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對的言論自由和保障發言者,是公共領域的精神

2017/9/8 — 19:50

如果我們想要有真正的公共領域,就要接受不同的立場和觀點、甚至是令人感到極為冒犯的論述,在其中開展。這樣的公共領域,真正的重要性,在於營造一片容許不同觀點徹底對撞的空間。

維持這樣的公共領域,除了令公民有發言的渠道和鼓勵表達自我之外,更重要的理念是,相信極為不同的觀點若能被全面鋪陳,將有助個人批判地建立一己的觀點,促成社會對話 — 當然這是很完美的圖象。實際上,如何令得觀點開展,很取決於公共領域的設計。

但無論如何,絕對的言論自由和保障發言者,是公共領域的精神。有關言論自由的底線,當代社會的討論汗牛充棟,但經過這麼多年來的爭辯,除了hate speech(也要仔細定義)應該禁制,許多社會的共識皆是盡量保持最大的自由度。

廣告

社會上的「領袖」,如大學校長和政治首長,可以針對在公共空間裡的言論點評,但他們無權削弱他人發言的權利。當然,他們若批判一些公共領域內的言論,有其權力和領導性,但他們不是「預設」的思想領袖,言論是否合理,還得交由理據與理性去判斷,即使不合理,也不代表言論要被消滅。

至於言論「得體」(decent)和合適(appropriate)與否,雖然很易影響大眾的情緒,但除了互為指正、陳述理由外,也沒有很強烈的理由,去高壓地立即禁制所謂「不夠得體」或「不合適」的言論。反而可以去問的是,那些言論有沒有包含什麼觀點、還是只是空洞的陳述?不過話說回來,即使沒有清晰的觀點,純粹的發洩和情緒表達,應否被公共領域包納和消化,也是個不好答而複雜的問題,禁制不見得是straight-forward的出路,不應太快作武斷的結論,或利用權力作仲裁。以言入罪,是對公共領域極嚴重的破壞,不必讓這樣的局面出現。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