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乙錚:中國人聲討「支那」 歡迎「China」 雙重標準源於崇拜白種人

2016/10/26 — 11:02

梁頌恆、游蕙禎的「支那論」連日引起親中人士激烈反彈。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今日在專欄書寫怪現象:英國跟日本一樣曾侵略中國,而英文China一辭,不僅與「支那」同源,背後涵義亦一樣,偏偏中國人卻甘之如飴,甚至用作國家的正式英文名稱。練乙錚分析,這雙重標準的成因來自中國人對西方白種人的「洪荒敬畏」。

練乙錚今日在《蘋果日報》發表題為〈支那鬱結與白種人崇拜〉的專欄文章,談及青年新政兩議員的「支那風波」。練乙錚指,「支那」一辭確帶嚴重貶義,中國人對此反感,主因是以此詞藐稱中國的日本,曾野蠻侵略中國。

但練乙錚追溯歷史,指英國對中國及中國人幹下的壞事,較之日本更甚。中日開戰是為爭奪朝鮮控制權,英國向中國開戰,則單純為了鴉片與貿易。結果,鴉片導致中國人上癮成癖,長年積弱,中國從此展開被列強瓜分的局面。練乙錚指,日本軍隊二戰在大陸予取予攜,英國其實是罪魁禍首。

廣告

英國對中國的侮辱,亦見於語言。練乙錚以十九世紀英國上流社會最愛讀的時評雜誌《Punch》為例,所刊登的政治漫畫,把中國和中國人描繪得非常醜陋,旁白用的文字,更十分尖酸刻薄,Chinaman、Chink等字眼,比比皆是。

奇怪的是,即使近代史上,英國同樣曾野蠻侵略中國,英文China一辭,不僅與「支那」同源,多年來背後涵義,亦與「支那」如出一轍,中國人卻相當接受,亦沒要求英國及西方列強以其他無貶義方式(例如拼音Chung Kuo)書寫「中國」。如此雙重標準,何解?

廣告

練乙錚於文中分析,這源於中國人對西方白種人有種「洪荒敬畏」,「無論怎麼憎恨,始終「留有餘地」,因為潛意識裏認為他們的文明比我們先進,男子比我們的強壯,女子比我們的性感。」反之,對於日本,中國人認為對方「『自古以來』就是中國文化的學生……男的比我們矮,女的溫順一點而已,都沒甚麼了不起;大不了跟我們打個平手,搞不好又給我們『迎頭趕上』。」

練乙錚稱,正因如此,聽到China,中國人完全接受,還以之用作國家的正式英文名稱;但聽到「支那」,則無名火起,馬上要全民聲討,「否則就是漢奸賣國賊,如此才得心理平衡。」

發表意見