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在今晚民陣集會上一位心力交瘁的年輕朋友

2019/6/27 — 0:17

今晚民陣集會完場時,有位帶著黑色口罩的年輕人向台上大叫:「我唔係唔支持真普選呀!但你都要考慮咩係優先!」我為民陣義工,碰巧站在第一排,看得清楚這位年輕人的身體動作,甚至是隱若看出口罩下的表情:佢叫得心力交瘁,似乎真係好心傷,面又紅,身體都震哂。似乎佢認為,呢刻應該全力營救義士,而非要求真普選。

Jimmy 較早前用大台咪已講咗:「希望各位去野餐嘅朋友唔好俾蚊針,唔好俾狗咬。」似乎並不能挽回呢位朋友嘅失望。我只好向佢鞠躬。不過佢在朋友拍肩慰問下轉身走了,大概見不到。

我唔知點回應佢,反送中於我,從來都同真普選是同一個議題:政府數夠票就乜狗屎垃圾議案都通過,完全不用為人民負責任。但我的確感覺到他的痛。在這次運動,我有兩位師弟妹被捕了,也有朋友被捕;這男生比我的師弟妹還要年輕吧?我從他立場出發,心中最最急切的,肯定是想 make sure 我們的同伴免受牢獄。老實講,我連陳方安生的建議(示威者與暴警一同特赦)都有認真考慮過。

廣告

政府拖字訣,在運動停滯之時,我們再難以「不要 xxx」推動運動,因此必須明確定出爭取的目標,以免民意失焦。而 G20 峰會算時打開了缺口,讓世界再聚焦香港。但沒有確立香港的運動作為一場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國際並不覺得香港的人權問題比起新疆、西藏有優先性。這點民陣人權組副召集人黃奕武在集會上也說得很清楚了。也唯有這樣,港府才須向國際交待香港的人權狀況,才要考慮釋放義士以免受制裁。

這位年輕朋友(天啊,我才早生幾年怎麼已要用「年輕人」相稱),我希望你能讀到這篇文章,我希望你知道,在那一個時候,我與你對視的瞬間,我好似見到自己站在台下,向著鎂火燈中的自己大喊,我心碎了。而當我再追上時,你也不知所蹤。我也許有,也許沒有在警總跟你再相遇。

廣告

千萬保重。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