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望之中的希望哪裡尋?

2019/10/5 — 20:0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每一個人都知道,香港的民憤已是史無前例地高。

而香港亦距離警察殺人,或港版六四越來越近,甚至有人認為這事已在幾天前發生。

事情的緣由,或民憤的源頭,每個人都一清二楚,那是來自政府強推送中條例,以及之後縱容警方濫暴、濫捕和徇私。

廣告

政府面對民憤的方法,往往是反其道而行,進一步刺激民憤,而不是選擇去紓緩。他們的慣例是自信擁有無上的權力,只要不斷加壓,就能把一切壓制下去。

而另一方面,面對正視警方濫暴的訴求,他們則選擇讓警方更暴烈。這些又激起了更大的民憤,於是政府又再加強警力。事情就是這樣升級。

廣告

而到了今天,政府也到了恨錯難返的地步(如果有恨的話)。因為今天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難度很大,太多警員的行為都遠超當年的朱經緯,目前調查的代價沉重,警方的抗拒也會比以前更激烈,可能不止於要求張建宗「退位讓賢」。於是政府只會更為裹足不前,仍是訴諸舊法算了。所以對警察的各式條例都放寬了,連開槍也被放寬了,但也將會令獨立調查更困難了。經過了這三個多月的醞釀,我們已很難回到六月初之前。

我們看著一種歷史上不斷重複的格局。這如同有人說謊,就想不如用下一個更大的謊話去掩蓋;如同有迷債出事,就想不如製作更多的衍生工具去掩藏;如同有人被投訴濫暴,就不如用更大的暴力去掩住別人要求公正調查的聲音。但這類做法並非正途,因此結果凶多吉少。就算短暫成功了,也必然只是為日後埋下一個更大的炸彈。

理智和經驗都告訴我們不能對這個政府抱有信心,香港亦仿似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然而由於香港與我們是一個命運共同體,我們幸或不幸都無法置身事外。那絕望之中的希望,在吶喊以外,到底要在哪裡尋回來?可惜這一個答案仿若空中樓閣,並且已經飄浮得越來越遠。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