前,一篇文章在網媒刊登,旋即競相轉載,廣傳網絡。作者叫米雪,題為《我的爸爸參選了》。

廣告

余生余太兩個素人,因女兒的不忍,付出和肯定,終於有像樣的正比。然而筆者卻悚然而驚。如此艱辛,卻如此默默無聞。從未聞媒體採訪過他倆,如非幸有千金,豈非埋沒苦心?

如是力求補過,尋訪二人。然而夫婦憂讒畏譏,如履薄冰。擔心貿然受訪,或會干犯條例,貽人口實,招致攻擊。余生終究婉拒訪問,余太則提議,不如選舉後才刊登。是筆者再三釋疑,希望在選舉前邀訪,余太才應允。她是余生決定參選的一半原因。

廣告

***

問:看令千金鴻文,你們兩位是因小見大,從關心自己的家開始。能否概述緣起?

余太:一切始於2010年,翠麗花園墮?。當晚剛巧是九一一後的凌晨,恍如大爆炸地砰一聲。趕到地下,居民圍住部?,?門已經損壞,好彩裡面的年輕人沒事。

但業委會很快就封鎖現場,不讓記者進去。我看不過眼,說我有權邀請朋友上樓;也敦促業委會應該向傳媒交代。

大家俾錢交管理費保養,為什麼會出事,當然要開主大會。但居然搞閉門會議,不開放予居民,只讓部分業主和代表入內。

結果住戶要再夾錢,每座數十萬,檢查升降機。我好嬲,質問當初的合約,明明包括風險保障,為什麼對方失責,還要再俾錢檢查?居民同感不滿,才終於作罷。

業委會原由兩個保守的派系主宰,但當時我倆根本不懂什麼派系。老公參選業委會當選秘書,看到文件,發覺真的問題叢生。

中標的價錢或高得離譜;招標的公司或互有牽連;其時主席更是管理公司的母公司員工。例如過去一份滅蚊合約要五千蚊,現在則千八蚊,完全逆通脹;最近還發現合約有免責條款,即使出事,委員和管理公司都不用負責任。

到13年老公當選主席,遇上70X線結束。當時上水出九龍的巴士,就靠這條線。他立即發信予業主,收集簽名。當然十九反對,但數目還不夠,於是走出街頭。一個月內,在上水收集過萬簽名,交給區議會。結果暫緩執行,及後重組成277E。

重點不在這些,而是在挽留的過程中,發覺北區是「一黨專政」。我們因此認識一班熱心的巴士迷,他們跟進改線後巴士去了哪兒。原來巴士抽調往粉嶺,去成全議員的政積工程。新的277E,還想過不經翠麗花園,在另一頭設站,配合另一議員「成功爭取」。幸好搜集過簽名,議員睇票做人,新線畢竟會兜來這兒。

從此我們明白,要爭取權益,一定要行出嚟,先可以保護到自己。

但自老公當上主席,便不斷受到攻擊。他是安全主任,監管工程係佢強項,流言便謂他欲指染工程。他試過自掏腰包,卻被批公費私用。於是支持他的居民,主動要求開會,堂堂正正申請公費,讓大家知道實情。儘管他始終沒有拿錢。

我則是公務員,不斷受匿名的電郵、電話騷擾,包括到部門投訴我恐嚇。我倆再沒有好日子過。

業委會的職位,由成員互選,本來明爭暗鬥的兩大派系,重新合流,擠兌老公失去席位。

7月31日,鉛禍爆發,我去觀察業委會和管理公司如何取水辦,結果被打,躺了四日醫院。

這類襲擊屢見不鮮,其實已非第一次。老公心口也被打過三拳,警方都是以資料不夠,或我們不是獨立證人,所以無從立案。

至於我入院一案,而家仲保釋緊。。。

問:(筆者忍不住打斷)係你要保釋?

余太:係。不斷續保到而家,完全唔知案件進展。

最新一屆業委會選舉,又出現懷疑做假的授權書。此後我們要求所有授權書,都要寄回影印本給業主,終於杜絕任何手腳。

繼續有獨立的業主,願意挺身參選,開明的一方終於板回劣勢,現在業委會為四對二的局面。兩大保守派系,各只剩下一席。然而他們搞出「流會」的對策。根據公契,須要五人出席才可以開會。兩人執意不來開會,便不能互選主席、秘書等職位。直到現在,所有職位依然懸空,一切事務都停頓。

屋企背後,實在有太多唔正常同黑暗,我和先生出來後,樹立了好多敵人。我受傷在醫院,一度半癱,落不到床,他很激動。對方權勢好大,警察也幫不到我們。他覺得要跳出這裡,才能繼續維護權益,街坊也支持我們,「試一試啦」。

唔係話要贏,而係要話俾人聽,我地係陽光下工作,我地講嘅嘢,做嘅嘢係見得人,就係咁。

問:你們兩夫婦是中產,本來不太理會政治,如何看自己的改變?

余太:我覺得老一輩的政治,依靠恃熟賣熟的關係,濫用人情。例如拉票就是握手、打招呼、套交情,根本沒深究對方,其實做過什麼。我不奢望上一代會變,但會對年輕人說,不要用耳朵去聽,要用眼睛去看,親自參與。爸爸媽媽的知識,未必及得上子女,年輕人一定要將所見所聞告訴他們,改變中國人的盲從附和。不過有年輕人回答:阿爸阿媽會鬧架。

另一方面,就係要將禁止圍標的訴求帶入區議會。制度上的問題,不能僅在自己屋苑就能解決,須要聯合其他屋苑,推動政府出手。

問:聽到你們宣傳,強調不黨不派,完全獨立,這問題一直有過爭論。有論者批評,這是遷就港人的政治潔癖。抗拒政治化,結果犧牲組織和動員能力。就像你們如斯付出,卻幾乎不為人識。如非令千金的文章得到注意,連關心區選的媒體、組織都不認識你們。

余太:我認為政治、政黨是兩回事,唔一定要靠政黨先能解決政治,政治就係我地嘅日常生活,就係我地身邊。

政黨要牽涉國家層面的爭論,但我們又未至於此,想集中於生活層面。而且到今日為此,我未見到一個政黨,係 stand for 香港人。咁我點解需要政黨?我嘅 partners 就係街坊。

(余太身旁的街坊搭腔:有啲人信佛,有啲人信耶穌。有左政黨,個黨有乜指令,成條村都要跟個黨做。)

余太:政黨其實是政治包袱。之前談到的巴士,就是某些政黨在瓜分資源,幫黨員造就政績。沒有政黨包袱,我們就可以統粹地收集簽名,走上區議會說:「我要番架巴士」。我地需要街坊 back up;而唔係政黨 back up。

問:最後的問題。你怎看女兒的文章?

余太:其實我喊過,今朝重睇再喊過一次,初時我們並不知情。她今年剛畢業,找到工,好忙,沒有特地去討論這些事。老公告訴女兒參選時,她很詫異,以為在說笑,好煩嗰喎,勸我們諗清楚先。

文章在網上刊出後,她才放到一家人的群組。我們好愕然,想不到 feedback 那麼多。

正如我個女話齋,我係電腦盲,唔識打字,先用手機打稿,再 send 去電腦 copy。所以對網絡冇太多寄望。但覺得個女大個左,好開心,好感動,好感激佢咁樣做。

***

註:區議會選舉北區鳳翠區(N15),候選人分別為余萬光(獨立)、廖國華(自由黨)、廖興洪(民建聯)。廖國華謀求連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