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兒子的信

2016/2/15 — 17:24

上年十月中的多個晚上,旺角彌敦道成為警民對峙的戰場。

上年十月中的多個晚上,旺角彌敦道成為警民對峙的戰場。

【文:乾隆皇】

親愛的兒子:

首先,我應該要對你說一句,對不起。

廣告

記得那天當你還在媽媽的肚皮裡,我對著你說:「生於這個年代,有一份責任」。我心裡知道香港是我的家,也希望是你的家,所以我跟你媽媽交代了數句,帶上少量裝備便往中環出發。

廣告

九二八那天,我看到的是警察向手無寸鐵的市民以警棍追打,向民眾發射催淚彈。站在前線的我,除了震撼以外,腦子裡根本轉不出其他的事。其後的數十天,每天的街頭抗爭不斷,而我也不停的告訴你和你媽媽,香港是我們的家,就算不能去直接參與抗爭,也要多想多看,不能做「港豬」。

十月的某一天,你的出生讓我們的生活忙得容不下其他事情,我們的生活只是不停圍繞著你來轉,每天只要你能吃得飽、穿得暖、睡得甜便足夠。雖然我仍有不停關注事態發展,但始終「仔細老婆嫩」,總要先照顧好家庭。我可以做的並不多,只能做一名「鍵盤戰士」,在同事或朋友圈子裡解釋雨傘運動的因由,政府施政的不公等等。

往後的一年,雨傘運動完結清場,平淡生活繼續。同時,看著你漸大,牙牙學語,老爸開始想要為你的未來設想:我一直以來計劃讓你在香港長大,希望你能考上老爸我一直為之自豪的學校,做一個識講識寫中文的「香港仔」。但這一年多的時間裡,無法無天的事不斷在香港發生:書店人員被失蹤、黑警仍未被起訴、胸部襲警、大白象工程不斷被強行通過、港大校委會被暴力任名、記者被打、高官以去旅行為由不出席TSA研討會、魚蛋事件、警察向天嗚槍等等。作為一個香港長大的人,我開始對這個地方感到陌生,但我仍未對這個家死心,因為我仍然對自己是香港人有一種自豪感,仍然希望你能在香港長大,考入老爸的母校,長大後能與老爸我一起分享這種優越感。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政府居然開始要中小學生學殘體字。可能是出於爸爸對孩子的緊張,那種震撼已經超越九二八當天看到的催淚彈。那一刻,我開始意會到我對這個地方已經不只是有陌生的感覺,她,已經不是香港…

兒子,對不起。老爸未能讓你感受身為「香港仔」的優越感了,因為香港已經淪陷於暴政之中。「生於這個年代,有一份責任」,但這份責任,老爸不願讓你負上。

 

平凡家庭的爸爸
寫於香港快要淪陷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