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1/22 - 20:24

給齊昕的情書

親愛的齊昕:

不瞞妳說,我從很久開始已經留意妳。

當然留意妳的不只我一人。每當妳又做出世人眼中的傻事,便會得到全香港的關注。不過我對妳的認識從來不深,只是最近在幾份報紙雜誌瞥見妳的行蹤,才又對妳的了解多一些。

廣告

隨著我對妳的背景認識加深,我開始醒悟:妳,心底裡是站在雞蛋一方的人。

這從妳談教育的幾句話,我就清楚了。妳說妳在國際學校讀書,然後去了英國留學。坦白說,我真仰慕妳。我肯定妳和妳的家人都明白,讓孩子獲得遼闊的國際視野,讓他們說得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語 ── 就好像妳那樣 ── 是給他們的最佳禮物。所以他們才會這樣栽培妳。妳,想必也為自己的文化修養自豪吧?妳之所以在訪問中刻意提出這一點,肯定是因為妳知道,與妳同代的香港人,已經開始要接受母語教學,在中學讀普通話,甚至用普通話學中文。妳一定明白,當我們望著妳父親讓妳接受「外國」教育,而讓我們接受「愛國」教育,我們的內心是如何糾結。

我肯定,這些妳都知道。

要不然妳怎麼會說,假如妳接受的是本地教育,會變得沒那麼反叛?只要任何一個心水清的人都能看明白,妳想說的,是本地教育要窮盡心機,消滅像妳這樣有性格的人啊。妳想要諷刺妳的母親,那位與妳關係複雜的女人。現在她是青少年軍總司令了。妳當然知道這青少年軍如何嘗試洗妳同代人的腦。因為妳就正如妳父親所言,最 smart 。所以妳才會對妳父親展示自己反叛的一面,為妳的同代人出氣。

妳知道嗎?妳的訪問不是訪問,是文學。齊昕,妳喜歡文學,談心靈,而且關心動物權益,我就知道,妳的本質一定是善良的。有甚麼會可愛得過,愛錫小動物的文藝女生?我記得妳這一句:「語言與文字,對我而言,是美。」這對我來說何其感動。說起來妳最近在看甚麼書?我最近在看《香港民族論》。我不得不承認本來對這書並不很認識,不過托妳父親的福,它風行了,這書現在賣斷市。這確實是一本好書,我可以送一本給妳,如果妳想要的話。

齊昕,對妳的父母,妳不需感到抑鬱,更不必覺得憤怒。傻女來的,怎麼𠝹手呢?如果妳真的對世界感到厭倦,我建議妳加入我們;如果妳真的希望透過流血來洩憤,我更建議妳加入我們。妳的慈母一定能夠滿足妳,一定會把妳打到斷骨的。然而當妳回過頭來,妳會發現,有我陪妳,有我們陪著妳,因為我們都愛這個城市,對香港現在的狀態,我們都像妳那樣,感到抑鬱和憤怒。

妳不是說想讓世界知道,妳不是梁振英的女兒嗎?現在,就讓我們一起大聲宣佈:「妳不是梁振英的女兒!」我向妳伸出友誼的手,來吧,離開這個虛偽的父親吧,離開高牆站在雞蛋一方吧,讓我們一起為這個社會和妳的自由,為這個社會和妳的公義,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