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望中尋找希望

2016/9/1 — 13:04

我2001年從澳洲回香港生活,經歷了2004、2008、2012及今年的立法會選舉。

在2004年選舉期間,港人整體來說都尚算懷着希望。對上的2003年,香港人以和平理性方式,靠群眾的力量擊退了政府當時惹人憂慮的《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草案。民主派在2003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亦贏了不少議席,而在2004年仍大致上團結。那時的香港雖然對董建華有怨氣,但對未來有盼望。

到了2008年立法會選舉期間,香港人對2007/2008年特首與立法會雙普選的希望已被人大常委會粗暴破滅。但同時,人大常委會在2007年亦承諾香港在2017年可實行普選特首而其後可普選立法會。所以,香港人縱使有點失望,但還對未來有憧憬。上述來看及各大民調顯示,2008年是港人對中國認同與政權信任的轉捩年,2008立法會選舉是在既有暗湧、但仍有希望的觀望氣氛下舉行。

廣告

不過,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氣氛就差得多了。2010年的政改爭拗使到民主派分裂,有非建制政團揚言要追擊民主黨及民協。同時,政府即將推出洗腦式的國民教育課程,學生、公民社會與政圈團體合力把它在立法會選舉前夕擊退。不少港人在2012年都是帶着守護香港的心態去投票,但始終非建制陣營的分裂影響了其選舉成績。

今日,我們還有三天就到2016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過往的四年,普選夢再一次被破碎。政權已不再理會和平抗議。一國兩制、人權、法治,一次又一次在口頭或實質上被破壞。梁振英與他的盟友以挑起仇恨與分裂來保持權力。非建制陣營碎片化。而選舉期本身更帶來政治篩選、參選人聲稱受到嚴重威脅、中聯辦干預選舉變本加厲等事件。在這場噩夢中,大家還有甚麼可以去關心、堅守?還有票值得去投?

廣告

就此,我只能這樣說。在1989年,東德人已飽受了好幾十年的獨裁政權欺壓。雖然他們的人民都從未絕望、不少人仍嘗試默默地參與政事,但如果在1989年6月有人對東德人說「你們年底會得到民主自由」,他們會嘲笑此是瘋言,還會因天安門六四屠城剛剛發生而擔心這說法會為講者與聽者帶來危險。但事實就是,東德人在1989年底突然因不少外來因素與一點自己的努力獲得民主自由。

聖經說:「主的日子必要如盜賊一樣來到……那麼,你們應該怎樣以聖潔和虔敬的態度生活,以等候並催促天主日子的來臨!」如果我們因挫折而絕望,我們在有轉機可能性前就已失敗。但如果我們在失落中繼續做自己的本份,到時局變時我們就能準備就緒,為有希望的未來鋪路。所以,縱使近年的一切摧敗,我們在9月4日仍有責任投下對抗極權的一票。不投票就是向絕望投降、投票才能凡事相信、凡事盼望。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