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於想通了衝入立法會的意義

2019/7/2 — 13:24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我相信昨日全香港最多人問的問題,是示威者衝入立法會有什麼意義。七一遊行遇到不少同路人,大家打過招呼後,緊接就是問這條問題。

暴力場面給建制派口實,有損二百萬人遊行所集的部份民氣,「鬼」論全天候發送。但無論是我的理性和感性,都叫我站在雞蛋一方,都叫多想一會,不要輕言否定運動意義而加入指責行列,因為我知道那邊人已經夠多了。

經過十多個小時的思考,以下是我想到的幾層意義:

廣告

一、增加不確定性

佔領立法會大樓,是從未出現過的一次抗爭升級。整個行動以群龍無首模式進行,事前難以預測,但又在大家認為毫無可能的心態下變成可能。近於情緒宣洩的破壞公物,未必能令政府讓步,反而讓他們合理化所有鎮壓。抗爭者短期內蝕底無疑,但群龍無首行動力的展示,卻增加了政府應對抗爭的不確定性,間接提高未來管治成本。這次行動是一種質變,改變以往政府「估死你地最多喺咁」的簡單示威應對思考。

廣告

這次較激行為的意義,不在於要未來持續升級,而是讓政權意識到民眾有升級的能力和決心,兼在沒有單一主事者發動下,政府無從由源頭打擊。這份不確定性,讓當權者未來行事多了一分顧忌。想偷偷淡化警方暴力濫用,想有朝一日惡法重提,Scenario Analysis 都要做多幾十個,對公務員系統或產生一定作用。

二、以投票防混亂

若果大家聽到衝擊者與上前阻止的議員那段對話,大概能感受他們的激情與憤慨。我相信他們不是什麼「鬼」,只是一班單純而又充滿無力感的年青人。面對他們預了要坐十年八年也要衝入立法會的決心,面對他們說我們這些廢中廢老幫不了忙提不出更好方法的指控,我無言而對。

我們都想保護香港下一代,他們不顧後果不怕犧牲地衝入立法會的另一意義,是讓我們醒覺,要保護這班純真而比我們更熱血的愛港青年,在未來不需再挺而走險,是一定要提高投票率,用選票重奪議會,在制度上抗衡惡法,而不用年青人將前途押上,去為一班坐在冷氣間搖頭嘆息的大人去爭取。

三、一個也不能少

歷史上好多事件,要發生過後,才能看出它最重要的意義。

我認為今次衝入立法會行動的最最最大意義,在於退場時的一幕。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議事廳後,知道警方會短時間內清場,大部份人選擇撤走,但有四位死士堅持留下。我在手機 Live 中聽到在場人士的討論,撤走者認為應保存實力未來再戰,但尊重留守者的個人決定。但在大批人撤走之後,一批示威者突然再次擁入議事廳,強行把死士夾走,不讓他們作無謂犧牲。

《立場新聞》記者影著營救小隊行動的一幕,哭著訪問其中一位前去救援的後生女,為何冒著危險也要回去救人,女示威者哭著回應:「個個都好驚但係仲驚聽日見唔到佢哋四個,所以我哋先要一齊入嚟一齊走。」

這一幕,我睇到喊。到今朝我再一次睇,我都會再喊。

衝入立法會有什麼意義?我想了大半天,在看到這一幕那刻,終於找到終極意義。

事前大概無人能預計衝擊會演變出的這次救人事件,是對年青人最清晰最明確的宣示:我們一個也不能少。即使你已下定決心作個人犧牲,即使你要做儍事去突顯政權的冷血,我們這群理念一致的同路人,也絕不容許你這樣做。我們要齊上齊落,缺一不可。

或許,今次的抗爭升級,都不能讓政府讓步,更會被建制反將一軍。或許,我們六月集結的民氣,以至令選情逆轉的優勢,會就此斷送。可是,若這起事件,能令所有曾想過輕生的年青人醒一醒,明白就如昨日決定留守的死士,即使你覺得已經萬念俱灰,認為自殘是最佳個人選擇,我們也不會放棄你,已為這次衝擊賦予整個運動最重要的正面意義。

公物被破壞了,總能修補,而這程度的損壞,也不及無理 DQ 對立法會的本質性破壞,但人命一旦失去,是永遠不能補回來的。

從特首凌晨也要趕開記者會看,今日的輿論應該會相當一面倒。

今天,不是與藍絲辯論的日子,而是要鞏固泛民同路人的民心。

今天,香港支持民主的朋友們最需要的,是體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