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醫生老婆的信

2015/5/20 — 11:17

【文:IT 人老公 (杏林覺醒讀者來稿)】

「老婆,你收到醫學會寄來的信未呀?」「未呀!」這個問題最近幾晚在我和我老婆之間不停重覆。我知道每天都問同一條問題有點煩,但錯不在我,錯在醫學會企圖輸打贏要呀!

在之前幾個月,醫學界的立法會代表梁家騮議員跟醫學會都已經各自對 831 框架下的政改方案做過一次民調,兩次的結果都很一致,就是大多數醫生反對「袋住先」!可是,醫學會主席史泰祖醫生因為本身支持政府的方案,所以醫學會不顧政府方案完全緊跟 831 框架,在客觀環境沒有任何改變的情況下再做一次跟之前一模一樣的民調,企圖翻盤。短時間內做幾次相同的民調,難免令很多醫生覺得很煩而放棄交表,畢竟每天工作已經很忙,post-call 也只想休息一下啊。但如果很多醫生都嫌麻煩而不回應,醫學會就會動員自身的網絡去壟斷回應,騎劫業界意見,令之前兩次的民調功虧一簣,並製造醫生轉軚支持「袋住先」的假象!

廣告

老婆,我也知道你向來不太關心政治,但這次真的絕對不能讓醫學會的奸計得呈。如果說,妳那一屆的醫生是香港近代最慘的醫生,應該不算太誇張。你畢業於沙士年 (編者按:即2003年), 你班上就有很多位同學在 8A 病房感染沙士。記得當年早在沙士還未命名之前,有一天妳打電話跟我說,原本今天要考試,昨晚對面房的同學過來溫習,但當時她已經有點發燒,結果她今天就給送進隔離病房了。你害我擔心了多久你知道嗎?但更重要的是,別忘記沙士襲港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隱瞞疫情。十多年過去了,如果今天中國再有疫症爆發,資訊能夠流通嗎?看看記者高瑜的經驗,相信結果都顯而易見。如果中共不准香港政府洩露消息,香港政府敢做好防備工夫嗎?在現行制度下,香港政府是服務香港人優先,還是服務中共優先?我不能不擔心啊,尤其是妳的專科還是跟謝婉雯醫生一樣的呼吸系統科。

沙士之後一年,經過實習,妳終於正式成為醫生了。可是這年前後發生了兩件事,跟妳都很有關連。第一,是醫管局因經濟不境,扣減新入職醫生的人工,令到妳那年入職的醫生的人工比之次跟之後幾年都低很多(如果計入調節通脹的話,相信是近二三十年人工最低的醫生)。第二,是政府要求兩間大學的醫學院扣減醫科生學額。兩件事相加,實際造成的惡果是近幾年的醫生人手嚴重不足,人才流失。目光短視如此,這個政府有以香港人的利益為優先考慮嗎?

廣告

有沒有真普選,對妳來說或者是一件很不貼身的事。但真的是這麼不貼身嗎?妳每天都投訴,看門診的病人越來越多,無理取鬧的病人也是越來越多,人口質素每況愈下,其實都是政府欠缺長遠人口政策及移民政策的後果。再者,妳手上的病人當中有不少是在國內醫得半生不死回來給妳執手尾的,國內的醫療水準,妳應當有第一身感受。如果香港政府的政策繼續向國內傾斜,難保有天國內的醫生不會向妳們的職位入侵嗎?

今天的香港政府是完全地漠視香港人的權益。最近的港視事件就是一個好例子:香港政府用香港納稅人的錢去告香港電視為了不讓香港人看電視,這個邏輯我真是理解不了。爭取真普選,歸根究柢是要建立政府的良好管治,以香港人的利益優先,對市民問責。可是,政府的假普選方案非但不能改善管治,而且以假當真的先例一 開,更是後患無窮。假普選好比假藥,比毒藥還要差,我相信妳絕對不會要病人「食住先」。


說了這麼久 … 老婆,其實你收到醫學會寄來的信未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