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綜合勇武、前線支援和後台的觀察和意見:未來行動方案

2019/11/4 — 12:3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經過昨天(11.2),書生認為大家係時候承認再搞完全和平的大遊行係無可能,亦承認而家好多和理非都怕承擔極大的法律風險而唔敢出來,尤其係港島遊行,礙於地勢難走,已預定警方會大圍捕,願意參與的人(不論勇武或和理非)更加少。要去返好似兩三個月前超過十萬以上人數的「和理非及勇武」的大集合,極度困難。

承認以上唔等於要大家氣餒,而係理解現實,再作心態和策略調整。書生依半個月聯絡過一些前線同後台,發現大家都有啲共同觀察和感受,例如參與遊行及集會的人數大規模減少、前線唔夠人、勇武出現青黃不接唔熟手的情況、和理非的不合作活動做得唔夠多唔夠好、前線定後台都感到明顯的疲態。

********

廣告

據前線觀察,最勇武有經驗的人已被拉得「七七八八」。現在現場環境,很多時一個場往往最多只有數十名會真正「落手落腳」,其餘的是「支援前線組(例如遮擋、哨兵、捕給工具物資)」,以及更後的街坊與和理非。而「落手落腳」的亦有不少是缺乏經驗的,是新出來的年輕少年(很多都是少於 20 歲),他們不知什麼時候該行動和離開,往往要聽從少數仍有經驗者而行動。

現在警方拘捕總人數快約 3,000 人。假設被拉的人全是最勇武,那麼樂觀估計,願意使用最勇武方式抗爭的全港最多只有 4,000 多人,而現在只剩下 1,000 人左右。書生相信以上數字已是相當樂觀的估計,1,000 人為現時可動員最勇武的人數臨界點。「支援前線組」亦礙於各種因素未必會升級為「最勇武」級別,他們會傾向維持自己現時的身份位置。因此,即使不斷有新血加入,亦由於被捕人數不斷增加,書生相信未來可動員最勇武人數也不太可能超過這數字。

廣告

很多人說前線不要送頭,因為未 end game。但對於一些前線少年來說,他們並不介意送頭。他們不少都認為香港及自己已無未來,所以每星期出來行動及「送頭」,至少可以令香港人感到抗爭仍然持續,自己被捕被打亦可以製造出強烈的畫面,令和理非及數港人不會忘記現時香港仍然很「不正常」。他們最害怕的是港人麻木,因為在這意義下,運動才是真正 end game,因此他們寧願冒著巨大風險仍然走到最前,就是為了確保政治能量可以持續下去。

********

現時最勇武者希望更大的勇武升級,更多人願意參與他們的行動,但和理非則礙於法律風險而不願站到最前。而從現今現勢來說,抗爭陣營面對的打壓只會愈來愈大,政府沒有任何放軟妥協的意圖。運動持續四個多月,比雨傘運動更長,大家都出現疲態實屬正常,加上現時運動陷入膠著狀態,疲倦感更加會倍升加劇。

但這場運動必定是長期的戰爭,書生甚至已有心理準備是十數年以上。所以現在的膠著狀態並不出奇。根據研究社會運動的權威、政治學家 Sidney George Tarrow的「抗議週期(Protest Cycles)」理論,我們現在需要的是繼續不分意識形態及派別的合作、共享資源,創造新的運動形式,和等待新的政治機遇(導火線、爆點)。

書生據此提出幾個方案建議。先利申,以下方案有些是相當「天馬行空」,但書生認為大家不要介意或膽怯提出「天馬行空」的建議。現在大家熟悉的「連儂牆」、「黃色經濟圈」,在六月之前有誰會相信能夠切實執行?難道日日撕完又貼,遍地開花的「連儂牆」不夠天馬行空嗎?難道列出黃店名單,只「懲罰」黃店而罷買罷食藍店不夠天馬行空嗎?

一個方案是否天馬行空,其實往往考驗的是大家的想像力,是否真正願意身先士卒去做,然後其他人用行動實際支持。尤其是和理非的行動不用付出很大代價就能做到,肯做就唔會係「天馬行空」。

********

▍第一,抗議陣營繼續不分派別及意識形態繼續合作。

減少任何不必要、無謂的紛爭。緊記再「良好的競爭」也可以帶來陣營分化。尤其當運動陷入膠著狀態,人性心理是當無法撼動敵人,怨氣就會轉移回指責內部成員身上,因此在此時內部分化的機率最大。大家再有不滿,請保持克制,減少指責。幾乎沒有人會因被責罵而行動。人的驅動力很大程度是建基於希望、正面情緒和明確目標,只會受到正面的文宣鼓動。所以,任你鬧幾多,都唔會鬧醒幾多人。

▍第二,繼續無分彼此地共享資訊和資源。

書生不是說 credit 不重要,但絕非最重要。這場運動一開始能夠建立得那麼大而迅速,很大程度有賴於大家不介意 credit 與否,任由他人分享和轉載,才能達到病毒式傳播。根據其他國家的經驗和資訊理論,「去中心化」最需要的正是資訊極大的自由流動,才能達到真正激化群眾行動的作用。書生見到近一兩個月,有些 Channel 和 fb 平台開始在意 credit 的問題,甚至因而起過爭執。這絕非好事。當然,每個人或組織的付出都需要尊重,credit 是應該給的,但亦希望大家以最寬容的方式接受手足不完美的做法,亦無私地貢獻自己的相片、影片、資訊給大家。我們要建立一黃色的「維基經濟」,「無私」共享資源,如果有人或組織需要實質回報的,則以大家慷慨解囊課金贊助維持運作,這樣才能建立真正的黃色經濟圈。

