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緊急法》將香港推向極權社會

2019/10/10 — 14:37

今日蒙面法 明日辱警法 後日緊急法 總之你犯法

今日蒙面法 明日辱警法 後日緊急法 總之你犯法

【文:施家潤(《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政府上星期突然引用《緊急法》賦予的權利訂立《禁蒙面法》,聲言訂立《禁蒙面法》的目的,是要盡快「止暴制亂」,可見人無恥就無敵外,更見無恥可以沒有下限的。猶記得去年當颱風山竹吹襲香港,帶來嚴重破壞時,當時坊間已有聲音要求特首使用《緊急法》,頒令全港停工一天,但當時特首回應自己並沒有這樣的權力,可是一年後的今日,特首突然「驚覺」自己手握大權,打倒昨日的自己,口口聲聲要引用《緊急法》達到「止暴制亂」。

誠然《緊急法》不是全新的東西,是用以解決社會混亂的特殊措施,這是沒有錯的,而且很多外國國家也的確有相關法例,但觀乎香港的情況,引用《緊急法》去解決從政治議題而來的社會混亂則是絕對錯誤。合理的使用情況是,當國家出現嚴重天災後,社會滿目瘡痍,出現混亂的情況,《緊急法》的引用在於省卻許多行政上的繁文縟節,務求盡快整合政府資源,解決當時社會的混亂局面。

廣告

相反,引用《緊急法》解決人禍問題,包括去妨礙及限制市民的自由活動、侵害個人權力或財產,則只有專權政府,才會想到以《緊急法》解決政治問題。有政治目的的《緊急法》固然是一條惡法, 而且其惡的程度比「反送中」條例更為嚴重。因為《緊急法》所影響的範圍非常廣泛,亦賦予政府極大的權力,可以從控制個人資產到限制社會上資訊傳遞,亦可以透過引用《緊急法》令政府集所有權力於一身,猶如獨裁政府一樣,所以引用《緊急法》及以此進一步制定的法律及政策須通過慎重考量,只可作為政府最後的手段。

社會對動輒使用《緊急法》的顧慮,除了其廣泛的影響及賦予政府過大的權利外, 更直接影響立法會作為監察及制衡政府的重要角色。在行政立法分家的制度下,要發揮監察及制衡的角色,政府只需負責將新訂法例或法例修訂提交立法會審議,由立法會審議及制定成為法例,這是極顯淺的道理。可笑的是政府現時連行政立法分家制度都不顧,以《緊急法》作盾牌,繞過立法會恣意通過利己的法例為所欲為。

廣告

再者,社會要留意《緊急法》或引用《緊急法》而訂立的《禁蒙面法》,皆沒有設定日落條款,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正因《緊急法》是行政機關宣告實施後,集權的行政措施,在引用《緊急法》後,只有特首有權廢除這個命令,即法例實行的時間、何時可以廢除皆由特首決定。由行政機關獨斷獨行,有別於外部的監察或設時限的手段(例如立法會的監察或是法庭禁制令附有期限),可見香港邁向專權再行近一步,香港的國際形象又褪色多一點。

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已經立刻令香港變成戒嚴一樣,市民生活極不方便,經濟活動停止,但街頭衝突場面卻沒有減少。要「止暴制亂」,請政府認清事實,立刻回應社會上的訴求,遏止制度的暴力,才可緩和現在社會的矛盾情況。

《香港革新論》Facebook

延伸閱讀
香港前途宣言/方志恒
從世界思考香港前途/方志恒
閱讀《香港革新論I》
閲讀《香港革新論II》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