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於打低一隻」

2019/10/2 — 17:03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城大編委報道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城大編委報道截圖

10 月 1 日,衝突中警員在不足一尺的近距離開槍射擊一名示威者,被實彈擊中胸口的是一名中五學生。盧偉聰當晚見記者,情緒好像還停留在度假的 long vacation 狀態,迷茫的眼神一如在豪華郵輪上遠眺加勒比海,對眼前的事件卻一知半解,支吾以對。他好像快要退休了,爛攤子,由接任人收拾好了。他說警方做法合理合法,又說槍傷位置是「肩膊」不是「胸口」;類似這些話連月來每天 4 點鐘都聽得到,都可笑,習慣了,已笑不出。

當然,還是有人笑得出的。我昨天就黯然退出了好幾個群組,這些群組原都不談政治的,組員或黃或藍,都守規矩。昨天卻反常地有人轉發槍擊片段,並留言叫好,印象最深的一句是「終於打低一隻」。我膽小怕事,害怕一旦回覆會引起罵戰,被指「美化示威者暴力行為」一定少不了;思前想後,只好退群。但那來自「終於打低一隻」的笑聲,卻是旁觀者發出最刺耳的笑聲,迴蕩腦際,令人難以釋懷。那笑聲,包含幸災樂禍、隔岸觀火、無動於衷、涼薄不仁、麻木怨毒。我天真地希望,無論哪一方陣營,不要把人命「都付笑談中」。嘲笑不能令殺人變得合理,被槍擊的畢竟是一條生命,絕對不是終於被打低的「一隻」。

「終於打低一隻」,「終於」一詞,透露出你多渴望有人被殺。好不容易才等到開槍這一天,是嗎?有了這一次的「終於」,就有百個甚至千個萬個的「然後」—「終於打低一隻」很快就要改成「然後又打低一隻」、「繼續打低一隻」、「順便打低一隻」、「不知為甚麼又打低一隻」……

廣告

「十八年華命太輕,無眠此夜最關情。淚流不為槍傷者,卻為旁觀有笑聲。」香港沉淪,是一個問題;香港人沉淪,是一個危機。看行刑,即使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估計連受害者或苦主本身都不一定會感到高興,是嗎?這是人性應有的、最基本的反應,不涉對或錯;當然,更不涉藍或黃。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