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結果如何,我們都必須要向胡官說一句「多謝」

2017/3/25 — 22:29

胡國興

胡國興

【文:陳元敬】

寫這篇稿時,是特首選舉日的前一天。曾俊華「終極集氣」,萬人空巷,前呼後擁,史無前例。曾先生彷彿是近月才突然出現的政治明星,大家都無意深究他提出的23條是否跟2003年的一樣可怕;或過去九年當財政司司長,掌管萬億儲備時,是否有關顧基層人士,弱勢社群,力求收窄貧富差距,又有否落區了解民間疾苦等。對此我是理解的。小圈子選舉,加上大部份選委受「西北風」左右,香港人已經不寄望能選出賢能兼備的一位,只是希望選出的那位順眼一些,親和一些,和香港人近一些。什麼原則初衷,不要再提了,大家只是想未來五年過得舒服一些。偏偏曾俊華所到的地方,喚起了不少人對兩年多前一場大型群眾運動的記憶。當時參與運動的一班人正正就是堅持原則,不肯「袋住先」,當中有一些今日更成為特首選委,卻被群眾要求放棄原則,務實妥協,他們內心的掙扎可想而知。

剛好一周之前,我們團隊跟林鄭月娥見面,是最後一位跟我們會面的特首候選人。從前林太當發展局長時跟她曾有接觸,但今次會面感覺是怪怪的。平心而論,我並不感到她像其他人所形容的傲慢或霸道,她有問必答,一貫熟書,對政策瞭如指掌。我感覺奇怪的是整個過程。首先,她隨行的團隊陣容龐大,精英雲集,其他候選人無可比擬,卻沒有一位跟我們介紹林太的政策或施政理念。說得最多的,反而是林太的時間表,什麼時候才可以開始,甚麼時候必須要離開,若然我們覺得會面時間太短,可以再約,但又未有其他時間可提供;另外是保安,她隨行的保安團隊把會面地點周圍的每一個通道,每一個出入口,洗手間等都仔細檢查,駐守現場的保安團隊(並非林太的保安團隊)更一度認為我有責任要確保林太安全,我感到莫名其妙。

廣告

相較起來,我們跟曾俊華和葉劉淑儀會面是在他們的競選辦公室,跟胡國興(胡官)會面是隨便找一間咖啡店(他只帶同自己的一名助理)。討論過程當中,林太和其他候選人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她沒有嘗試解釋自己如何比其他候選人優勝,我們團隊應該把票投給她,她亦沒有主動了解我們對候選人的要求。整個過程我感覺像見特首多於見一名特首候選人。當然,林太也許真的不需要我們的票或者沒有想過要我們的票,會面只是禮節性。但我們作為選委感覺尚且如此,很難不認同林太跟普羅市民距離相當遠。

但退一步說,我們跟曾俊華的會面又何嘗有實質意義呢?不論曾俊華的政綱如何,往績如何,我們對他的訴求如何,他有沒有作出相應承諾,似乎都不重要了;民意和策略很大程度支配了我們的個人意志。這只是再次提醒我們,現有的選舉制度連小圈子也不如,即使只有1194名選委,他們亦未能公平地比較各候選人的政綱、能力、理念而作出最好的選擇,大部份受「西北風」左右,其餘的則是拼命抵擋那些「西北風」的影響。

廣告

但無論結果如何,我們都必須要向胡官說一句「多謝」。胡官作為退休法官,自然及不上官拜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的林太及曾先生般擁有強大的人脈網絡和政策認知,亦沒有政黨支援,在制定政綱,參與辯論,和拉攏各界選委支持時自不然處於劣勢,他卻能以其政綱和論述成功打動180名選委提名而入閘。一位71歲的退休人士,從競選初期連幾個政策局的名字也說不出來,到後期能與其餘候選人同台辯論,各樣政策範疇說得頭頭是道,更時有主動出擊,詞鋒銳利。

本來大可以安享清福,卻投奔這個刀光劍影,埋身肉搏的戰場,而且到最後一刻仍然沒有放棄。他的政綱,近乎成為非建制派拿給其餘候選人參考的模範。試想想若然沒有胡官的超越831政改路線圖,其餘候選人的政綱內或許連「政改」兩字都沒有,沒有胡官主張的基本法22條立法及收回150名單程證移民的部份審批權,這兩項議題不可能成為其餘候選人的必答題。撇開政治議題,胡官的社福政策和勞工政策都分別獲得莊陳有和工聯會部份主要人物的讚許。他落區的時候,雖然沒有大導演大明星,沒有前呼後擁萬人空巷,卻有街坊鄰里主動和他閒談,更有長者向他哭訴生活艱苦。上述種種,令我覺得胡官才是真正為香港人帶來希望,體現出不屈不撓,無私奉獻的精神。

還有10數小時,我的選委生涯便會結束,明天我會憑良心投我手上的一票。若然曾先生當選,我希望曾先生會受市民那份愛戴而感動,兌現他的競選承諾;若然林太當選,我希望林太能謙卑兼聽,重回過去她當發展局局長時的高民望。

祝願香港,明天會更好!

(作者是註冊園境師,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環境學系系主任,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