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望過後,就了解到為何堅持下去

2019/10/4 — 18:34

10.1 街頭(立場新聞圖片)

10.1 街頭(立場新聞圖片)

【文:社會失敗者】

早幾日,與朋友討論到抗爭,談到上一代人士反對這場抗爭,主要原因是他們認為抗爭影響到安穩生活;許多五六十後因為年輕時經歷了貧窮狀況,認為現今社會已安享太平,希望過著安穩生活,自然地就認為抗爭人士在搗亂社會,更冷酷的會認為,「要爭取的就自己爭取,不要影響到我們!」

上一代人士的立場顯而易見,而稍為有分析及思考能力人士就會回應:「兩個年代的人追求的皆不同,上一代所追求是安穩生活,而這一代人士追求的是公義與自由!」

廣告

而我這名身在其中的九十後人士,更了解為何這代要追求自己想追求的,亦因如此願意冒著生命危險,站出來發聲,對抗高牆!

自七月開始,我由政治冷感慢慢參與抗爭中,從七一遊行,到712,811,831,至101,期間參與了大大小小示威,當中包括輕微,中等至激進行動;由最初只是遊行,到後來於網上跟進行動資訊及了解示威情報,到最後親身參與抗爭中。透過種種情報,了解到公眾對政府及警隊的評價,到自身經歷了警隊「執法」過程,就明白到政府及警隊思想是如何荒謬及無理!

廣告

929,我與其他人於警總外的水馬以木板檔著水馬(阻止警察放橡膠子彈)。數分鐘後,警方開始以水砲車向天發催淚水,不幸地我走避不及,被催淚水淋中,只能慢慢走到後方,到路中心後有數名同伴以濕紙巾抹去顏料。但當時催淚水已開始滲入皮膚裡,已經非常刺痛,因此他們扶我到路旁休息,並呼叫救護員幫助。不一會兒,開始有救護人員到來,並以鹽水,酒精及皂水清洗身體,但刺痛感覺越來越強烈,有如烈火般情況。慢慢地我身體開始麻痺,全身開始發抖,但其他同伴及救護人員仍繼續清洗,不斷叫:「支持住,唔好放棄!」「有無人有紙巾? 」

不久,警方開始衝出,救護人員扶著我向後躲避,安全後再繼續清洗;當警方再到時再向後退,最後退到一個公園才安定下來,期間聽到無數槍聲,可見情況已越來越激烈。我們在公園躲了接近30分鐘,情況才穩定下來。

101,當時示威者與警方於灣仔天橋對峙著,防暴警察於天橋上留守,我與示威者於天橋前一百米設好陣形,因為有另一群示威者與市民困於天橋後被警方圍著,因此前面示威者做好陣形讓市民及另一群示威者逃出。期間防暴警發射催淚彈,而示威者亦投擲汽油彈,希望分散警方視線。後來市民與示威者逃走時,有不少市民被催淚煙影響而行動不便,不少長者,婦女,外藉人士因沒有裝備而行動緩慢,因此救護員及不少示威者上前協助市民清洗雙眼及指示離開。

當市民差不多逃離後,警方開始清場,有一隊防暴警於後方包抄拘捕,前方防暴警亦開始衝前拘捕,情況開始混亂。而我困於兩方警察中心位置,思考如何逃離現場。碰巧身旁有一位記者,我向記者詢問何處躲避,記者指示我到附近的大廈躲藏,因為那裡有其他同伴躲避!

我躲在大廈後樓梯間,上了幾層後發現其他同伴,他們開始分隊警戒防暴警有否進入大廈,同時亦搜尋大廈的逃生路線。最後我們一行九人於一條小路逃出,並透過居民幫助才安全逃至教堂。

以上抗爭經歷相信對許多同袍而言一點也不陌生,可能許多同袍的經歷比我更加驚險,更加悲情!但這卻反映了為何香港人面對槍林彈雨下,仍要繼續站出來發聲;即使明知於戰場上面臨絕望,面對生命剝削仍要堅持下去,這反映了現今一代所追求的不只是「安穩生活」!

自九七回歸後,香港表面上經濟繁榮,生活上越來越富裕,若然市民安於現狀,或者不會有太大不滿;可惜,如果從人生意義探討,就會看出社會制度的弊缺,亦可看出香港人(尤其新一代)對社會怨氣如何累積出來!

首先,隨著社會進步,社會大眾自然對每人能力期望大大提高,尤其對獨立思維要求更大幅提升;因此對教育制度更嚴謹,把社會經濟產業「知識化」,要求學生具高學歷及學術能力。因此社會風氣趨向培訓下一代成為「超能者」;隨之而來的,就是學生的學業壓力「爆煲」,最後造成過往幾年間學生自殺現象,不少學生不能抵受學業期望而選擇結束生命。最悲痛的是,社會對生命價值已經不再看重,當權政府更只敷衍了事,草率地交代關注學生的精神健康,會增加學校精神健康工作人手,這敷衍態度已令人積了不少怨氣。這議題是否與示威有所關連?沒有,但可以看出政府及社會對生命重要性是何以輕微!如果政府這樣漠視生命,相信不少人選擇玉石俱焚,付出最後氣力爭取想要的生活!

其二,自香港回歸以來,這政府多少次漠視香港人民意,漠視香港人聲音!從內地人單程證到香港引發對內地人不滿;多次大型建築(港珠澳/高鐵等)超支,浪費香港財力;以及地產商壟斷,帶起通脹以致貧富懸殊加劇,當中政府的處理手法相信已令市民累積不少民怨!

最後,自抗爭以來的警民衝突,政府再一次漠視市民訴求,警方於示威活動中的如何濫用權力,如何忽視生命,已多次於各大媒體中議論紛紛;政府多次包庇警方,縱容警方使用「最低武力」,相信政府與警方的「通力合作」,只會令香港人團結起來,即使失去生命亦只希望能爭取最後目標 — 公義與自由!        

多年以來,香港人之間隔漠越來越深;不論家庭,學校,還是社會皆充斥爾虞我詐;但幾個月以來,於公眾活動中經歷到同袍的團結,就如929,101時其他同伴的幫助,以及於商場裡看到大合唱,相信對比於日常工作時所面對的壓力以及社會隔漠,這些經歷來得更加寶貴!

我自稱為失敗者,因為我的確不能配合社會進步,只適合活於低下階層生活。如果我失敗於公義與自由的制度下,我甘願接受;但要我敗於公義蕩然無存的制度下,我寧願盡最後一氣,爭取應該有的生活!

作者自我簡介:希望過著平淡生活,當社會不能平淡,就會盡力爭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