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阿仔的信

2015/7/3 — 8:14

阿仔:

這封信,你今天應該未能看得明白。希望媽媽能把這封信收好,將來到你長大後再給你看。

首先,爹爹要再一次向你道歉。你今個星期三、四都不用上學,本來我應該用多些時間陪伴你。但你這個爹爹竟然在星期三完全失了蹤去遊行、擺街站,不能與你去九龍公園與你的朋友仔一起玩。到了星期四,爹爹雖然是與你在一起,但我仍花了不少時間處理很多與參與社會運動有關的短訊,因而時常「人在心不在」。到了今晚,我又不會回家與你吃晚餐,因為爹爹要與十幾個社運團體一起開會,使到我星期六早上又可能不可以如常六時多起床,帶你去踢澳式足球。

廣告

對於這一切,爹爹十分抱歉。在大概2013年三月,當你還是三歲時,我的工作十分忙碌。為了爭取在大型國際律師行升上做合夥人的機會,我時常早出晚歸、而且周末都時常在家工作。那時,你對我說:「爹爹,我不要你了,因為你永遠都只顧工作!」對於從小就基本上沒有父親在身邊的我來說,你這句說話使我領會到原來錢是賺不盡的,因為能夠好好的看着你成長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放棄了當時的工作,在2013年十月轉了去一間規模偏向是中型的國際律師行做合夥人。這份工很好,所有的同事都很好,而最重要的就是,我大部份時間八時十五分左右上班,而七時前又可以下班(阿仔,你記住要多謝與爹爹共事的哥哥姐姐,因為他們很幫到手,爹爹才能在那時段下班)。這確保我能回家與你吃飯、玩遊戲、讀故事給你聽、及在你身邊陪你入睡。到了周末,我亦不需要工作,可以陪你去玩!

廣告

但是,上天總是有祂的計劃。當我以為可以穩定下來,過着平淡的中產生活時,一位名為林新強的叔叔為爹爹的生活帶來巨變。你曾經問過:「林新強是好人還是壞人?」老實說,無論是當時或者現在,爹爹都不懂得回答這個問題。

事實上,爹爹自從牽涉到林叔叔的事件後,的確又再忙起來,與你、媽媽、嫲嫲及Papa Bob(即筆者繼父)一起的時間又少了。縱使你媽媽的堅持確保我大部份時間都是每個星期只能出去一晚、周末又盡量不能出去、電話短訊又不能看太多,但爹爹與你們一起的時間始終都是比轉工時預料的少了很多。每一次我要為社運事務出去時,你總會擁抱着我,說「爹爹,我不捨得你!」其實爹爹都很不捨得你!

幸好,你從來只有問我為甚麼要外出,並沒有問我為甚麼要做這一切社運工作。因為我根本不會懂得怎樣去回答你。當然,我可以說,「是為了你的未來」。這答案既簡單,聽下來亦很「偉大」,表面上實在是十分了不起!

但是,這答案又不一定是對的。在當下的香港,「為了你的未來」可能反而應該是只顧努力賺錢,然後盡快回去澳洲(而無論如何,媽媽都仍然可能希望你長大一些後去澳洲讀書)。想來想去,可能與事實較為接近的,就是爹爹希望為你做一個榜樣。我希望你長大後能明白甚麼是對與錯、甚麼是不平則鳴、甚麼是與基督一起行苦路、甚麼是面對困難仍勇往直前的魄力。

又或許,這一切都只是藉口。可能,爹爹只是一個任性的人。或者,就像有時在你身邊陪你入睡的時候播的一首歌的歌詞一樣,爹爹只能說「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阿仔,爹爹愛你。希望你長大後會明白爹爹現在做的一切。因為,老實說,就算爹爹都不完全明白自己現在做的一切。

任建峰
一位不稱職的爹爹

2015年7月3日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