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絡23條】「拉布」有無意義?是否「行禮如儀」?

2015/12/8 — 20:33

立法會12月9日恢復二讀,表決被形容為「網絡23條」的《2014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立法會12月9日恢復二讀,表決被形容為「網絡23條」的《2014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今次立法會恢復「版權(修訂)條例」二讀,多個關注團體致力游說泛民議員參與拉布,引起拉布是否「無意義」、拉布是否「行禮如儀」的爭論。

拉布於回歸初期曾見於立法會內,近年則因2009年高鐵撥款爭議再現議會,成為激進派議員在議會內常用的抗爭手段。不過,拉布一方面成為政府官員及親建制報章,破壞泛民形象的抹黑利器,另一方面亦因多次拉布無果、立法會主席、財委會主席肆意「剪布」,開始出現質疑「拉布失效」的聲音。

廣告

在今次的「網絡23條」爭議中,輿論焦點集中在泛民議員會否拉布上。除了網絡23條關注組織,學民思潮亦公開促請泛民拉布,召集人黃之鋒撰文批評泛民中人「投反對票但唔拉布,根本就係做緊一個行禮如儀既反對派」;《明報》政情專欄李先知今日則引「泛民政黨中人」反擊,拉布議員明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會剪布,形容拉布實際上亦無阻條例通過,同樣是「行禮如儀」做場戲,不是實質可以阻撓條例通過。

究竟「拉布」作為議會少數派的抗爭手段,在香港議會還是否「有用」呢?

廣告

慢必:未試過全面抗爭 談何失效?

2012年才進入議案,三年來積極就不同議題「拉布」的陳志全,不認為拉布已經「失效」,因為立法會「從未真正出現」十多二十名議員落力發言的情況。他形容,若二十多個民主派議員都旗幟鮮明地向政府「開戰」,結果會不一樣。

「如果得兩三個議員不斷發言,梗係可以剪布啦,但係如果有二十個議員,一人發言幾次,都六七十次;每一個修正案理論上都可以無限發言,我哋發言三次,其他人發言一次,但二十幾個都發言,咁就冇咁容易剪布。」

陳志全指出,一般而言拉布若接近會期結束,才較有勝算,但議員的參與度亦是關鍵,反問「議會內可以做嘅,係咪做盡?」

他認為要討論拉布能否拉出成效,前題是民主派會同心協力奮戰;他指,明白部份議員希望與拉布劃清界線,但亦表示會「積極發言」,已有同樣效果,「每個(修正案)都有廿個人講,就係正常審議,冇話拉唔拉布。」只要泛民不是「配合」建制派(如今年傳出泛民與建制一同「編更」防止流會),拉布可以拖延幾多時間仍未可知。

建制兩招應對拉布

若以「成效」論,高鐡以降,社民連、人民力量等黨派曾就替補機制、五司十四局、長者生活津貼、各年財政預算案、新界東北前期撥款、三堆一壚及創科局等多項議題拉布,大多無法阻止議案通過。而過往出現過「成功爭取」的例子,多與辯論時間接近會期尾聲有關,如2012年7月拉倒梁振英主推的五司十四局議案。但以創科局為例,雖然今年二月及七月分別因財政年度結束及會期結束而「拖死」,但在新一屆會期仍在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強剪布下通過撥款,特首梁振英亦得意稱「創科局拉布三年,最後還是要通過」。

前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在2012年「返嚟就郁」事件後曾撰文,指英美國會出現的拉布情況,在香港立法會不可能出現,因為《議事規則》對議員發言有嚴格限制。但民主派議員仍在嚴限之下摸出拉布空間,除盡量多次不重複發言外,透過提出多項修訂、動議休會、要求點人數等方式進行拉步。

不過,即使推動修改議事規則較困難,建制另有對策,進一步封殺拉布的空間。

一是以極具爭議的方式「剪布」。2012年,替補機制拉布期間,曾鈺成引用議事規則第92條批准黃宜弘提出的中止合併辯論,被指自行擴大主席權力。2014年,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在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前期撥款時突然宣佈表決,今年11月財委會主席陳茂波拒絕處理臨時動議,均備受拉布議員批評。

而另一個方法則為動用《議事規則》,以修訂「瑣屑無聊」等為由不批准拉布議員提出的大量修訂。如今次黃毓民就版權條例提出903項修正案,僅得42項獲批准,令討論修訂的議會時間可大幅減少。

但回看2012年人民力量就「替補機制」拉布時,曾鈺成曾批准逾1300項修訂,遭建制派群起質疑是「助長」拉布;其時曾鈺成受訪表示,考慮是否批准修正案時,須考慮裁決會成為先例,「如果現在否決逾千條修正案,議員便會擔心將來的主席可運用此權力否決一些政府不喜歡的修訂」。但曾鈺成之後大開先例,在多次拉布戰前,不批准大量修訂,吳亮星曾亦「參考曾鈺成裁決」削修正案;今年4月,曾鈺成回應削減大量修正案時,否認收緊了提出修正案的準則,稱是隨著處理類似「拉布」的經驗增加,令有關準則愈來愈明確清楚。

梁家傑:法院拒JR判辭 成剪布「護身符」

泛民則認為,建制在阻止拉布一事上不斷變本加厲,另有原因。多次協助梁國雄準備拉布戰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認為,曾鈺成由不敢不批准議員修正案,到大幅削減議員修正案,與拉布議員就剪布申請司法覆核,無功而返有關。

社民連梁國雄及獨立議員黃毓民,曾分別就曾鈺成(2012年)及吳亮星(2014年)剪布,向高院申請司法覆核,但兩次均不獲法庭受理。2012年,高院林文瀚法官處理梁國雄的申請時,在判辭中指,法庭在三權分立原則下,不應介入立法會的程序。梁多番上訴,最終被終院駁回,終院判辭指,基於三權分立,終院只會行使司法管轄權,以裁定立法會或其主席是否擁有某項權力、特權或豁免權,而非裁定其行使方式,而根據基本法第72(1)條,立法會主席有權對辯論設定限制及終結辯論,主席有否恰當行使權力非由法庭考慮。

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在今屆財委會審議創科局撥款時,大幅縮減修正案數目,就強調裁決參考了有關判決,稱是根據主席權力「依法辦事」;但陳健波亦遭批評,擅自將將法庭就立法會主席的裁決,延伸至財委會及其他委員會。

猶如賦立法會主席「無上權力」

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副主席、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認為,雖然法庭未有受理兩次司法覆核,但立法會主席已可用上述判辭作「護身符」,因法院的判決明言不會「越雷池半步」介入立法會運作,猶如賦予立法會主席「無上權力」。他慨嘆,雖然更多議員發言會令「剪布」更難,但在當前情況下,「如果主席要落刀,點都可以落」,程序上民主派一方亦「冇得搞」,只視乎主席願意承擔多重的政治後果,有多「搲爛面」。

除了在議會內幫助長毛拉布,亦在議會外參與抗爭行動的黃浩銘認為,拉布並非沒有作用,但其威力確實是越來越細,形容拉布「只可拖時間」聚集群眾抗爭,外界亦不要對拉布有錯誤的幻想,「最緊要都係(市民)夠人多」。

梁國雄日前在旺角出席反對網絡23條的記者會時,被一群市民圍困要求表態「拉布」;他其時表明會拉布,但亦在同一場合表示:「我知道拉布未必能夠阻止到依個惡法通過,就正如其他拉布一樣, 因為要改變立法會入面嘅腐敗結構造成嘅保皇效應,喺要靠群眾運動,而不是在立法會裡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