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絡23條二讀通過後 立法會煲底發生了甚麼事?

2016/1/22 — 14:52

【文:朝雲】

網絡23條通過二讀。立會議員到煲底交代原委。負責當值的梁國雄,見馮檢基發言將盡,出外找人接力,卻適逢馮檢基發言完畢,會議廳內,再無泛民議員仍未發言。蘇錦樑與曾鈺成抓住空檔,通過二讀。

陳志全說因此失誤,五名泛民議員尚未發言,失去了兩三小時的拉布時間。

廣告

網絡23條將進入全體委員會階段,尚需處理119條修正案,先是何秀蘭提出的議事規則55(1)(a)。

如修訂獲通過,網絡23條將會抽起,轉付專責委員會審理,議會可結束塞車,騰出議程討論其他法案。

廣告

21/1 立會(二)米曹質詢陳志全議員,首先要求他交代,尚未發言的五名議員名字;並質問他們應否承擔責任。她進而質問陳志全,除了拉布之外,泛民議員還會採取什麼行動。不同立場的群眾,爆發連番對罵與衝突。

Posted by 蕭雲 on Thursday, January 21, 2016

米曹質詢陳志全議員,首先要求他交代,尚未發言的五名議員名字;並質問他們應否承擔責任。

她進而質問陳志全,除了拉布之外,泛民議員還會採取什麼行動。

不同立場的群眾,爆發連番對罵與衝突。

21/1 立會(一)網絡23條通過二讀。立會議員到煲底交代原委。負責當值的梁國雄,見馮檢基發言將盡,出外找人接力,卻適逢馮檢基發言完畢,會議廳內,再無泛民議員仍未發言。蘇錦樑與曾鈺成抓住空檔,通過二讀。陳志全說因此失誤,五名泛民議員尚未發言,失去了兩三小時的拉布時間。網絡23條將進入全體委員會階段,尚需處理119條修正案,先是何秀蘭提出的議事規則55(1)(a)。如修訂獲通過,網絡23條將會抽起,轉付專責委員會審理,議會可結束塞車,騰出議程討論其他法案。

Posted by 蕭雲 on Thursday, January 21, 2016

由於衝突嚴重,米曹無法清楚表達意見,筆者另行詢問立場。

她認為網絡23條提早通過二讀,長毛須要向所有市民,包括到場聲援的市民道歉。除了長毛之外,其他不在坐的議員同樣失責,須要道歉。

「佢地講到自己有更表,好清楚計劃,卻擺了一個不應該出現的大烏龍。」

泛民說失誤不過損失兩小時拉布,她認為荒謬。「嗰兩個鐘唔係剩係發言拉布,中間有無限機會觸發流會。點解泛民淪落到玩語言藝術?」

最後她質疑,若果建制成功突襲剪布,泛民議員還有什麼行動?她批評慢必沒有直接回應問題。

「重覆好多次都係拉布拉布,盡力拉布,議會內的抗爭是只有拉布?佢地有政黨,亦有佢地嘅支持者,係咪可以嘗試號召群眾,作議會外的抗爭?而非只有拉布流於被動。」

 

* * *

若網絡23條不幸落實,有市民建議,網民應集體抗命,以身試法。版權大聯盟拒絕承諾,不控告非商業盜版的網民,可見他們唐刀霍霍,23條通過後,一定會找網民開刀。集體抗命能證明法律出現嚴重漏洞,以致法不責眾。

唯部份回應並不認同,有市民認該專注、盡力於當下的抗爭,而非打定輸數,遭到檢控的代價亦難以承當;另有人認為抗命須要認真的承擔,網上行動根本不符抗命精神。

接下來便是不同政見下的連番罵戰,恕不覆述。

 

* * *

網絡23條可謂傘運後第一場綜合運動。情況非常惡劣,衝突連連,傘運的遺緒完全無法解決。

關鍵不在陣營和政見。來自不同派系,對認同的人物有所偏愛與迴護,勢所難免。這是很主觀的事,不至於無法共存。

問題在抗爭者之間的「代溝」一如鴻溝,關山難越。

由於世代不同,老一輩的路線和品位,實非筆者所好。但筆者知道,他們的確盡心盡力。圍屌建制、藍絲和警察,不時鬧得很大,最近才有相熟的伯伯被捕。

老一輩未必是某黨的支持者,然其激進的表現,卻正正相當「群眾」。各方都在踐行勇武。但推動大家勇武的背後,實背負太多無處宣洩的仇恨和憤怒。

連儂牆粉筆少女也在場,她不解米曹幾沒同伴,隻身質問慢必,只是言詞比較沖撞,大家就視若仇寇,為何我們面對異己,都毫不寬容?

因為「異己」加上新仇舊恨,就會上綱上線成為「敵人」。

一直身在運動,心底其實明白,堅持下來的少數,都「好有性格」,心懷「我執」,自己一樣概莫能外。

執著的另一面是偏執,當敵人愈來愈多,本來對付敵人的手段,也用來對付對方。

筆者明白不同派系,都視「自己人」為笑話。姑且稱為不同陣營的抗爭者。

雙方最極端的陣營,都互相譏笑,說對方完全不懂。對立者都不屑搞清楚對方起碼的意識形態,更不可能理解。

問題暫時無解。唯有勸不同派營,至少不要用狙擊、圍屌的方式對待異已,大家正是因此積怨,才由嫌隙而成仇敵。

見盡光怪陸離,投身運動的人卻愈來愈少小眾,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筆者因考慮措辭,由昨晚想了整天,推遲了所有報道。辭不盡意,暫定於此,夫復何言)

 

筆者剛好在徐子見議員辦事處,得悉立會通過二讀。因另有訪問而分道,到得立會,徐子見早已到場聲援

筆者剛好在徐子見議員辦事處,得悉立會通過二讀。因另有訪問而分道,到得立會,徐子見早已到場聲援

(文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