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於罷課了

2016/1/21 — 10:51

香港大學學生自發成立的「港大罷課大會」決定2016滴1月20日開始罷課,有百多名師生於港大黃克競平台參與集會。在「罷課明志」橫額前發言的是港大罷課委員會委員梁麗幗及梁天琦。

香港大學學生自發成立的「港大罷課大會」決定2016滴1月20日開始罷課,有百多名師生於港大黃克競平台參與集會。在「罷課明志」橫額前發言的是港大罷課委員會委員梁麗幗及梁天琦。

【文:陳為建 @進步教師同盟】

港大終於罷課了。這次罷課由非學生會的學生發起,學生會表示支持。罷課委員會參考了2009年加拿大魁北克省全省罷課的經驗,以參與式民主商討出來的。

廣告

2009年加拿大魁北克省新政府上場,大幅加學費。當時幾個大型學生組織都不打算罷課,只有一個細小的學生組織認為罷課是可行。這個組邀請其他有興趣討論的大學學生組織討論,400人便400人一起討論,600便600,慢慢地有更多學生組織加入,甚至原先排除罷課的大型學生組織都加入罷課。不過由始至終,同學的意見不是被代表,而是堅持每一位學生都可以參與討論。最後,罷課席卷全省,歷時接近一年。

今次港大的罷課由罷課委員會的幾位同學發起,採用了開放式討論,每次商討必須超過100人出席才能確認,商討時每人均可發言,而罷課宣言也是如此商討出來。魁北克省的經驗是即使集會學生人數過千,大家都尊重每一位參與者的發言。贊成和反對的同學分兩條隊排好,性別、種族和母語都會稍為平衡定排隊先後,希望發言時不會側重某方。大會有主持和調解員,同學發言時不可詆毀侮辱別人,否則主持和調解員會中止其發言,並請發言者道歉。

廣告

香港一直實行的是代議式民主,你選了代表出來便由他代表你去發言甚至決定重要事情。漸漸有些代表會擅作主張代表你決定一切,當你發言你的代表所做的決定與你的意願相違背時,那股憤怒真的難以形容。加上香港議會的畸形不平均分區比例制和講就有廣泛代表性實質不是人人有均等投票權的功能組別選舉,這樣與選民為敵的事情出現的頻繁,差不多在每一件議案都出現,就連發言水準之低也令人嘖嘖稱奇。

今次香港大學的學生以參與式民主去罷課還只是個開始,但已經給立法會內的很多議員摑了巴掌。香港的年輕人可以有這樣的能耐,我們的政府卻偏偏傲慢到連鼻孔都是朝天。魁北克省的罷課最後令省政府倒台,並且出現政黨輪替,而新政府也取消了加學費的政策。

不過,我們不要以局外人看港大罷課。魁北克省是真.民主政制,可以有政黨輪替。香港是「官到無求膽自大」的無恥政權,而「牠」的背後是一個騎劫了一個國家概念,只有你「用自己方法」「被自願協助調查」,卻不准「被輪替」的極權。這場仗,將會很漫長,請大家做好一切心理準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