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絡23條】練乙錚:「網絡港豬」勢反撲 新例陷阱多 「轉化使用」應凌駕版權

2015/12/10 — 8:58

資料圖片:練乙錚

資料圖片:練乙錚

立法會大會昨日在恢復二讀2014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之前,因人數不足而流會。評論人練乙錚今日信報專欄指出,今次新版權陷阱處處,條例要冒犯、打擊的對象,正正是那些無數「安於現狀」、日日夜夜在互聯網上盡享cap圖、翻唱、在同人誌和社交平台上盡情分享數碼訊息的以百萬計的用戶,「當『網絡23條』通過之後,這些如夢初醒的『網絡港豬』失去既有的、慣享的自由,勢必大事反撲,其憤怒指數一定高於政改運動裏的同類。」

練乙錚估計,相較政改,今次反抗會更廣泛、強烈,原因是去年政改是「進取型社運」,爭取的,本身是香港尚未存有的、抽象的、大家不曾觸摸過的政治體制,「而安於現狀的一般港人(即所謂的「港豬」)對未有的東西感覺不強烈,甚至擔心民主普選會帶來各種風險,如得罪北京、加深港陸矛盾等等。」

「網絡23條」則不然:政府要的是限制和取消民眾多年來已經習慣廣泛擁有的若干自由;它要冒犯、打擊的對象,正正是那些無數「安於現狀」、日日夜夜在互聯網上盡享cap圖、翻唱、在同人誌和社交平台上盡情分享數碼訊息的以百萬計的用戶。當「網絡23條」通過之後,這些如夢初醒的「網絡港豬」失去既有的、慣享的自由,勢必大事反撲,其憤怒指數一定高於政改運動裏的同類。(練乙錚)

廣告

練乙錚提到,佔領運動後期,於運動內部出現「大台」與「小台」、「有台」跟「無台」矛盾,「網絡23條」滋生的未來網絡反抗運動的自然形態,卻正正是領導多元化、是眾數「小台」與無數「無台」的混合體,「如此,網絡技術的離散(distributed)特徵、網民的強烈個體心理,與『去大台化』的意識形態結合,構成韌性組織;運動一旦興起,發揮能量就更有效、可持續。」

另外,練認為,無論是梁振英上載《喜歡你》合唱片段,事後再申請牌照;又或者新聞處的解釋直播網上打機是否違法的「懶人包」,都有很多模糊的地方。他認為,特區政府推出的新法案,「一不提供UGC豁免,二採取封閉豁免清單形式(法律術語是fair dealing,公平處理),結果無論特府有關部門怎樣解釋,都是陷阱處處,因為民眾的網上行為五花八門不可勝數,絕對不是一個封閉的簡單的豁免清單可以囊括。面對這樣的法律,網民肯定無所適從!」

廣告

練指出,另一陷阱是特府在法案裏以及在解釋法案的文宣裏,都十分強調一點,如果用戶借用別人的有版權作品,導致後者蒙受非輕微經濟損失的話,就可能觸犯刑事法;美國的法庭已透過案例找到辦法,創立了transformative use(轉化性使用)凌駕於版權人利益,即是二次創造損害了原創作的商業利益,也不靠成侵權的概念:

版權法的最根本意義不在於保護一件作品的版權擁有者的經濟利益,甚至也不是為了達致版權人和借用者之間的利益平衡,而是在於保障、鼓勵、發揮每一個人的創造力,以期最高度達致社會文化科技的繁榮,讓人民能夠最充分享受社會總體創意的成果。一般而言,以版權賦予的有限度市場壟斷,既能夠保護創作者的創新意欲,也符合上述最高目的;但是,在某些條件之下,取消版權的保護作用,卻更為有利於達到最高目的。在版權法裏引入豁免,就是考慮到這些條件。「轉化性使用」能夠在原有作品的創造性之上開發出更多更新的創造性,當然應該更受到鼓勵。(練乙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