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攻擊「民主回歸」人士的一封信

2016/5/5 — 19:31

資料圖片:97回歸

資料圖片:97回歸

【文:林子健,民主黨中委兼組織部副部長】

明天(2016 年 5 月 6 日)筆者將會入院進行癌症切除手術,又適逢是「五四運動」的翌日。所以,希望趁著還有精神體力的時候,用最簡單的文字來回應攻擊「民主回歸」的政治新一代。

凡歷史都有處境性的,無論是談10年後或2047年後自決的人,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好有政治願景。正如俗語說「政治的事,一天都嫌長」,當您們提出10年或2047年後自決,這都反映了我們的今天政治現實叫「無力感」,只好將議題目標向前推進,以換取時間和空間來回應今天香港的政治困局。這種處境跟當時提出「民主回歸」有一點相似,大家都是一句口號,同是一種一廂情願的願景。簡單說,除了「港獨」建國方式外,所謂內部自決都是要從修改基本法開始著手。所以,提出內部自決的朋友,便無法逃避提出修改基本法作為爭取的基礎。

廣告

對於,不斷攻擊「民主回歸」的朋友,若你們不是對香港政治歷史的無知,便是刻意扭曲或錯誤詮釋「民主回歸」的意義。這句口號只不過是稻草人,因為「民主回歸」既可以是過去式,也可以是現在進行式,至於如何理解,則是任君選擇。對以攻擊「民主回歸」為樂的朋友來說,它的利用價值,也許是為了搶奪政治上的話語權與道德高地而已。我敢保證:用一般常識(common sense) 判斷,不管你們是支持10年後或2047年後自決,它都是一句口號。那時候50多歲的你們定必被20多歲的年輕人臭罵你們失敗與窩囊(假如中共仍然是一黨專政)。因為永遠後浪推前浪,而後浪裡,總有嗜血的政治鯊魚要借前人的肩膀表現自己的政治智慧。所以,你們今天所造的、所喊的也是虛空的虛空,是活在自我中心的政治幻象,成為減輕大家劇痛的政治鴉片。

至於「港獨」這個議題,更是中共的政治藝術,是納入其中管治議程的一種選項。早在九年前,中共已指責現在的傳統泛民是在搞「港獨」。試問中央不借此搞二元對立,產生敵我矛盾的危機,轉移爭取民主的視線,她們又怎樣可以維持管治的合法性呢?這可算是獨裁者慣用的技倆。

廣告

讓我們看看九年前《爭鳴》的評論。作者是艾克思,題為〈北京搞分化,考驗香港民主派〉,刊登於2007年7月《爭鳴》的港事論壇,其部份內容指:

北京利用官員和御用學者打擊傳統民主派,列出所謂不愛國、乃至「賣國」的「四類分子」,主要打擊公開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支聯會,如司徒華,與同外國民主力量有廣泛聯繫的政治人物,如李柱銘、劉慧卿,各種批判文章鋪天蓋地而來。香港土共更點名司徒華、李柱銘、劉慧卿是「秦檜」。……在「還政於民」的口號上。不論是北京官員還是香港土共,都認為這個口號太刺激北京而被認為是「港獨」。

原來「還政於民」,竟然可被土共詮釋成「港獨」?!可想而知,最想製做「港獨」成為議題來維持政權的合法性,反而是土共本身,這可謂賊喊捉賊。

大家試回想,如果沒有「港獨」之父梁振英在去年施政報告上為《學苑》的「港獨」論述大肆宣揚,試問又怎會成為今天香港熱哄哄的話題呢?事實上,不管是中共的國家民族主義或香港城邦論,又抑或是「港獨建國」都只不過是偽命題,最讓人擔憂是民族主義的思想往往是狹隘,並令人陶醉於民族、文化自大,藉此保存她們在社會裡的正當性和正義性。無奈是,這種獨裁政治的手段,才是真正在蠶食香港人抱有普世價值的本土意識,以及消滅我們的公民意志。

在本文內的照片是民主黨在2000年出版的一本文集,當中選輯了自1999年一月至2000年四月期間的文章,如今再閱讀一次,實在唏噓不已。筆者認為在三十篇文章中,尤以馬嶽教授和張炳良教授的文章最有前瞻性。所以,若有朋友想繼續以「民主回歸」攻擊傳統泛民是絕對可以的。然而,衷心勸說大家一定要認真看書,了解近三十年香港政治歷史的發展,避免累己累人,誤人子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