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香港警隊的公開信

2015/5/11 — 21:42

智障男被屈殺人犯,警方說程序無錯,故無須道歉及無人要負責。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輕描淡寫的說:「警方一向抱着尋找真相的精神,對所有案件都本着專業精神,適當地處理。」完全沒有道歉的意向,這樣的態度簡直是對受害人及其家屬再一次的傷害!

我們的警隊發生什麼事了?!

是的,凡事總有出錯的可能,錯了,立即認了及道歉,這是常識吧!

廣告

拉錯了人,向受害人及其家屬道歉是應有之義,立即作內部檢討才是負責任的態度。何況警方拘捕疑人時,疑人的親人已經表示疑人智障,警方仍然按一般的審問程序處理,這難道真的沒有檢視的空間。

昔日警務處處長鄧竟成因為經常代表警隊為失誤道歉,因而被戲謔為Sorry Sir,但再來看看今天死不認錯的情況,在對比之下,鄧竟成的英明(其實是理所當然)就立即顯示出來了。曾經有說,鄧的軟弱風格令市民看不起警察,真的如此嗎?你看看由曾偉雄的強悍作風為警察在香港市民的心目中留下了怎樣的形象?!

廣告

在智障男被屈殺人犯一事不久,網絡上出現了這樣的一幅相片:一塊生豬肉蓋上警徽。我看了之後不禁慨嘆,怎麼香港警隊的形象會時光倒流至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前呢?!

對於警察,尤其是前線負責執法的警員,我一直是十分尊重的。大學畢業回港,當了一年電視台助導又當了一年多的專題記者,我也曾經投考警務督察,立志除暴安良,但最後不獲取錄,原因當然不可能曉得,不知道跟我在澳洲留學時參與學運及當記者時寫過三篇有關警權的文章有否關連。

警察,在我那個年代,自從成立了廉政公署,他們的形象就一路向好,直至回歸之後,仍然得到絕大部分香港市民的信任,「專業」一直是香港警隊的標籤,穿上警察的制服就代表了法治的精神。

但今天香港警隊的形象跟隨著曾偉雄的所謂「鷹派」風格查實是為政治服務而插水式下墜。濫打、濫捕、濫控成風,「專業」一詞被市民「搣柴」般從此跟香港警隊無關,穿上警察制服令市民想起的不是「法治」而是「政權打手」。

或許有前線警察辯説,示威抗議的人當中也有些是故意挑釁警察的,警察也是人,也有人的情緒。

我絕對不否定上述的講法,但是你們是擁有公權力的人,你們拿著的是可以致人死命的警棍和警槍,遲些還有隨時射爆人眼球的超強力水炮,你們受過專業訓練,我們所要求你們的,就是做回一名專業的警察,不要拿著警棍發瘋似的亂舞,不要為了發洩怒火而使用遠遠超出需要的武力,不要胡亂拘捕、檢控,不要砌生豬肉,不要為政治服務,就是這麼多而已,不過份吧!

是的,我仍然相信香港還有很多好的、專業的、立志除暴安良的前線警察,故此,我仍然主張抗爭者不要在警察專業地履行職責時衝擊、辱罵、挑戰他們。

毋忘初衷!無論是抗爭者還是警察,也必要經常反復思考。

當差所為何事?不是為政權服務,而是為了除暴安良,維護正義。

我深信,香港警隊若是專業執法,維護法紀,香港市民包括大部分抗爭者是不會因為他們履行職責而非議他們的。

2011那一年,曾偉雄當上警隊一哥沒多久,時任中國副總理的李克強訪港,曾偉雄領導之下,警察的濫捕手段令市民及人權監察團體嘩然,曾的「黑影論」和道歉是「天方夜譚」的言論激起了民憤,那時我在《老徐的時評》頻道短片警告,曾偉雄繼續維持這種所謂的「鷹派」作風,當市民普遍地感到社會上公義受壓而不得彰顯,社會就有很大可能走上「公民抗命」以違法擾亂社會秩序為抗爭手段的亂局,那時候「佔領中環」的主張還未出籠。

今天公民抗命已經出現,維持了79天的雨傘運動揭開了序幕,政府或許以為在拖延執法的策略運用得宜之下,把運動拖死了,是贏了漂亮一仗。事實是無論是政府和警隊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政府管治失效,而警隊的專業形象付諸流水。

政府和警隊要是不知反省,繼續瞎搞,容我在此再次預告,公民抗命只會更加激烈和頻繁,到時只怕警察的形象淪落至上世紀七十年代前的「有牌爛仔」更不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