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一個理由

2015/11/2 — 21:12

李國章發言,理據之貧乏,態度之輕佻,令人側目。( 圖片來源:中文大學網站 )

李國章發言,理據之貧乏,態度之輕佻,令人側目。( 圖片來源:中文大學網站 )

英國前上訴庭法官Sir Stephen Sedley畢業於劍橋英文系,六十年代蒐集英格蘭威爾士民謠出版,此後五十年,筆耕不輟,寫書評,寫論文,寫判詞,都風雅,都雋永,連Ian McEwan也說,他的散文,玲瓏精緻,不失含蓄,旁徵博引,深具史識。奇怪的是,他的雙手,幹練有力,不像文人的手,倒令人想到鐵匠鑄劍,錘聲鏗鏘,他的判詞,有時也鋒利如劍。論及言論自由之可貴,他曾寫道:

Free speech includes not only the inoffensive but the irritating, the contentious, the eccentric, the heretical, the unwelcome and the provocative provided it does not tend to provoke violence. Freedom only to speak inoffensively is not worth having.

這樣可誦的段落,幾有章士釗為陳獨秀辯護的抗直之風。章士釗少習柳文,晚年著《柳文指要》兩冊,陳獨秀危害民國案的辯護詞,竟隱然有河東先生筆意:「言論者何?近世文明國家,莫不爭言論自由‧‧‧‧‧‧一黨在朝執政,凡所施設,一任天下之公開評薦。而國會、而新聞紙、而集會、而著書、而私居聚議,無論批評之酷達於何度,只需動因為公,界域得以『政治』二字標之,俱享有充分發表之權。」

廣告

Sir Stephen Sedley對近二十年行政法的演變,影響尤深,在R v Higher Education Funding Council ex p Institute of Dental Surgery一案中,他指出,公共機關解釋決策的責任,有助決策者專注於問題的癥結( “concentrate the decision-maker's mind on the right questions”)。Sir Stephen Sedley的判例,一九九八年應用於香港,論及解釋決定之義務時,時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也有類似的觀察,他認同解釋決定的責任,能令決策者思慮周密,切中要害("it would impose desirable intellectual discipline and concentrate attention on the relevant issues")。

廣告

最近港大校委會討論陳文敏學術副校長任命的會議錄音,公諸於世,遭各方抨擊。李國章發言,理據之貧乏,態度之輕佻,令人側目,至於紀文鳳,更是混淆視聽,顛倒是非,分明是左報率先啟戰端,她卻指責陳文敏惹事生非,恐嚇校委。至今,以梁智鴻為首的校委會一直以集體負責制為由,拒絕解釋其決定,似是而非,李國章更無懼一錯到底,指自己光明正大。

倘若投反對票的校委會一早知道,反對任命陳文敏的理由,有日將暴露人前,恐怕自傲如李國章者,也會先理解phD和LLD在法律學術界的地位,再行判斷,紀文鳳亦不致尚未釐清事實,妄下定論。 給一個理由,原來有這樣的分別,Sir Stephen Sedley有先見之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