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審法院駁回襲擊案上訴 大律師引述朱經緯:由頭到尾只想執法,問心無愧

2019/1/21 — 11:25

朱經緯

朱經緯

退休警司朱經緯被控於 2014 年佔領運動期間,執勤時以警棍襲途人鄭仲恒頸部,去年年初於裁判法院受審後被裁定襲擊罪成,判囚3個月,朱經緯今天就其定罪及刑期上訴至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許可。最終,終審法院今日駁回其上訴許可申請,擇日頒布判詞,為官司劃上句號。

朱經緯早前已服刑完畢,今日未有現身法院。他的代表大律師彭彼得聆訊後在法院外表示,朱經緯對結果失望,但尊重法庭意見,「 他想市民知,他由頭到尾的出發點只想執法,佢問心無愧。」另外每次朱經緯案審訊時都有成員支持朱的「撐警大聯盟」,今日亦不見蹤影。

彭彼得

彭彼得

廣告

上訴許可申請今早在終審法院聆訊,由首席法官馬道立,以及常任法官李義和霍兆剛主審。

廣告

代表朱經緯的資深大律師郭莎樂陳詞時指,下級法院未充分考慮辯方的理據,即事主鄭仲恒非誠實可靠證人,而當日為鄭仲恒檢查的醫生於裁判法院作供時,亦無法確認鄭頸部的傷勢是由警棍擊打造成。郭莎樂又認為,下級法院不能只看朱經緯擊打一瞬,而必須綜觀案發的背景,即鄭仲恒在行人路上拒絕向前行,及曾呼喝警務人員。

辯方大狀:朱經緯無擊打示威者 要求發還案件重審

郭莎樂指,朱經緯當時沒有真的擊打示威者,而只是擺出姿態(posturing)。她反問,如果朱經緯當時非相信自己在行使警方職務,「他為何要打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郭莎樂強調,《公安條例》第45條訂明,警務人員可使用所需武力,以遏止任何他們在行使權力時遇到的抵抗,加上辯方認為鄭仲恒在事件中並無受傷,朱經緯當日行使的是合理及合法的武力。

郭莎樂認為,下級法院並未充分考慮朱經緯在案發時的主觀意圖,運用了錯誤的法律原則,要求將案件發還重審。

馬道立質疑辯方缺上訴理據:不過是無達致有利辯方裁決

不過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質疑,法院並無任何證據,證明鄭仲恒當時向警員呼喝的內容是什麼,裁判法院亦信納,鄭仲恒對警方並無惡意或故意停留。終審常任法官李義亦質疑,辯方的意思,是否鄭仲恒是因其「態度」被打,郭莎樂否認。

郭莎樂在陳詞中,批評下級法院未有充分考慮所有議題,但說法遭馬道立質疑,下級法院其實已經考慮有關議題,辯方只是不喜歡下級法院的結論,「你投訴的,是下級法院未有達致有利辯方的裁決。」

主控官麥禮士陳詞時則反駁辯方,指從呈堂影片可見,朱經緯用警棍擊打事主頸背時,事主已行經朱經緯身旁,朱經緯不可能是真誠相信要用警棍令事主服從警方指令。麥禮士認為,當時行人已依照警方指示前行,朱經緯對人群使用任何武力,均是不必要的。

高院判詞:朱經緯行為辜負社會期望 為下屬立壞例子

高等法院於去年9月駁回朱經緯上訴。法官黃崇厚在判詞中指,根據法律原則,即使有人相信或可能相信當時情況需要他使用武力,「法律也不容許他可任意使用武力達到目的。」黃官在判詞中舉例,此道理就如法律不會容許人向一個只威脅要揮拳的人開槍。

黄崇厚在判詞指,從案中證據可見,包括鄭仲恒在內的人群當時只是在行人路上穩定地移動,沒有不遵照警方命令的跡象,「更遑論作出具侵略性或帶辱罵成分的行為。」

黄崇厚批評,朱經緯的行為這樣的事情令市民信心動搖,不僅是辜負了社會期望,「更對其下屬立下非常壞的例子」。在考慮過證據及裁決理由後,黄崇厚認為原審裁判官錢禮的裁斷及結論合理,且有充分證據支持,定罪無任何不穩妥之處,故此駁回朱經緯上訴。

至於刑期方面,黃官亦在判詞中指,本案有公眾利益的重要元素,因此判處即時監禁在原則上沒有錯,加上法庭認為朱經緯沒有真誠悔意,故判處社會服務是不恰當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