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禁 — 醉翁之意不在酒,請做好準備

2019/11/1 — 14:50

人在德國,香港發生的事情,如果跟德國無關,我少作評論。但禁網之令一出,大家都講政府「小學雞」,「你咁樣我係唔會驚㗎」,討論方向似乎失去焦點。

醉翁之意不在酒,與反蒙面法一樣,政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有其邪惡動機。
在此我希望大家思考一下,禁網令發展的方向,和可能帶來的後果,希望大家及早作出準備。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反蒙面法,對於禁之不盡的遊行示威裝修私了,根本毫無作用。政府不惜一切啟動緊急法推反蒙面法,原因是給予本身已經目無法紀的黑警多一個「執法」的藉口。此法一出,黑警即以此為旗號,明目張膽強行扯脫記者豬嘴,隨時扣查帶口罩的市民,甚至大條道理關閉蘭桂坊。當然,黑警有沒有反蒙面法在手,均不受控,但不能否認反蒙面法有「壯膽」之用,令黑警對市民記者動粗時,更加理直氣壯。

廣告

如此推論,禁網令推出,令神聖的網上空間變成戰場,其實就是政府擺出來的幌子。須知強國防火長城聞名世界,如今香港亦有禁網令,客觀效果,其實只會令世界媒體再證香港自由被腐蝕的真相。政府如此不惜代價也要申請禁令,就是要為逐步加強的鉗制行動打開缺口,令所有入侵網絡世界的行動都變成「依法辦事」之舉。

禁網令針對的連登及 Telegram,均是今次運動的重要訊息平臺和工具。禁制令本身的確毫無威脅:大家都有討論過禁令何其「白癡」,一來散佈暴力言論,在任何平臺均是非法行為,二來 Telegram 伺服器不在香港境內,何來禁制。

廣告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禁網令一出,警方即有藉口加強「執法」,干擾網上資訊交流。

我預計,往後黑警在重要遊行示威之時,大可以有人違反禁令為由,搜查連登用戶,拘捕發帖討論上街情況的網民,甚至勒令網絡供應商封鎖網頁。如見到途人使用 Telegram,亦可以隨意「蒐證」,或強逼用戶披露 Telegram 訊息內容,甚至以使用 Telegram 作為審判「暴徒」的條件。

對,以上所講做法,法律上並不容許;而無網禁令,黑警亦可安插罪名,拘捕 Telegram 公海 Admin。但無可否認,有了禁網令,一切暴行,變成形式上的「依法辦事」,黑警只會更加食髓知味。

此令一出,證明政府已經視連登及 Telegram 為敵。香港人轉數快,應變能力高,隨時可以 Be water,就算連登突然封網,Telegram 被視為非法應用程序也好,香港人總會找到替代品。但考慮局勢發展,Plan B 必須及早推出,如有突發事故,大家第一時間用連登,Telegram 互通消息,當局勢發展成政府認為「無法控制」之際,就有可能祭出下流招數,擴大禁令範圍,到時一時三刻,連登及 Telegram 的固有力量元氣大傷,影響香港人互通消息的能力。

作為應對,香港人不應掉以輕心,進一步加強手機保安措施,避免手機落入警方手中後,泄露重要的訊息。所有連登巴絲,都要共同制定一個緊急方案,選出一個安全的平臺作為備用溝通方法,應付一旦連登封網後,討論交流的即時去向。同樣地,使用 Telegram 雖然風險較低,但最好亦預先平行啟用其他訊息工具,並探討網絡失效之時,應該用何方法離線溝通(例如 FireChat)。

最好,我的預計不會成真,但心中抱持最樂觀的態度,作出最壞的打算,相信能夠幫助大家堅持下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