▍第三,「冰桶挑戰式」的和理非不合作運動與宣傳。

書生和一些智識之士、文宣人員、後台和前線商討過,認為現在和理非不合作運動成效相對低,這也是為什麼一直有部分勇武埋怨和理非做唔到野既緣故。然而,書生指出現時「不合作運動」最大的問題在於「即使和理非有做野,有成效,都見唔到。」人是看畫面看結果的動物。勇武一做野,效果係相當明顯,大家都見到勇武做左野既畫面,被激起情感和行動;但現時和理非不合作運動,即使大家做左野,都無人見到,我地唔知究竟有幾多人真係參與左不合作運動(例如一蚊一交稅、罷食藍店、懲罰黃店)。這亦會影響更多人投入參與的原動力。

要令不合作運動發大,最緊要是令和理非甚至係本身政治冷感的「普通人」都覺得「有趣」,做左野後大家亦能見到自己的付出。網絡活動需要的是「刷存在感」,所以最好的散播方式係由自己社群建立起圈子活動再散播出後,達到一傳十,十傳百的病毒式傳播效果。據此,書生建議參考「冰桶挑戰」及早前各種病毒式傳播的網上活動,即以 tag 網友和上傳「做左」的圖片/影片的方式來達到病毒傳播效果。例如一蚊一交稅活動,做的人張貼做左既圖片,再tag十個朋友或網友,要他們參與「挑戰」,再tag十個網友,如此類推。用這方式宣傳「一蚊一交稅活動」,不但能增加人們的參與度,也能令勇武見到和理非真係有做野。黃色經濟圈都可以用同一方式做野,例如「今日食左黃店未」的貼相挑戰、「列出十個你食過既黃店」或「黃店接龍名單遊戲」,用 tag 十個朋友的方式進行,增加傳播效果。

▍第四,新形式的地鐵不合作運動

我地必須承認香港人真係好鍾意返工,唔少打工仔亦真係需要搭地鐵返工,且依場運動也的確需要資金資源。在沒有工會下的罷工亦很難大規模發動。亦因爲咁早前的地鐵不合作運動和三罷行動都不成功。據此,書中要返工返學者,何不利用搭地鐵的時候搞另類的港鐵不合作運動。有無想過將「連儂牆」搬移到港鐵站內甚至列車內的任何位置,只要零散流水式各自留下文宣紙張,既不犯法,也不用怕阻礙別人返工惹人不滿。大家日日返工放工搭地鐵都見到指責黨鐵的文宣,何樂而不為?

▍第五,勇武反抗行動都需要象徵。

勇武希望用更大武力或更地下化的方式去反抗,亦希望用送頭的方式去激化群眾支持和參與。然而,很冷血但客觀地說,如果現時及未來香港能動員到最勇武的人數只有1,000人左右,要用武力抗衡裝備齊全火力強大的警隊,是不太可能的,最多只能帶來一些爆點,而且這個爆點可能令運動更加難以控制,未必得到更多人支持,甚至可能令更加多人退出運動(或只在心裡支持)。至於刻意送頭,其實也要擔心民眾會「麻木」。有些人性是不會改變的,任何人看到同一畫面多次,怎樣也會出現「情感麻痺」的狀態。人是情感和象徵動物。一個行動,一個畫面,能夠引發群眾支持的情感,有時不是結果本身,更多是這個行動和畫面象徵著什麼。例如 7.21 白衣人傷了很多人,但真正令大規模群眾氣憤是「警黑合作」的畫面。很多和理非並不反對現在勇武的行動,但怎樣行動,以什麼方式向公眾宣傳和表達這個行動的象徵才是關鍵。不過礙於大家都瞭解的阻礙,書生不便在此透露具體的對策。有些意見已反映給前線朋友聽。

▍第六,正式籌備工會及罷工基金,令罷工成為可能。

在極權社會下,罷工同罷交稅是最高機率有效令政府運作癱瘓的方法。但香港許多行業都沒有工會,有工會的也不大,缺乏相關經驗。所以之前吹奏幾次的三罷才無法奏效。要搞長期大罷工,必定要滿足很多客觀條件才能夠成事。而工會是必不可少,因為只有工會才能保障罷工者的權益,以及罷工基金才能夠令人不用擔心生計而行動。老實說,在威權社會下一些國家即使搞大罷工,政府還是沒有妥協。香港面對這個傲慢而漠視人民的政府,沒有罷工更難以成功。所以,請支持籌備活動的組織。TG 已有組織策動。

********

在極權社會下抗爭和生存是相當困難的。老實說,香港並無任何相關經驗。大家都是空白的紙張。面對現今形勢,有人提出大家應該採用更多激進的勇武手段,有人不知道事已至此自己還可以做些什麼。我們毫無經驗,非常迂腐但客觀地說,以現時客觀的經濟條件和民心,仍然遠未到最激進行動的地步。少數最勇武者選擇更激進的硬碰,引發的後果雖難以確切預測,但最可能是迅速被鎮壓覆亡。書生認為,和理非和勇武的合作或協調仍然是必須的。波蘭對抗極權的運動持續了數十年才成功,柏林圍牆倒下亦需時近三十年。借鑒 20 世紀眾多國家抗爭陣營的歷史和策略,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團結,有智慧和勇於行動。

不要放棄,香港加油。

利申:書生不鼓勵任何違法行為(你懂得的)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